万界我最强
作者:杀生到
正文
正文 1
    天界的神慵懒的坐在沙发上,shen了个懒腰,“哈欠”,“好无聊啊!”他突然间大喊了一声,话说自从候补神争夺战之后,他因为失职,由犬丸侯补神取代,但是犬丸实在是性格不太适合做神。虽然他也很努力的做,但是还是一塌糊涂,不得已,经过委员会商讨,再次让神归位。神不亏为神,几天时间就把天界人的所有公事都处理了,这下又开始无所事事了。

    “举办一场比赛怎么样?”一个声音在神的头上响起。

    “谁?”神很惊诧,没有人能在神的身边突然出现,在不被发觉的前提下和神对话。

    “我是来自另外的比你更高级的一个次元的,我没有恶意啊。”声音再次响起。

    “另一个次元?”神知道在古代神记中有过这反方面的记载,其中提到关于次元的概念,和平行的世界,他有所印象。

    “举办一场比武大会,把各个平行次元世界的英雄代表请来,进行比赛,胜利者可以获得所有平行次元世界的穿越权利,并且会得到一个由传说中的龙珠所实现的愿望。”“哗”的一声,从空中掉落了一个大箱子和一个摄像机。

    “咣当”一声落在神脚边,“不要突然把东西扔到人家身上啊。很危险的啊!”神大叫。

    “这箱子里边是这次比赛的规则和计划,摄像机里有相关的平行次元的所有英雄的战斗录像,你可以先看看,至于选择谁,你自己来定。”

    “我为什么要听你的,哎,我可是神啊!”神说道

    “尊敬的神先生,你不觉得很无聊,生活很无趣吗?这是一个难得的盛会啊!一定会让你很满意的。”

    “那你的目的是什么呢?”神问到。

    “和你一样的无聊,同时我也是二次元世界的忠实拥趸啊,呵呵.我不是坏人啊。”

    “你到底是谁,怎么知道这么多?”神质问。

    “不要怀疑我,我只是来找乐趣的,我是高于你们次元的存在,叫我声音吧,我不能露面的。”声音说。

    接着,声音把他所知道的天界神争夺战的全部过程和值木的事情也一一叙述,“如果我要是心存不轨,不用这么麻烦的,我的力量你应该能感受到。”

    神思考了一会,确实是这样,这个所谓的“声音”的奇怪能力和他的所知远远不是他能看透的,他承认。“反正要是麻烦的话,该来也会来的,到时候再说吧,不过这个提议倒是很有趣的。”神考虑片刻。

    “那么这些资料麻烦你好好阅读,这件事情就拜托你了,我会在给冠军颁奖的时候露面的。”声音说

    “那我有不明白的,和其他需要,怎么找你?”神问

    “我一直在你身边,在所有人的身边,我会看,会听,但不会有任何行动。我再给你一种新的能力。”声音说,“因为这次比赛中的所有英雄们都是能力者或是有很强的战力,所以我给你一种能力,名为’神之领域’,你可以设下一个结界,在其中的所有人都会失去能力和战力,只是一个普通人,这样便于管理和协调。”

    话声刚落,一道白光打到神的头上。“这就是那力量吗,真的很强啊!”神更确定声音的话是真实的。

    “那么,这场比赛为什么选我来主持和发起?”神问

    “因为我知道你的为人,你善良,勇敢,还很风趣和正义,”

    “哈哈,”神tingxiong大笑,“当然了,我是神啊。当然要最完美了,哈哈哈哈哈哈哈!”

    声音“。。。。。。”流汗中

    “好了,我觉定了举办一场比赛,邀请许多英雄和名人,一定很有意思啊。”

    声音在旁边:“貌似这是我的提议吧。。。。”

    神站起身来,shen了个懒腰,“叫犬丸和小林来,给我看录像,我来研究资料。”

    神一转身,“我期待和欢迎次元的英雄们,我们等你来。”声音:“呵呵,太好了,最期待的事情!”

    ------我是分隔符------对不起------

    这里是大海,平静的大海,平静的。。。。。。

    “怎么又跑回了无风带啊,索隆你这个笨蛋!”娜美生气的喊道。

    “没什么了,别忘了我们的阳光SU

    Y号可是会飞的船啊。”弗兰奇说,“我去开动他。”

    “这个可乐章鱼烧真好的很好吃啊。”路飞说。

    “章鱼烧真的很好吃啊。”乌索普说。

    “真的很好吃啊。”乔巴说。

    “好吃啊。”布鲁克说。

    “那当然,这可是很麻烦的做法啊,是从人鱼岛的秘传古老厨艺上学来的,要用大量的可乐反复腌制和炖煮才能有的特殊口感啊,”山治点上一颗烟,轻轻吐出一颗眼圈,“喂,路飞你吃太多了,给我们的新船员留一点好吗!”

    “娜美桑,罗宾桑,我给你们做了漂亮美丽吃了可以永远年轻的爱心可乐下午茶七色冰激凌啊。”

    “我也要吃,那个冰激凌,呶呶,我也要吃。”路飞zui里塞满了章鱼烧。

    “那个没你的份,”回头看一眼索隆,“也没你的啊。”

    “切,鬼才要你的。我去睡觉了”索隆拿起刀走向后桅。

    “你们还有心吃啊,我们一会就会被海王类吃掉了,”娜美吼道。

    “不要急了,弗兰奇去解决了,”转向其他人,“乌索普,乔巴还有布鲁克,你们少吃点,给弗兰奇和我们的新伙伴留点啊。”

    “弗兰奇不是只喝可乐吗?”乌索普说,“话说回来,我们的新伙伴去哪里了?”

    “他说要去看看前面的状况,一个人去了,”乔巴说,“路飞,不担心他啊?”

    “哦,放心了,不用担心的。”路飞看着大海,“我终于筹齐了10个人了,我的海贼王梦想就在前方啊!”

    “啊,那个,话说,这个章鱼烧是拿什么做的?”布鲁克突然问到。

    “可乐。”路飞说。“可乐。”乔巴说。“可乐。”乌索普说。

    “是啊,大量的可乐。”山治说。

    “哦,是大量的。。。”众人瞪大了眼睛,“可乐啊!!”

    “完蛋了!!!!!!”弗兰奇匆匆跑过来,我们的可乐都没了,船不能飞了。

    “一qun笨蛋!!!!!!!!”“砰!砰!砰!砰!砰!”路飞、乌索普、乔巴、索隆和山治一人头上顶着一个大包,异口同声:“对不起!!!”

    “给我划,用划的!!!”

    “HeiXiu!HeiXiu!HeiXiu!HeiXiu!”“大家用力!”路飞喊到。

    “去前方和新伙伴会和吧。呵,也ting好的.”罗宾笑到。

    “咻------!”一声,一个身影从空中落下来。

    “回来了吗。我们的新伙伴啊?”路飞说到,“我们在这里!”

    “邦”一声落在甲板上,大家一拥而上。

    “什么啊?”“是追兵吗?”乔巴问。

    “是什么鸟类吧?”娜美说。

    “我说是空岛的朋友下来找我们聊天吧。”乌索普肯定的说。

    “是空中的食材吗,那我要好好研究一下。”山治说。

    “哦。”路飞说,“不是我们的伙伴啊。”

    “是人看都知道不是了,”索隆说,“有没有带武器啊。”

    “疼,疼,疼!”掉下来的人站起来,捂着头,“我怎么会在大海上。”

    “能在空中飞,是什么能力者呢?”罗宾想。

    “哦。对了,这是海贼的世界啊,”他一拍脑袋,“我来的就是这里啊。”

    “你们好,”他爬起来,“我叫犬丸。”

    “你不要紧吧,会不会死啊,医生,医生!”乔巴喊到。

    “你不就是嘛!”乌索普提醒。

    “我叫犬丸,来自另外的一个次元世界。”犬丸说。“我们的神举办了一个比武大会,想邀请你们去。”

    “奇怪的家伙,一定有诈啊,”乌索普对娜美说。“哦哦。是这样是这样。”娜美点头。

    “好啊,我们去啊!”路飞开心的说到。

    “不要轻易答应别人了!”其他人异口同声的喊到。
正文 2
    “我要去!”路飞坚定地说。

    “不行了,”娜美说,“还没弄清楚呢,你做什么决定啊。”

    “话说,我们的新伙伴还没回来呢!”布鲁克说。

    “那就等他回来一起去啊。”路飞说。

    “哦哦,不好意思啊,是这样的,”犬丸说,“规定只能去3个人,而且最后的夺冠者可以获得在各个二次元世界旅行一次的权利,并能满足你的任务一个愿望啊!”

    “啊-----!”路飞眼睛闪着金光。

    乌索普说:“那路飞不是就可以成为海贼王了嘛。”

    “不要,我要凭自己的力量得到ONEPIECE”路飞说,“我要自己努力成为海贼王!”

    “那你为什么还去啊?”弗拉奇问。

    “我要去冒险,去旅行,还有我要是夺冠,我就要一块岛那么大的ròu!”路飞说

    “那么,犬丸先生,你能具体的介绍一下吗,我们大家都不是很清楚和相信你的话啊。”罗宾走过来说。

    于是犬丸就把神的比赛的事情说了,当然,声音的事情除外,因为他也不知道声音的事情。

    “哦。虽然不太清楚,不过真是太棒了,也就是说除了我们之外还有其他世界的英雄们吗?”路飞问到。

    “是的,还有很多,”犬丸说,“赛程要请8支队伍,每支队伍3个人,进行比赛。”

    “那我们谁去啊?”娜美回头看看。

    “我得了一战斗就死的病啊!”乌索普说

    “我是医生啊”乔巴说

    “我不能离开船的”弗兰奇说,“虽然很想去看看”

    “我只有骨头,哎”布鲁克很沮丧。

    “我和罗宾姐都是女生啊,呵呵呵呵!”娜美笑说,虽然很不自然。

    “决定了,“路飞说,“我去,索隆和山治去吗?”

    “去看看也好,你说会有用剑的英雄吧?”索隆问。

    “啊啊,是啊,还很多很强呢!”犬丸说。

    “一定会有美女,美女!”山治想,“娜美桑,罗宾桑,虽然我的心还是你们的,但我真的很想去去啊!”

    “等等,”罗宾说,“他们都走了,那我们怎么办?”

    “是这样,我们的神会采取平行世界的平行时间法则,”犬丸解释说,“虽然会去一段时间,但是这个是时间我们会把他填补,也就是说对他们说是一段时间,但对于这个世界来说,不会有任何改变,他们回来的时间会和他们走的时间重合的,这样就不会发生时间的冲突与空白了。”

    “就是这样啊,”路飞说,“反正有那个新来的伙伴在,除什么事情也不用害怕,顺便告诉他我们会给他带礼物的啊!”

    “那,拜托了,请您和我走吧!”犬丸说。

    “为了美女!”

    “为了剑豪!”

    “为了岛一样大的ròu!“

    路飞说:“我们出发!”

    树林中闪烁着火光,在漆黑的夜色中显得格外的耀眼和明亮,火光燃起之处,落下的树叶在风中飞舞,在火光中燃尽。

    宇智波.佐助坐在石头上一言不发,坐了好久,也想了好久,他想到的了哥哥,想到了大蛇丸,想到了斑,还有鸣人。

    香璘不敢去打扰他,她知道佐助要去完成一件大事,了却自己的心愿,这不仅仅是摧毁木叶,更是完成自己的宿命。

    已经三个晚上了,佐助一直是这样坐着,思考着,真吾刚刚弄了些食物,香璘在准备晚餐,那个另她讨厌的水人去侦察收集情报了,为了将要到来的战争的做准备。

    火光突然变的很亮,亮的刺眼,在那光中,出现了一个被扭曲的时空之洞,真吾站起身来,走过去,咒印模式开启,“是谁呢?”真吾说,“让我来。”

    佐助注视着火光中的变化,眼睛中万花筒写轮眼的六芒星分外明亮。

    “哎呦,哎呦”一个声音传来,“怎么从这里出来了?”

    “你是谁?是忍界联盟军的吗?”香璘非常了解现时的境遇和情况。

    火光中的人,出现在佐助一干人的面前,是一个胡子拉碴的中年大叔。

    “你们好,别那么紧张吗,”来者说到,“我叫小林,不是敌人。”

    “你是谁,怎么来的这里,如果敢有任何隐瞒,我不会让你活着离开。”佐助边说边从腰间抽出草薙剑。

    “事情是这样的,咳咳”小林清了清嗓子说到,“我是来自于另外的一个同次元的世界,在那里,我们的神举办了一个比武大会,想邀请不同的同次元世界的英雄们来参加,其中就有你,希望你能来。”

    “先不论真假,”佐助说,“你知道现在的形式和状况吗,开什么玩笑,滚。”

    “你先听我说啊,”小林说,“这次比赛,在你们的世界我们选择了曾经的卡卡西班,因为比赛的规则是要3个人组队参加的,正好你和鸣人、小樱都是曾经的卡卡西班,又是三个人,同时又都是能力出众的少年英雄,不是很适合吗?”

    “鸣人,”佐助低头迟疑了一下,“那个傻瓜吗?”

    “啊,是啊,呵呵,我还没去找他呢,就被先送到你这里了。”

    “我不会去的,”佐助很坚定地说,“因为我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我不会去参加什么无聊的比赛。”

    “为了这场战争,我们付出了很多”真吾说,“也有很多人在战争中牺牲,死掉,很快地,一切就都结束了,只有佐助才能毁灭这个丑陋的世界,建立新的平等,和平的忍者未来。”

    “那就是你的愿望吗。”小林问。

    “是又怎么样?”佐助冷冷地说。

    “很难实现吧,”小林说,“我来帮你吧。”

    “你?”佐助,“怎么帮我?”

    “补充一下,”小林摊开双手,“最后的胜利者可以获得同次元多世界的访问权利一次,同时还可以满足一个愿望,任何的愿望。”

    “好了,”佐助把剑架在小林的脖子上,“胡言乱语也到时候了,或者你消失,或者我让你消失。”

    “呵呵。好吧,既然你不愿意,我不强求,”小林转过身,“我相信鸣人会去,小樱会去。”

    “希望你好好考虑一下,”小林走了几步停下说,“为了你的愿望,也为了与鸣人的宿命的羁绊。我会在明天太阳下山前在木叶村的村外等你,想清楚了就来找我吧,我带你去。”

    “滚。”佐助收回了剑。

    木叶村的天空总是那么蓝啊,夕阳下,红通通的天空在晚霞下更显闲淡和美丽。

    回到村子的鸣人,第一时间就跑到了一乐拉面,“大叔,拉面拉面!”

    “哦。鸣人回来了,你现在可是成了英雄了啊。”大叔端过一碗拉面。

    “呵呵,哪里哪里。”鸣人边吃边说,喜笑颜开,“其实还是多亏了八尾大叔,我才能渐渐掌握那力量啊。”

    “听说这次战争就要结束了。”漂亮的姐姐给鸣人添汤。

    “是啊,不过代价也是惨痛的。”鸣人想起了很多。

    “忘记不开心的,开心的吃拉面吧。”大叔又端了一碗,“这是我们免费招待英雄的。”

    “哈哈,”鸣人笑到,“那我就不客气了啊。”

    吃完了拉面,鸣人去找小樱,他有几句话要和她说,因为很快,最后的战争将要结束,在他与佐助之间的结束。

    “哈。嘿!”小樱正在练拳,对手是小李。

    一拳下去,小李身后的山被打穿了一个大洞,“干的不错,这就是青春,这就是热血!”小李赞到。

    “粗眉毛,你也在啊!”远远的走来鸣人。

    “鸣人,你回来了。”小李招呼鸣人。“我们比你先一天到的。”

    “鸣人,你还好吧。”小樱问。

    “哈哈,我好的不得了呢,”鸣人笑到,“刚才还吃了好几碗拉面。”

    “我是说你身体里的。”小樱说。

    “哦,那个嘛,”鸣人自信地说,“已经谈好了。”

    “不久就会见到他了吧?”小樱说。

    “哦,一定会的,我曾经答应过你的,我的的忍道就是说到做到啊,”鸣人说,“我一定要带佐助回来。”

    “什么人?”小李感觉到周围有人过来。

    “会是谁呢?”鸣人疑惑。

    “唰”地一声,一个黑影落在鸣人身后,鸣人迅速回身,黑影瞬间移动到鸣人身前。一支苦无扎到了鸣人。

    “砰”一声,原来是影分身,黑影刚要后撤,鸣人已经站在他身后,“飞雷神吗?越来越熟练了啊!”黑影说。

    “卡卡西老师啊!”小樱喊到,“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昨天刚到,”卡卡西说,“比你们晚点,比鸣人早点而已。”

    突然,卡卡西向鸣人使了个眼色。鸣人会意,几乎是同时,“雷切!”“螺旋丸!”真奔树后去。

    “哇,哇,好危险啊,”一个大叔从树后面跃出,“电光火石!”

    “什么,竟然躲开了!”小樱惊呼。

    “快住手啊!”神秘大叔喊到。

    “你是谁?”鸣人说,“为什么藏在树后?”

    “哦,别误会,我不是敌人,我叫小林。”小林说。

    接着小林把他的来意和关于比武大会的事情告诉了鸣人和其他人。

    “我还找过了佐助。”小林说。

    “佐助?”鸣人说,“他在哪里?”

    “放心,我相信他愿意来,也一定会来的。”小林很肯定,嘴角露出一丝狡黠。

    “佐助吗?”鸣人犹豫,“我会带他回来的,平安的回来的。”

    “你的愿望不论是什么,只要能得到最后的冠军,就能实现。”小林说,“这是规则定的。”

    “我去,为了木叶,为了佐助!”鸣人说,“小樱呢?”

    “嗯!”小樱点头。

    第二天傍晚,木叶村外的一处树林边,鸣人和小樱在小林的带领下来到这里,佐助已经在这里了。

    “佐助!”鸣人喊到。

    “是佐助吗?”小樱说,眼中含着泪光。

    “我一直相信你回来的,因为这是你们木叶的羁绊啊!”小林说。

    “听着,我和你们只是临时的合作,”佐助说,“在愿望达到前而已,其他不要多想。”

    “不管怎么说,我们又能并肩作战了,”鸣人很激动,“卡卡西班再次会和。”

    “为了各自的梦想,为了冠军和羁绊,我们上!!!!!”

    ------我是分隔符------对不起------

    虚夜宫下,天都是黑的,展翅的黑翼大魔,手持雷霆之枪,闪电一样飞向黑崎一护,一户急忙闪开,“虚化”一户使用了最后的“月牙天冲”。

    “王虚的闪光”乌尔奇奥拉手一指,一到强大的灵压与月牙相撞,就在这一撒那,乌尔奇奥拉转向了一户的身后,“噗”一声四刃的手刀穿过了一户的身体,开了一个大洞。

    “实力的差距是你所不能理解的。”乌尔奇奥拉冷冷地说。

    井上疯了一样的大喊:“一户!”

    一户向被电击倒了一样,突然间身体立了起来,一股恐怖的灵压从胸口的伤洞涌现出来。强大的灵压过后,一个长着犄角的,完全面具的牛头一样的一户出现在人们面前。

    “什么?”乌尔奇奥拉吃惊不小,“这是你的本来面目吗?”

    一户一言不发,突然间发动了攻击,不是瞬步,而是响转,十刃的响转。

    乌尔其奥拉还没有反应过来,一户已经冲到了面前,电光火石的一瞬间,“雷神之枪”刚想发动,被一户一把抓碎,爆裂的灵压掀起巨大的风暴,乌尔奇奥被震飞好远,还没等起身,一户已经在身后了,一道黑光闪过,劈碎了乌尔的肩膀。一户的两只犄角发出巨大的灵压,一道强大的虚闪之后,乌尔已经被炸得灰飞烟灭。

    就在这时候,虚圈的天空裂开了一道缝。蓝染从天而降,展开的虚化形态,像一只巨大的蝴蝶一样扑向牛头,牛头看都不看,回身一拳直接砸在蓝染的胸口,蓝染飞出好远,撞断了几棵柱子后,在空中停下,“破道之九十八天破涯”蓝染舍弃咏唱的破道,向天雷一样撕吼着从天落下巨大的光柱,一户用斩月挡住,手一挥,天破的灵压瞬间消失殆尽。还没等蓝染回过神来,一户已经来到他的面前,手起刀落,一斩而下。。。。。。

    硝烟过后,蓝染倒在地上,牛头一样的一户大声狂喊着,咆哮着,看见此景的井上大声呼喊着:“一户!!!!!!!!”

    一户一愣,突然手中的刀向井上砍去,“啊!!!!!!!”

    一户猛然惊醒,出了一身的汗,他坐起来望着窗外的月光,月亮红的让人讨厌。

    “做噩梦了吧,一户。”一个声音响过。

    在窗台上蹲着一个黑影,一户猛地跳下床,“你是谁?”

    “别紧张啊,一户。”黑影抬起头,摘下自己的帽子,很像店长的帽子的帽子,“我叫小林,你好,我找你有点事。”

    “你要做什么,你怎么来到这里的?”一户问到。

    小林把举办比武大会的事情告诉他,并邀请一户参加。

    “我为什么要参加?”一户说

    “你一定对自己充满好奇和疑虑,甚至有些惧怕吧,我们的神说了要是获得冠军,可以帮你。”

    “帮我,谢谢,我想不需要了,我已经不是死神代理了。”一户说。

    “胜利者可以实现自己的愿望,你也一定有困扰你的事情吧,别想那么多了,烦恼的事情先不要考虑了,就当是去旅游散散心吧。”小林微笑地说,“好好考虑一下吧。晚安。”小林飘下一户的窗台。

    “谁还能睡着啊。”望着小林远去的背影一户喃喃地说。

    第二天,在学校门口。

    “早上好,一户。”石田向一户打招呼。

    “早上好,”一户说,“我昨天遇到了一个怪人。”

    “你先别说,”石田雨龙说,“我也遇到了一个怪人。”接着石田把他昨晚的经历告诉一户,原来小林也去找过他。一户也告诉石田他的经历。

    “看来是真的啊,不像是骗人的,不会有什么阴谋吧?”石田说。

    这时,茶渡远远地走过来,“是茶渡啊,”一户说。

    茶渡看起来没什么精神,“对不起,茶渡,我没能帮你摆脱虚的能力,”一户回想起曾经的试炼,那个玩具房子,那一场场的战斗。

    “没什么,不用太在意,你尽力了,可能这就是我的命运吧。”茶渡说。

    “不过一户,我昨天遇到一个人,他说能帮我摆脱虚的能力,不过要参加什么比武大会,他说他叫小林。”

    “我和石田也是啊,”一户说,“我们遇到的是一个人啊。”

    “不错,就是我啊,”小林走过来说,“如果你们比赛胜利的夺冠,就能实现一个愿望,任何的一个愿望,包括茶渡的能力。”“你们是朋友吧,应该帮帮他。”小林说。

    一户一直对茶渡没能摆脱虚的能力耿耿于怀,同时他对自己的虚也疑惑不已,“我想知道答案。”一户心想。

    “你说你们的神能帮我们解除困扰吗?”一户问。

    “啊,”小林回答,“不过要等到你们最后夺冠了。”

    “茶渡,去吧。”一户说,“我想试试,哪怕最后一线机会。”

    “一户。”茶渡说。

    “那么石田呢?”一户问。

    “我正好想进行一次修炼,”石田想起父亲的话‘我是没有兴趣,而你是没有天赋。’“我想成为真正的强大的灭却师。”

    “正好是三个人。”小林说,接着把比赛的内容和时间的事情都告知了他们,让他们没有后顾之忧。

    “走吧,”小林说,“你们还用跟家人说一声吗?”

    “我要回去准备一下。”石田说。
正文 3
    “我去找老爸。”一户说。

    “我在这里等你们。”茶渡说。

    “好的。”一户说,“我去去就回,我一定要帮你,这是我们的承诺。”一户斩钉截铁。

    洋洋地躺在地板上,望着天上飘过的一多多白云,“云彩好漂亮,好像好好吃的样子啊。”

    “可是,这样真的可以吗?”躺在他旁边的万太说,“我们真的就这样在这里躺着啊,安娜要买的食材还没有买到呢,晚上怎么办啊?”

    “啊啊,事情总会有办法的,”麻仓叶微笑地说,“船到桥头自然直嘛!”

    “啊,没办法了,输给你了,你还是老样子啊。”万太看着天空说。

    “距离通灵王大赛已经过去一年了,真不知道道莲他们现在怎么样了?”麻仓叶说,“对了,不知道道莲他们家晚上都吃什么啊,他家可是大富翁啊。”

    “嗯,相信一定吃的比我们好了,”万太说,“不知道我们晚上吃什么啊,反正也是要我来做啊。”

    “道莲家吃什么山珍海味我是不知道,可是今天晚上要是我看不到我要的晚餐的话,你们知道你们会吃什么的!”安娜突然出现在两人身后。

    “啊。安娜大姐头!”万太喊了起来。

    “安,安娜,呵呵,你怎么来了,”麻仓叶说,“我们正要去买你要吃的食材,可是天太晚了,都卖光了,我们正在想哪里还有卖的呢!”很明显,他在说谎,而且很紧张。

    “那么,研究的怎么样了,知道哪里有卖的吗?”安娜问。

    “知,知道了。”

    “那还在这里偷懒,”安娜脸一转,“还不快去买!!!!”

    “啊。马上去!马上去!”两人异口同声,一溜烟地飞奔出去。

    月亮升起来了,天上的云飘的很美。

    那天晚上,麻仓叶和万太没有买到要买的食材,回到家里发现安娜已经吃过了晚饭,并给他们两个留下了安娜自己做的咖喱饭,两人吃完后发现在盘子下有张字条:洗好碗筷,明早早起烧水。

    两人抱头痛哭,眼泪挖挖的。

    第二天清早,麻仓叶在扫院子,突然听见有人在叩门,麻仓叶去开门,只见一为中年大叔站在门口。“大叔你迷路了吗?”麻仓叶问。

    “不是,不是,我是路过,我想找一个叫麻仓叶的。”

    “哦,我就是。”

    大叔打量了他一眼,双方沉默了片刻。

    “你好,你好!”几乎同时说出。

    “没想到,你这么小就被称为是通灵王了。”大叔说,“哈哈,真是了不得啊。”

    “哪里哪里,我现在还不是呢。”麻仓叶笑着说。

    “啊,大叔你是哪里来的啊?”万太也发现了他,从屋子里走出来。

    “是这样的,”大叔说。“我叫犬丸。”

    “我~~~”

    话声未落,从门外传来了一个声音,“阿叶!阿叶!”

    麻仓叶往门外一看,来了一个少年,头上绑着头带,手拿一块滑板,兴匆匆跑来,原来这是轰隆轰隆,阿叶的好伙伴,通灵王大战之后就去当农民种蕗草田了。

    “啊,那个,我还没说完,我说,”犬丸刚想说,只听“嗙”地一声,轰隆轰隆飞奔的头撞上了大叔的脸,“疼!疼!疼!疼!疼!”犬丸捂着鼻子叫到。

    轰隆轰隆头也不回,一口气冲进屋子,“饭!饭!”

    麻仓叶与万太“~~~~~~~~~~”无语。

    风卷残云之后,“啊,吃饱了吃饱了!”轰隆轰隆说到。

    “是啊是啊,味道确实不错啊!”

    “喂,大叔,你是谁,”轰隆轰隆才发现,“怎么你也在吃啊。”

    “没什么了,既然喜欢的话,就多吃点,反正万太做的也蛮多的。”麻仓叶笑着说。

    “可是,轰隆轰隆你怎么来了,你不是去种蕗草田了吗?”万太问。

    “我刚开始没经验,种子全死了,后来为了筹钱买种子就来这里了,想卖点东西还钱啊。”轰隆轰隆说。

    “那你卖到钱没有啊,你的东西呢?”万太问。

    “一看就知道是没卖到钱了,估计东西也丢了吧,随身的包裹都不在了,要不也不能饿成这样啊!”安娜从屋子里走出来说。

    “啊。安娜大姐头!”轰隆轰隆惊讶地说,“这个,这个~~~”

    “吃白饭的就是吃白饭的,”安娜说,“吃完了记得要干活啊,一会去把地板檫干净,之后去烧热水,晚饭前出门去买好食材。”

    回头一眼瞥见了犬丸:“这位大叔是谁?”

    “他叫,”麻仓叶回头问犬丸,“大叔,你叫什么来着?”

    “犬丸。”犬丸笑着说。

    “哦,他叫犬丸。”麻仓叶说。

    “有事情吗,没事情的话,请回吧,”安娜冷冷地说,“吃白饭是要干活的。”

    “可他是客人啊!”麻仓叶说。

    “没关系的,晚饭我来做,呵呵。”犬丸说。

    晚上,大家席坐在一起,一边吃饭,一边快乐的聊天。

    “犬丸大叔,你做的菜还真好吃啊!”麻仓叶说。

    “没看出,吃白饭的有时候也挺有用的啊,比某些人可要强多了!”安娜说到。

    “这个女人,我忍!”轰隆轰隆心想。

    “哈哈,哪里了,我以前在天界可是有名的厨艺高啊?”

    “天界?!!”大家同时惊诧。

    “啊,这个这个,哈哈!”犬丸傻笑。

    这时候,突然,一道寒光从屋外袭来,一柄大刀刺向了犬丸。

    犬丸及时躲开,大家仔细一看,只见一个中国男孩,黄眼黑发,手拿大刀,正是麻仓叶的好伙伴道莲。

    “住手,道莲。”麻仓叶制止他,“到底是怎么回事。”

    道莲目露凶光:“攻击我父亲的人就是你吧,你这个坏蛋!”

    “等等,”犬丸连连摆手,“你在说什么,我不知道啊!”

    “不要装的一本正经了,”道莲说,“你为了不让我参加比武大会,就去找我,我不在,结果遇到了我父亲,还将他打伤,威胁不要我参加,临走还说要来这里阻止阿叶。就是你吧!”

    “那么,你到底是谁,从一开始就很可疑啊,”安娜说着,手一伸,“式神出现,前鬼后鬼!”“唰”地一声,两大式神出现,凶神恶煞地准本战斗。

    “我真的不知道啊,我今天才到这里,我本来是想见完麻仓叶再去找你的,我还没出发你就来了,我没见过你父亲,怎么能伤害他呢?”犬丸说。

    “阿叶,你不要被他蒙骗,他是来害你的。”道莲说。

    “克洛洛IN滑雪板。”轰隆轰隆拦住犬丸的去路,“说,你到底是谁?”
正文 4
    “你。你不要过来啊,阿叶很厉害的。”万太躲到麻仓叶身后。

    “我说的是真的,我真的不是坏人啊。”犬丸说,“本来想迟些再说的,既然这样,我现在就告诉你们吧。”

    于是犬丸吧事情的经过说了一遍,包括请阿叶他们去参加比武大会。

    “我看这位大叔不像坏人,”麻仓叶说。“他视乎说的不像假话。”

    “阿叶。”道莲提醒他。

    “那攻击我父亲的人不是你又是谁?”道莲问.

    “这个我真不知道,要是你们不相信可以和我一起去参加比武大会啊,到了那里不就一切都明白了吗?”

    “比武大会吗。”安娜说,“好像很有趣啊,刚才你说还能满足一个愿望?”

    “是的,任何的愿望都可以。”犬丸回答。

    “我有一种不好的感觉啊!”麻仓叶偷偷对万太说,“哦哦。”万太表示同意。

    麻仓叶深知因为上次通灵王大战的最后,由于叶王的原因,最后不了了之,所以,他现在还没能成为实际意义的通灵王,这点也一直让安娜耿耿于怀,他知道他最怕的事情就要发生了。

    “你说要三个人组队吗,”他向周围看了看,“法斯特和爱丽丝去世界旅游了,阿龙也带着他的小弟去找新的地点了,现在能用的即战力嘛,就剩下吃白饭的和坏小子了。”

    “谁是吃白饭的啊!”

    “你说谁是坏小子啊!”

    “呵呵,安娜和大家开玩笑的!”阿叶说。

    “那么,我决定了,组成以阿叶为队长的新发奋丘温泉队,道莲和吃白饭的都去,帮阿叶拿到通灵王。”

    “什么,这么难听的名字啊,我不要。”轰隆轰隆说,“我也是要成为通灵王的男人,我可以去,不过,我可不是吃白饭的。”

    “不管怎么样,我都要弄清楚事情的真像,为我父亲报仇!”道莲说。

    “那么,诸位就请准备一下,我们明天就出发吧。”犬丸开心地说。

    “为什么不是今天而是明天?”安娜问。

    大家相视一笑,“因为今天晚上要开心狂欢,哈哈!”

    ------我是分隔符------对不起------

    炼金师的世界里,最终大战一年之后。

    爱德华回到了家乡,他结束了自己的旅程,也急于见自己的弟弟和温利,和弟弟约定好的一年之期就要到了。

    但是,他并不知道,在他和弟弟离开的一年中,国家发生了很大的变化,而这也为他归来的生活和日后的故事埋下了伏笔,黎明的太阳映照在他的脸上,预示着未来将要发生的巨大的变革和新的战斗历程。

    “呜~~~!”火车的汽笛声把他从对未来美好的憧憬中惊醒。

    “要上车了,这趟火车的终点就是我的家了,阿尔,温莉,我回来了。”爱德华心中暗喜。

    人群一阵阵涌来,越来越多。“怎么这么多人啊,大家都要出门吗,怎么回事呢?难道发生了什么?”爱德华心存疑虑。

    “不要挤,不要挤,大家排好队,都能上车。”尽管维持秩序的警官一直高喊,可是好像效果不大,大家还是疯了一样的向钱挤去。

    “砰”“砰”两声枪响过后,喧闹的秩序被控制了下来,爱德华寻声看去,“莉莎!”这是那个“鹰眼莉莎”,罗伊大佐的副官。

    爱德华走上前去,“丽莎小姐。你好!”

    “爱德华,是你啊,好久不见啊,这一年多你去哪里了?”莉莎惊奇地说,“好像个子没怎么长嘛,哈哈哈哈!”

    “这个,”爱德华生气地嘟囔,“还是那么不会说话!”

    “奥,对了,这是怎么回事啊。发生了什么吗?罗伊大佐呢?”爱德华问到。

    “这个嘛,说来话长了,”莉莎说,“对了,你这是要回家吗?”

    “是的,我和弟弟都去国外游历了一年多,约好今天同一天到家,我正要赶回去。”

    “是这样啊,温莉你也很久没见了吧?”

    “是啊,真想马上就见到他们,有很多事情要和他们说呢。”

    “那好,我们上车吧,车上我告诉你详情。”莉莎说。“好!”

    在车上,莉莎告诉了爱德华一切。

    原来,在这一年中,国家又发生了战争,在一个神秘的组织的鼓动下,南部地区发生了大规模的叛乱,罗伊作为北方最高领导不得已带领下属加入了南部的战争,但是这个组织团体有奇怪的能力,类似炼金和炼丹之间的第3种能力,罗伊一直怀疑有人使用贤者之石,更有甚者借助真理之门来大肆破坏,所以他亲自指挥北方部队去援助南方,但却节节败退,展示惨烈,导致北方也都人心惶惶,都想外逃出国。

    “具我们详细的调查,这是一种介乎于炼金与炼丹之间的不同的人体炼成能力,具体使用不使用贤者之石,还不知道,唯一知道的是,这种能力被称之为‘炼尸术’!”

    “炼尸术?”爱德华惊讶地问到。

    “嗯,是的。”

    “那是什么呢?”爱德华靠在座椅上,看着窗外疾驰而过的风景,陷入了陈思。

    火车开的很慢,第2天早上,到达了目的地。

    爱德华刚一下车,就看见站台边站着两个人,一男一女,男的金发褐眼,正是自己的弟弟阿尔,而的女的就是温莉。爱德华急跑几步,一把抱住他俩,“阿尔!温莉!”

    “哥哥!”“爱德华!”大家都很开心。

    “阿尔,温莉,好久不见啊!”莉莎走过来打招呼。

    “丽莎小姐好!”“莉莎姐姐好!”

    “温莉变的更漂亮了,阿尔你也长的更高了,比你哥哥长的高多了,哈哈哈哈!”

    “呵呵,莉莎小姐可不要这么说啊,我们回去再聊吧。”

    晚上,大家在一起吃了晚饭,开心的聊着各自的游历见闻趣事。

    “阿尔,我们一会去看看爸爸妈妈吧。”爱德华提议。

    “奥,好啊!”

    两人来到墓地,献上鲜花,“妈妈。你看啊,我和阿尔都恢复了身体了,我们一定会好好生活的,霍因海姆,谢谢你,虽然不太情愿,但也要叫一声,爸爸,我回来了。”爱德华深情地说。

    “爸爸妈妈,我们都很好,我们会经常来看你们,这次回来,我们就不走了,我们要安心的生活,过快乐的日子。”

    次日,爱德华和阿尔一同上街买东西。

    “还记得我们刚从这里出去的时候吗?”爱德华问。

    “当然,那时候我还是机器铠呢,现在已经要回了身体,想想,这炼金术还真是不可思议啊!”阿尔说。

    “是啊,”爱德华说,“不过现在我们用不到了,我想应该以后也不再用了。”

    这时,身边跑过一个小女孩,一不小心跌倒了,手中的花瓶一下摔碎了,小女孩“哇哇”地哭起来,“我的花瓶!花瓶!”。爱德华走过去,扶起小女孩:“小妹妹,不要哭,我来帮你吧。”接着双手一合十,拍的地上,扬起一阵尘土,一秒,两秒,三秒,没有任何反映。爱德华“~~~~~~”。“哇哇,骗子!”小女孩哭的更伤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