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9章爱死你了

古词语推荐各位书友阅读:渣妃是个说谎精正文 第19章爱死你了
(古词语https://www.guciyu.com)    小包子此时也觉得自己很贱,那么多人围着自己,陪自己玩,有的是好吃的,好玩的,所有人都让着自己,怕着自己,自己翩翩惦记这个没人情味的家伙,巴巴地跑来找人家,还捞的一顿嘲笑!

    “呃……”

    花栖也觉得自己好像有点理亏,这么做是不是伤害了人家弱小的心灵,毕竟嘲笑一个孩子,也是一件很不礼貌的事情。

    “好啦!好啦!是我不好,不该嘲笑你,给你道歉好不好!”

    “这还差不多!”小包子傲娇地仰了仰头,“你得给我变魔术,给我赔罪!”

    “这个没问题!”花栖笑嘻嘻地摸了摸小包子柔软的头发!

    “给你!”

    包子从怀里掏出一个油纸包。

    “什么啊!”花栖打开油纸包,里面居然是糕点。

    “哇~好漂亮的糕点!”花栖闻了闻,一股淡淡的花香气。

    “这是御厨做的,一共就五块,我吃两块,给你留三块!”

    小包子自觉很讲义气!有点骄傲地等着面前的人夸奖自己!

    “么么哒!你真好,爱死你了!”

    花栖照着小包子的脸,吧唧亲一口!

    小包子捂着脸,瞪圆了眼睛,惊讶地看着她。

    他被亲了?

    他被一个男人亲了?

    妈呀!人家还没有媳妇呢!

    你怎么能亲人家?

    天啊!

    “你干嘛亲我?”

    “因为喜欢你啊!”花栖将一个糕点放入嘴中,软软糯糯,满口香气,情不自禁地开心地眯起了眼睛!

    小包子表情奇怪地看着她。

    喜欢我吗?真的喜欢我吗?

    包子捂着脸,怔怔地看着狼吐虎咽的家伙,眼底慢慢溢出笑意。

    话说,为啥她亲自己的时候,是那么软软的很舒服感觉,她身上也好香啊,除了母亲,他便觉得她身上的味道最好闻了!

    他也好喜欢她呢!

    “小包子,你傻笑什么呢!”花栖奇怪地问道。

    “呃……”小包子粉雕玉琢的小脸蒙上一层红晕,他尴尬地咳了咳!

    “吃够没,该给人家变魔术了吧!”

    “稍等!”花栖将最后一块糕点包好放入怀中!

    中午吃太多了,此时吃不下了,这一块留着晚上吃。

    “你这吃相!”包子摇摇头!真是不敢恭维!

    “你懂什么,美食要大口大口地吃,才香嘛!”花栖白了包子一眼!

    “是吗?可是外公说要吃有吃相,吃饭不语,喝汤无声啊!”包子挠挠头,有些疑惑地说道。

    “听你这样说,你外公一定是个老古板!”

    “嗯嗯!”小包子两眼放光,重重地点头,他也是这么觉得,就是从来不敢说,知音啊!

    “那是!吃东西那么多讲究,怎么能尽欢!”

    “说的也是!”小包子想起花栖吃东西时,一脸陶醉的样子,确实,他从来没见过谁吃东西这么香过。

    花栖给小包子变了好几个简单的戏法,又给他讲了个匹诺曹的故事。

    这对于小包子来说,简直是太新奇了,他从来没听过这么有趣的故事,他听的一愣一愣的!开心极了!

    “不行,不能和你玩了,去晚了,那个白狐狸又该收拾我了!”

    花栖站起身来,拍了拍衣服上的灰尘!

    “白狐狸是谁?”小包子不解地问道。

    “就是一个特别矫情,又腹黑的人!”

    “可是你故事还没讲完呢!”

    “我下次再给你讲啦!”花栖揉了揉他的头发。

    “好吧!”小包子有些失落!

    “乖啦!你回家找你娘亲吧!明天见!”

    “我娘亲不在啊!”小包子眼中瞬间暗淡!

    不在?什么意思,被封战休了?不会吧,这么狠,好可怜的孩子!

    ……

    花栖站在封战的身后,好奇地看着他摆弄一个巴掌大小的弩,和一堆小零件。

    那弩十分精巧,通体漆黑,做工精细,弩身极短,锈箭只有绣花针粗细。这样小巧玲珑的弩箭却能拆成四十九块零件。

    封战专注地摆弄着手中零件,身后的花栖伸长了脖子,好奇的眼睛都快要掉到了桌子上了。

    “看出什么门道了?”封战突然问道。

    “嗯,啥?”花栖不解地问道。

    封战慵懒地向后靠去,抬头看向她,语气戏谑,“我以为你看的如此认真,是因为你会呢?”

    “切!”花栖给了他一个白眼,底气十足:“有何难?”

    “你就吹吧!”封战微微垂下眼睑,继续摆弄手中的零件,看似漫不经心地说道。

    “诶呀!你看不起我?”花栖不服,“组装这么个小东西,简直太简单了!”

    “怎么,你想试试?”封战道。

    “好啊!试就试!哼!”花栖撸起袖子,指关节捏的咔咔响,傲娇的地冷哼一声!

    花栖向站在一旁的霜起摆了摆手,“给我搬把椅子!”

    “嗯?”霜起怒目瞪来。

    “哼!”花栖嚣张地回瞪了去。

    二人你来我往,眼神交锋,互不相让!

    “给她搬把椅子!”封战突然开口!

    霜起微微蹙眉,低下头,心有不甘地回道:“是!”

    花栖得意挑了挑眉,对着幸灾乐祸的雪落调皮地眨了眨眼睛,坐在封战的对面,抓起桌子上那外一个完好无损的弩,“咔咔”几下,竟然也将其拆成了一堆小零件。

    “你……”霜起愤怒地差点要杀了她。

    天机驽啊!世上仅存的两个,三年前被城内最好的工匠拆了一个,就再也没组装上,如今另一个也变成了一堆废铁,这叫他如何不心痛呢!

    封战双目微眯,抬手示意,霜起愤愤地闭了嘴!

    封战看着一脸惬意的花栖,心中一惊,居然拆的如此之快?三年前那个工匠可是拆了整整一个月,这丫头却是只用了眨眼的功夫!

    花栖“哗”的一下捧起一堆小零件又“哗”的一下放在了桌子上。

    “这个很重要吗?”

    她自然是将霜起那痛不欲生的表情看在眼里。

    “废话,你到底会不会?不会今天就把脑袋留下!”

    “啊!你要杀我,我好怕呀!”花栖捧心,做一个惊恐的表情,眼中却是笑意连连。

    “你别给脸不要脸!”霜起喊道。

    “怎么办呢,我这种人胆子很小的。我一害怕就会手抖,我手一抖了就不能组装这两个小东西了呢!”

    花栖嘟着嘴,看向封战,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无辜又纯真!

    封战唇角一勾,这丫头可真是刁钻又奸诈,翩翩又让人讨厌不起来。

    “你有什么条件?”封战幽幽地问道。

    “痛快!”花栖“啪”地一拍桌子,“不愧是王爷,就是比小喽啰识时务!”

    花栖心里偷笑,她赌对了,果然这东西对他们来说很重要。

    “你说谁小喽啰!”霜起眼带杀气。

    “说你啊,怎么不服?”花栖双眸一挑,一双终日带笑的明眸突然带着三分冷厉。

    她从不与人交恶,但是敢给她脸色的人却从来不会有什么好果子吃!

    “霜起,退下!”

    霜起不敢置信地瞪大双眼看向封战。

    “嗯?没听懂?”封战冷冷一挑眉。

    霜起心中一惊,慌忙垂下眼帘,躬身退出房门。

    封战若无其事地转过头看向花栖。

    “说吧!你想要什么!”

    花栖双眼笑成了月牙状,她很狗腿地凑到封战的面前,拉着他衣袖,笑容十分讨好:“那个王爷,听说过几天有个百花节,我想出去看看!”

    “这个没问题!”封战很爽快地答应了。

    花栖一愣,有些不敢置信地看着他,这么好说话!要不要提点过分的条件呢,花栖思索着。

    “那个,我想每七天放一天假,可以出去玩!”花栖试探地问道。

    “七天?”封战挑眉看向她。

    “七天不行,十天也行!”花栖生怕他不同意连忙示弱道。

    “你要出去干什么?”
未完待续,继续阅读下载:腾文APP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渣妃是个说谎精》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渣妃是个说谎精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渣妃是个说谎精》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