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7章封战永生不敢忘

古词语推荐各位书友阅读:渣妃是个说谎精正文 第7章封战永生不敢忘
(古词语https://www.guciyu.com)    “想什么呢?

    封战突然撩起眼皮,眼神迅速锁定站在角落里的花栖,他慵懒的茶色冰眸,漫不经心地扫了一眼,眼珠子骨碌碌乱转的花栖。

    “啊?什么也没想!”花栖回答的太快,却更显得此地无银三百两!

    封战微微挑了挑眉,唇角永远挂着一抹温淡莫测的笑意。

    只是那笑容总给人一种凉飕飕的感觉的,花栖觉得这只白狐狸的笑容实在太假!

    “哇!您好厉害啊,居然是个王爷!”花栖觉得自己这话真是废话,拍马屁拍的一点没有创意!

    封战微微挑眉,看向眨着纯良又无辜的大眼睛的小丫头,微微眯了眯眼,这丫头也不知道是真不知道,还是在明知故问!他自诩看人极准,却单单看不透眼前的这个看似人畜无害的小东西!

    “怎么,你有意见?”

    “不敢不敢!”花栖笑着回道。

    没意见才怪,莫名巧妙地穿越也就算了,还莫名巧妙地被您老人家抓来当奴才,普通人也就算了,偏是个财大气粗的王爷,她得罪了他,定然是要逃跑的,可是他如此势大又腹黑,岂会容她就这么开溜,真是苦恼!

    她光顾着自己心里打着小算盘,却全然未注意到站在封战身后的那对俊美的少年脸上那错愕的表情。

    这丫头居然敢如此跟主上说话?什么来历?

    再扫一眼淡然喝茶似乎完全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妥的主上,二人内心不淡定了!

    “渝州水灾严重,恐怕陛下会派本王运送赈灾物资。顺便安抚民心,将本王从西坤带回来的九色山茶送去花房!把玉观音像给老夫人送去,还有车上的一箱子玩具赶紧抬到轩轩的房间,晚了指不定要如何闹腾!”

    “诺!”

    “热水已经备下,请王爷沐浴!”

    那个长相妖娆的少年,躬身温顺地说道。

    “嗯!都下去吧!”

    花栖随着众人鱼贯而出,然后偷偷回头好奇地看了看站在封战身后的两个俊美的少年!

    可惜的这么绝美的一对少年郎,就这么……

    花栖在脑海中突然脑补一下三人衣衫不。整的样子……

    哎呀呀!好羞,简直不要太刺激!

    “看什么呢?”山鬼好奇地晃了晃手指。

    “呃!没什么!那个山鬼哥哥,我该做些什么呢,没有人给我安排事情呀!”花栖笑嘻嘻地问道。

    “嗯!”山鬼愣了愣,对啊,主上忙于正事,是不是把这丫头给忘了,怎么没有交代让这丫头干什么呢?算了还是等主上回来再说吧!

    “你先跟王叔去后院的花房浇浇花好了,晚上他会安排你住的地方。”

    “好的!”花栖愉快的答应了!

    夜晚。

    熏香缭绕,雾气蒸腾,封战轻阖双目,神色慵懒地靠在一方由汉白玉砌成的巨大温泉池沿,乌发垂于池中,犹如一片深色的海藻,精致的面容染上一抹潮红。

    “禀主上,山鬼安排那丫头去帮王叔浇花了,主上放心,属下会派人好好盯着她的!川沧已派出玄色令,估计用不了多久就会查到这丫头的底细。”

    霜起低声说道。

    “嗯!”封战缓缓地掀起融薄的眼皮,露出那双沁满阴霾的茶色冰眸,他精致的唇角忽然勾起一抹凉薄的笑意。

    他就不信她会是从天上掉下来的。

    霜起雪落低垂双目,不敢看向封战的眼睛,眼观鼻,鼻观心,不敢多置一语。

    主上从来不留任何可疑的人在身边,尤其是女人,真不知道这个花栖姑娘究竟有何特别!

    “让山鬼易容成我,替我南下,我明日要去趟韶华宫。”

    韶华殿,子夜。

    夜色凄凄,冷月渐沉,凉风骤起,掀起帘幕层层,空旷的大殿之上,一尾华丽的紫色衣袍逶迤半塌,一名带着华丽的云锦面纱的女人慵懒地半倚在铺着纯白的貂皮的软塌上,轻阖双目,暗沉的紫色烟熏眼影覆在凌厉的眼尾处,眉心处一抹殷红色妖艳的古怪刻文看起来既魅惑又诡异!

    “宫主?”

    服侍在一旁的穿着粉沙薄裙的少女小心翼翼地唤了一声。

    “嗯?”躺在塌上的华服女人冷冷地掀起眼帘,没有一丝温度的血色双眸射向说话的少女。

    少女浑身骤然一僵,微微垂下眼帘,情不自禁地倒退一步,暗暗后悔自己不该多嘴。

    “他等了多久了?”

    女人不耐烦地调整了个姿势,冷冷地问道。

    “回宫主,少主等了两个时辰了!”

    少女小心翼翼地躬身答道。

    “哼!”女人鼻息微冷,眼中带着一丝淡淡的厌恶,她一甩衣袖,露出一只修长的玉手,指甲修剪整齐,大红色的寇丹鲜艳又华丽。

    “韶羽,让他进来吧!”

    “诺!”

    韶羽转身离去,清冷的眉梢微微扬起,带着一丝不易察觉的喜色。

    片刻间,韶羽再次折回,身后却跟着一名神色清冷的白衣男子。

    “宫主,少主带到。”

    “嗯!”玉斯琴冷冷一摆手,韶羽躬身退去。

    冷风透过窗间,幽幽地掀动着淡紫色的薄纱,玉斯琴冷冷地盯着封战,半晌不语。

    封战微垂眼帘,神色清冷一片,颀长秀丽的身影岿然不动。

    “你还知道来见本宫?”玉斯琴语气戏谑阴冷。

    “请问宫主有何吩咐?”

    封战眉梢一挑,茶色的冰眸看向塌上的女人!

    “交代你的事情,你办好了?”玉斯琴问道。

    “太史一族全部格杀!”封战答道。

    “是吗?”玉斯琴冷冷地挑眉扫了他一眼,“可是,我却听说那太史家还有一个十三岁私生子寄养在北燕的白马寺……”

    “以于昨日不慎掉落悬崖!”封战不等她说完,便冷冷地接道,“宫主教训过封战,要斩草除根,封战不敢忘却!”

    “好!”玉斯琴突然心情大好,坐直了身子,她华袖一扬,垂落的薄帘卷起,露出一抹华丽的身影。

    “南宫素自以为绝顶聪明,在西坤部下重要眼线,却不想这次要竹篮打水,一场空了,哈哈哈!就他还想称霸天下,真是做梦!”

    玉斯琴语气徒然变冷,笑容骤然狰狞,她突然自塌上跳了下来,华服一甩,周围上好的瓷器应声而碎,一片薄瓷刮过封战的手臂,纯白的锦袍立刻绽出一朵妖艳的血花,然而封战依旧冷冷地立于大殿之中,仿佛全无知觉一般。

    “哈哈哈!啊!哈哈哈……”

    玉斯琴的笑声越来越恐怖,极尽疯狂,周围已无一处完好,所有实物顷刻间化为齑粉。

    封战微微蹙眉,双耳处流淌出一丝血线。

    每次提起燕帝南宫素,玉斯琴都会疯狂一阵,二十年了,他早就习惯了,也麻木了。

    等到玉斯琴终于笑够了疯够了,凌厉的眼神却又突然射向他,一双血眸中掩饰不住的浓浓恨意和深深的厌恶。

    她突然走上前,一把掐住封战的胳膊,长长的指甲嵌入他的骨肉之中,她的眼神疯狂又执拗,语气阴冷又愤怒。

    “战儿!你要记住,你我有今天全都是拜那个小人所赐,你别以为自己是东夙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战王,就忘记了自己的使命,我要让你毁了他的一切,我要让他生不如死!我要将他在乎的所有人都打入十八层地狱,永不得翻身!你要答应我!答应我!”

    “好!”

    封战幽幽掀起精致的茶色冰眸,直直地对上她那双因为疯狂而变得愈发恐怖的猩红血眸,他凌厉的瞳孔却依旧如千年不化的风雪,迷雾层层。

    玉斯琴心绪倏然一凝,她垂下双手,幽幽转身,唇角勾起一抹戏谑与冷酷!

    “你记得便好!”

    “封战永生不敢忘!”
未完待续,继续阅读下载:腾文APP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渣妃是个说谎精》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渣妃是个说谎精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渣妃是个说谎精》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