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8章再玩就剁手

古词语推荐各位书友阅读:渣妃是个说谎精正文 第8章再玩就剁手
(古词语https://www.guciyu.com)    玉斯琴微微仰头,晃了晃纤细又优美的脖颈,暗沉的大殿之上,传来几声咔咔的骨节响动之声,诡异又慎人。

    她忽而不耐烦地挥了挥手,扔出一个紫色的小瓶子,冷冷地说道:“下去吧!”

    封战接过紫瓶转身向外走去。

    “站住!”玉斯琴突然想到一事,骤然转身。

    封战微微蹙眉,侧过脸,面无表情地问道:“宫主,可是有其他事情吩咐?”

    “那日,你在太史家可看到那颗妄灵草?”

    “封战无能,被花色捷足先登了!”封战平静的目光丝毫未有一丝波动。

    “花色?就是那个江湖四大煞排名仅次于你的血花色?派人查查她的底细。还有,你这回南下渝州……”

    “放心,我已经派人易容成我的模样,南下赈灾,至于宫主交代的任务,大可放心!”

    封战走出宫门,站在高高的台阶上,沉凉目光幽幽看向远处漆黑的森林。

    那日,他杀了太史渝,潜入枫叶楼,遇到一个有趣的家伙。

    那般俏丽妖异的红色身影,下流卑鄙毫无节操的套路,还有那变化诡异多样的武器,实在勾的他心里有些痒痒,棋逢对手,自然要好好切磋,万一捉到一个有趣的宠物呢,岂不快哉。

    他承认他这次真的是大意了。

    那个家伙比他想象中还要难缠阴险!最后关头居然还是让她跑掉了,实在可惜!

    还好,他早到一步,若是再晚上半个时辰,这妄灵草怕是要不异而飞了!

    不过,他还知道了一个秘密,江湖四大煞排名仅次于他的蔷薇堂主血花色居然是个女人。

    战王府。

    “哎呦,小栖呀,你给这花浇的是什么啊,真是太臭了,这可是要献给太后的九色山茶啊,你可别给浇坏了。”

    一个身穿蓝色褂子的留着山羊胡子的中年人急忙忙地跑了过来,看着九色山茶根部那黄黄的东西,表情如丧考批,痛心疾首地喊道。

    “哎呀,王叔!你放心啦,这是发好的豆瓣水,是上好的肥料呢!浇了这东西的花,只会长的更加旺盛,不会死的,别怕!”

    花栖笑呵呵一边安慰王叔,一边又舀了一大勺子状似大粪,甚至比大粪还难闻的东西,倒进价值千金的九色山茶里。

    王叔看了看那坨臭烘烘的东西,真是死的心都有了!山鬼司君究竟是从哪里挖到这么个祸害啊,这花可比他脖子上的东西还值钱,这要是伺候死了,战王回来还不得要了他的老命啊!

    “我的娘啊,你这小子真是个祸害啊,你能不能不要三天两头的把王爷这些珍贵的花草搬来搬去啊,老夫这老心肝可经不住你小子这么折腾啊!”

    “哎呀,你这小老头真是胆子小,花儿是向着阳光的,当然要经常搬出来晒晒太阳啊,沾沾雨露,这样才会茁壮成长嘛,我力气很大的,这么多天也没碎了你一盆花啊!你就没发现,自从我来了之后,你的这些花开的更加旺盛了吗?”

    花栖挥舞着沾满黄金不明物体的大勺子,说的眉飞色舞。

    王叔捂着鼻子,嫌弃地向后撤了撤,好像自从这小子来了之后,王府的花花草草确实更加茂盛了,难道这小子真有两把刷子。

    “小栖啊,别的花,就算了,这盆九色山茶,王爷走之前可是叮嘱好了千万不可有一丝闪失,这花可是价值千金啊,它要是死了,咱俩可都得给它陪葬,小祖宗,您可轻点折腾吧!”

    王叔的表情比哭还难看!

    “啥?这东西这他娘的贵?”不行,我还得再给它浇两勺!”

    花栖瞪大双眼,不敢置信地喊道,不就是一盆比较好看的花嘛,至于这么贵吗,有钱人家果然不一样,养这么个花有啥用,不如卖了换钱花。这么贵的花可千万别死了,等哪天她跑路了,带上这东西,不就吃喝不愁了吗,这么宝贝的东西,可得好好保护了!

    “哎呦喂,你怎么还浇啊,你是想害死我这个老头子啊,还不快把这臭烘烘的东西拿走,你看看这好好的花房让你弄得臭气熏天,万一王爷这时候回来要赏花,还不得被你气死啊!”

    “王叔啊,你可别唠叨了,今天我要不给这九色山茶上点肥料,不出半个月它就得死在你手里!”

    “啊!呸!你小子狗嘴里吐不出象牙,你可别咒我看人家!这好好的花,我一天给它浇一遍水,可阳光最充足的地方供着它,它怎么可能死!”王叔一脸不信喊道。

    “嘿!您还真别不信,我家邻居菜阿姨就非常喜欢山茶花,她家有这样的大大小小十多盆呢,这花不喜水,七天浇一次正好,浇多了根部会烂的!你没看到这叶子都有发黄的地方了,这花一看就有点营养不良,还被你给浇涝了,再不上点肥料,您就死定了!”

    “啊?不会吧!”王叔连忙上前扒拉扒拉花叶子,发现真的有很多叶子开始泛黄,甚至出现脱落的迹象,于是,大惊失色地喊道:“老天爷啊,这花,真真……真出问题啦,这可怎么办啊,我可是每天拿它当祖宗对待啊,这花也太不争气了!怎么办啊,小栖!它不会真的要死了吧!”

    战王的东西要是有所闪失,他全家的命都不够赔啊。一想到再过几日战王就要回来了,他的脸色吓得唰的一下白了!

    “不怕,王叔,都说了,我这是给这花上肥料呢,只要再浇三次保证它生龙活虎郁郁葱葱,放心吧!死了算我的!”

    “哎呦喂!小栖,有你这话我就放心了!”

    王叔擦了擦额上的冷汗,伸手接过花栖手上的大勺子,这回也不嫌弃那东西臭了,反而越看越顺眼,他连忙又浇了两勺子,嘿!这可是救命的东西啊,可得多浇点!

    花栖看到有人接过自己手中的活,也乐的清闲,舀了一瓢清水洗了洗手,笑道:“王叔,差不多就行啦,肥料也不是一天能上的完的!”

    花栖贼眉鼠眼地扫了扫四周,看见没人,悄悄地从怀中掏出了三个骰子,向上抛了抛,小声说道:“王叔,左右没人,闲着也是闲着,不如咱爷俩赌两把?”

    王叔撩了下满是皱纹的眼皮,扫了她一眼,哼了一声,愣是没搭理她。

    “嘿!老王头,跟你说话呢,你怎么不吱声啊,玩不玩啊?”花栖急道。

    “不玩!”王叔果断地喊道。

    花栖眨了眨无辜的大眼睛,跑到王叔的跟前小声哀求道:“为啥呀,反正这里也没人,玩两把嘛!”

    “滚蛋!要玩自己玩去,老夫的棺材本都快要输给你这臭小子了,现在全府上下的奴才都集体发誓,谁再跟你玩,就剁手!”
未完待续,继续阅读下载:腾文APP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渣妃是个说谎精》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渣妃是个说谎精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渣妃是个说谎精》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