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十二章

古词语推荐各位书友阅读:电视人正文 第三十二章
(古词语https://www.guciyu.com)    9月1日,学校开学。电视台的记者比学生们还要忙碌。

    清晨的气温明显凉爽了。北江广电台后院的操场上,新闻频道团队的健身操已经跳得有模有样。宋春风的肚子依然突兀,但他的舞姿朝着真正的婀娜又迈进了一步。事实证明,胖不是和笨一定要划等号。只要肯坚持,时间不会亏待任何希望改变的人。不冷不热,温度适宜,大家跳得都很带劲儿。但是今天的训练要提前半小时结束。因为很多记者要去报道“开学第一天”的新闻。

    吕东和记者们意犹未尽。解散后,有人一直蹦着跳着往楼里走。《晚间》的燕鑫和刘媛走在前面,两人叽叽喳喳边说边笑。突然燕鑫一回头,看见了吕东。使劲儿收敛了笑容,恭恭敬敬地喊了一声:“吕总。”刘媛也急忙回头打招呼。俩人都是90后,资历尚浅,她们不敢喊吕东“姐”。也说明两位姑娘内心还算规矩。年轻人看见吕东,有的称呼职务,有的喊老师,有的叫姐,每个人都不一样。很微妙。这里面既能反映出年轻人的性格,工作上的自信心,还能看出她和吕东的心里距离。

    吕东和蔼地笑着,问她们:“你们一会儿去拍什么?”

    “我们要出三组,去三个小学的门口,看看交通情况。做一个组合报道,晚上就发。”燕鑫快人快语。

    刘媛也不甘示弱,故意用炫耀的口气说:“吕总,我拍的角度比他们都有深度。他们都是表面文章。我要去报道长安区的万通小学,学校建好了,因为没有路,孩子们愣是进不了学校,上不了学。”

    “今儿不是第一天开学嘛,你还没有去呢,怎么知道上不了学?”吕东不解地问。

    “昨天我们就去学校了,家长们围了一片。这个学校建在这个小区里。门却开到了旁边另一个小区。结果,另一个小区的业主就不干了。说给他们带来了安全隐患,而且占了他们的公共用地,把门给堵了。区教育局都去了,解决不了。门口贴出了通知,要延期开学。我们今天再去现场看看。”刘媛的嘴像机关枪一样,突突突说了一大串。

    吕东听着听着就乐了。她觉得《晚间》这俩女将也挺可爱。说话快,反应敏捷,属于她喜欢的那一路。于是便笑着问:“你们今天的策划是谁张罗的?”

    “大家一块。江老师带头,家山哥今天就上班了,昨天就在群里跟大家讨论。说《零距离》肯定是关注‘开学第一课’什么的,我们的角度肯定不能给他们重了。”刘媛抢着说。

    “我们一会儿要去的三个学校,都是易堵路段。有的还是多年的顽疾。其实事也不小,背后都有复杂的原因。山哥还说,今儿说不清了,就发连续报道。”燕鑫也急忙补充道。

    “哦哦,挺好。抓紧去吧。现在都快七点了。”吕东看了看表,催着她们说。

    燕鑫和刘媛嘴里“嗯”着。互相拽着胳膊跑走了。吕东一扭头,发现柳南一个人走在后面,低着头,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她停下脚步等她。没想到柳南快撞上她了才发现,抬起头慌不迭地说:“呀呀,东姐。我走神了。”

    吕东笑着,关心地问:“咋啦?看着情绪不高啊,有心事儿?”

    “没事儿……没啥事儿。”柳南闪烁其词,脸上的表情却撒不了谎。

    “来来来,先别走了。我问你点儿事儿。”吕东喊住她,转身朝着东南角的小花园走。柳南只好跟了上去。

    “今儿开学第一天,你有采访任务吗?”

    “没有。我和思北筹备工作室的事。”

    “是不是筹备工作室,有压力?”

    “也……没有,现在就是按照您说的,从《零距离》里辟出十分钟来,给了‘南北工作室’。这十分钟,我们俩看着排布内容。原则就是当天的热点。网上网下,本地外地。表现手法不拘一格。画面生动的上画面,声音好听的上声音,没声音没画面的就做动画,再不行靠我们嘴说,也得把它说出花来。一句话,就是全方位想尽一切办法抓住观众眼球。追逐热点,售卖观点,打造特色,形成风格。”柳南的思维一下沉浸到对《南北工作室》的认识上,脸上的忧郁之色瞬间消失得无影无踪。说完,忽闪着眼睛问:“我理解得对不对,姐?”

    吕东很满意。柳南对工作室能认识到这种程度,很让她欣慰。但她关心的是小姑娘心里没说出来的事儿。小花园的树上,几只麻雀在朝阳里欢呼跳跃。花红柳绿间,两人沿着石径款款走来。能跟总监一起散步谈心,柳南心里有一种被知遇的感动。没等吕东再问,柳南便忍耐不住,掏心掏肺地说:“姐,我刚才确实有心事儿。”

    吕东脸上一紧,示意她说下去。

    “因为民生网通知我明天去面试。王飞他们几个昨天找我,问我还去不去。我说不去了。他们说我傻。说电视台再怎么折腾,也是下午的太阳,不会再有当年的辉煌。况且,”柳南看了看吕东惊讶的眼神,犹豫着说:“况且,现在台里的机制非常落后。跟新媒体公司相比,陈腐的东西还是很多。唉,他们这么一说。整得我一下又没主意了……”

    吕东听着柳南的心里话,神经被震了一下。她没想到几个要走的年轻人把电视台看得如此透彻。暗自庆幸自己及时发现了这个问题。不然,小姑娘一旦定力不够,被忽悠走了,她哭都来不及。那几个人,走就走了,她不觉得怎么不舍。但是柳南不行。柳南已经成为她眼里的顶梁柱。已经在频道里小有名气。这样一个有激情的年轻人要是走了,频道拓展性的工作就会失去原生动力。她损失的将不仅仅是一个人。是所有年轻记者对频道未来发展信心的丧失。新闻频道对人才的吸引力也将不复存在。记者团队后继乏力,所有创新举措都会动力不足。吕东吸了一口凉气。她看了看柳南,在想如何坚定她留下来的信心。

    “小南,我给你讲讲《南北工作室》下面怎么运行。这个工作室是独立于频道的财务管理制度,它是自己要拉冠名赞助商的。当然,拉冠名的工作由频道来做。冠名费交到频道一部分,剩下的你们自己支配。初步给你配三个人。加上思北你俩,是五个人。你们五个人按照频道的定位,所有的心思都是怎么把节目做好。收视率是你们的终极目标。这个目标实现了,收入就会比其他岗位高很多。因为你们是按项目制进行运作,是个试点。你们如果成功了,会在全频道,甚至全台推广。我的想法,就是给你们这些有能力的年轻人机会,给你们平台,让你们大胆地去闯,去做主,去独立思考,用你们的能力去证明自己的价值。新媒体所有的手段和管理制度,你们都可以用上。管理、财务、编排,都放权给你们。所有传统媒体的弊端,在《南北工作室》都会被摒弃。”吕东看了看柳南,停住了脚步,拍着她的肩膀说:“怎么样,有没有信心?”

    柳南眼里闪烁着希望的光。她被带进了《南北工作室》超前运行的场景。想到收视率,她又有了疑问:“能不能把点击量也作为一个考核我们的标准。我想着同步设立《南北工作室》的公众号。没准同一条片子,在电视上收视率不高,但在手机里的点击量会达到十万加呢!”

    吕东呵呵笑着点头。

    突然,柳南眼里的光又暗下来。她像受过骗的孩子一样,认真而又执着地问:“真的吗?姐,你说的不会再有变化吧?”

    “来,拉钩!”吕东一本正经地伸出了小拇指。

    柳南半信半疑地用自己的小拇指勾了上去。

    “只要我吕东在总监的位置上,我今天说的话就一定算数!而且我已经想好了,指定你为工作室第一负责人。”

    “谢谢姐!我有信心,一定能干好!我一会儿就给民生网打电话,告诉他们我不去了。这回彻底放弃了。死心了。”

    “好!”吕东使劲儿拍了拍柳南的肩膀。心中似乎也有一种东西被点燃了。

    在家休养了十几天后,陈家山的身体已无大碍。今天,他正式申请上班了。上班之前,他特意到医院去看了赵小龙和孙波。他们俩都已苏醒,可以进行简单交流了。见到陈家山,两人都留下了泪。家山眼里也有些湿润。他使劲儿攥着手,不让自己情绪失控。看到两个兄弟躺在病床上的样子,家山心里又开始深深地自责。这是出事后,他第一次见到两人。那天,他俩从汽车上下去做现场出镜,没想一下竟分别了半个月。差点成了永别。自己当时如果不那么执着,是不是就不会出这种事?陈家山觉得,自己的性格真得该改一改了。他握着两兄弟的手,说着“大难不死必有后福”的话,鼓励他们安心养病,等着他们回来上班。医生告诉家山,两人年轻,身体底子好,会恢复得很快。应该不会有什么意外了。陈家山这才安心地离开了医院。

    吕东回到办公室时,陈家山坐在里面正在等她。见到家山的那一刻,她整个人一下变得轻飘飘的。觉得自己真正信任的人终于回来了。家山也恢复了往日的神采,虽然额头上还贴着创可贴,但看上去,就像电影里叼着牙签的小马哥,增加了一个标志性的符号,人更酷了。吕东说了很多关心的话,叮嘱他先以恢复身体为主。家山站在吕东的办公桌前,突然身体向前趴下去,两手按着桌沿儿,连着做了五个俯卧撑。一边做一边说:怎么样?这回信了吧?吕东咯咯地笑起来。停了一会儿,吕东又想起了去陈家山家中的一幕,问道:“那天我们从你家出来后,嫂子没说什么吧?看着她当时像有很多疑问似的。”

    “嗐,她呀,我给她总结了四十岁之后新添的三大特异功能:悲观、多疑、焦虑。屁大点儿事儿,她都能捕风捉影,联想一片。实话跟你说,我在井潢受伤,只跟她说是摔了个跟头。没敢跟她多说。赵小龙和孙波的事儿,更没敢跟她提一个字。这要是都跟她实话实说了,她保准又要跟我吵一架。肯定又是‘做事儿不替她们娘儿俩着想啦’,‘四十多的人了,还这么冲动,还以为自己是帅哥儿啊’,‘做事多想想后路啊’那些陈词滥调。”家山说得面红耳赤,一摊手,愤愤地说:“烦都烦死了。”

    吕东听得感同身受,追着问:“我们走了之后,她又跟你吵啦?”

    家山平复了一下情绪,挠了挠头发,回忆着说:“那倒没有。也没追问啥。还跟我一直夸你呢。说你们吕总一看就是能干,心眼好,能替手下人着想的领导。”说完,家山笑了。盯着吕东的脸,又若有所思地说:“她看得还挺准,哈!”

    吕东也笑了。能被陈家山的妻子夸奖,她还真是挺享受。怎么说,她和林颖在选择异性的眼光上,应该说有着高度的相似性。算是有点惺惺相惜的味道。家山能跟陈颖走到现在,说明陈颖身上也有很多让家山放不下的东西。她看到陈颖的第一眼,觉得这个人长得不是多么惊艳,但绝对不小家子气。见过世面,有一定的眼界。张嘴一说话,就知道应该也属于那种大大咧咧,热血豪放型。只不过可能生活没有按照她理想的样子展开,加上自己爱人的职业又进入了低迷期,人到中年,难免惶惑。听到陈家山和林颖经常吵架,她不知道该高兴还是该劝慰。这个已经跟别的女人过了十几年的男人,还值得自己那么念念不忘吗?尤其是看到他们的女儿陈扶林,那么可爱的小姑娘,怎么忍心让她过单亲的生活。吕东想到这儿,心里不觉冷淡下来。她定了定神,劝慰家山以后多替家里着想,一个女人又带孩子又做家务,确实不易。家山点着头,哼着哈着回工位去了。

    人忙起来的时候,时间总是不够用。刚刚太阳还在东边,一眨眼,已是夕阳西照。而对于盼着天黑的人来说,时间过得又是那样慢。人们常说,美好的时光稍纵即逝。孤独寂寞冷的夜晚是漫漫长夜。从天黑到天亮,再长不过十二小时。而能称得上时光的日子,再短也得有数天之久。快与慢,皆是人因心境不同而产生的主观感受而已。

    柳天紫今天感觉过得特别慢。她在盼着天黑。下午上班的时候,她从家拿了一个黑塑料袋,里面装了一条香烟。为了能装下这条烟,她特意换了一个大背包。香烟是送给宫仁的。为了能当上晚会的导演,她想对这位有“决定权”的副总监先搞点小动作。虽然一条烟不值几个钱,但是在这种开放型的办公环境里,也不能明目张胆地送。如果让吕东和孟成看见,她就会弄巧成拙。事儿不大,性质严重。以后在新闻频道就没得混了。她只能等天黑,等人走得差不多的时候,轻轻地走到宫仁的工位,偷偷地给他。如果顺利,还能简单地聊两句。但是这天紧着不黑呢。她站起来走到窗前,看着路口的红绿灯交替变换。啊,等路口的交警上岗吧。交警一上岗,也就意味着快下班了。

    天紫看着窗外,脑子里回想着她和老公李敢沟通的那一幕。李敢在省商务厅工作。这么多年,勤恳努力,但就是上不去。在人前讲道理,张嘴也是一套一套。论人脉,酒场应酬也不少。眼看着年近不惑,郁郁不得志。他对自己的不如意,冥思苦想后总结为:没人没后台。柳天紫一针见血,冷笑着说他:一瓶子不满半瓶子晃荡。为此,两人没少急眼。天紫在单位的很多事,不跟老公交流。觉得说了也白说。没什么用。媳妇不说,李敢也不问。落得个清净。但是,晚会导演这个事,让柳天紫很闹心。放弃,她心有不甘。不放弃,又不知该如何破解。便想着找不中用的李敢出出主意。哪怕是个馊的。

    那天晚上,柳天紫贴着面膜,一边看着镜子里的自己,一边看着镜子里躺在沙发上刷朋友圈的李敢。突然,她灵机一动,想到了一个“太公钓鱼”的办法。便欢天喜地地说:“诶,大胆儿(李敢小名),告诉你个好消息。你媳妇马上又要执导一个重量级的颁奖晚会了。这次,可跟你们系统也有关系啊!”

    “干嘛?商业精英颁奖大会啊?”李敢吸了一口烟,眼睛仍然没从手机上离开。

    “嘿!还真被你猜个八九不离十!”天紫一听有戏,忙凑近了,紧挨着李敢坐下。使劲儿一拍李敢的大腿,炫耀着说:“北江经济风云70年暨十大企业家颁奖晚会!”然后竖起大拇指,指着自己:“我是总导演!”

    李敢把手机从眼前挪开了。半信半疑地说:“又想忽悠那些爱慕虚荣的老板,花钱买个虚名!?”

    “你这个人说话怎么这么损呢!?”柳天紫一把把脸上的面膜扯下,气愤地说:“这是政府主导的主流晚会好不好?工信局和商务局都是主办方。北江解放70年,经济领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取得了令人瞩目的成就。在70岁生日的时候,做个总结。继往开来,多有意义的一件事啊?怎么老觉得我们新闻工作者干啥都是在闹着玩儿呢?你这属于对新闻舆论宣传工作严重认识不足!思想觉悟亟待提高!”

    李敢被劈头盖脸一顿训,被噎得满脸通红。半天说不上话来。突然想起天紫说的那句“跟你们工作有关”,便扔了手机,向媳妇跟前凑了凑,谄笑着问:“诶?亲爱的,柳导,这个晚会到底是什么形式?我突然想起来,我们领导确实也说过让琢磨琢磨70年活动的事儿!看有没有什么活动,我们也能挂上个边。你们这个晚会我们有没有可能参与?”

    “当然有可能啦!但你得走走我这个后门!”天紫边说边起身,小跑着冲进卫生间洗脸。

    李敢紧跟着来到卫生间,像经纪人一样站在门口看着自己的明星媳妇卸妆。伴随着哗哗的水声,柳天紫脑子里进一步完善了她的“愿者上钩”计划。

    李敢像搀着太皇太后一样搀着柳天紫回到客厅,扶着天紫在沙发上坐定,垂着手站在旁边,脸上略带疑惑地问:“怎么这个事儿没听市商务局给我们汇报啊?”

    “哼哼,我们还没找他们谈呢!你当然不知道啦。”

    “哦!”李敢眼睛一亮,接着说:“今天,咱们就代表各自单位,先进行一个初步的沟通接洽,你觉得咋样?柳导演?”

    “好办!看在你这些年伺候得还算周到,表现还算差强人意的份上。今天你有什么要求,我尽量满足你!”天紫拿着老佛爷的口气,一副母仪天下的雍容。

    “不不不,您有什么要求?我们一定尽力去做!”

    “哦?真的?”

    “真的真的!”

    “我们能有什么要求,还不是希望多给你们点儿机会,多给你争取几个参与名额。这样,大家脸上都有光!”

    李敢翻了翻眼珠子,慢慢蹲下来,双手捶着天紫的大腿,乞怜着说:“我就知道,还是你最疼我!”然后,佯装啜泣。

    天紫咯咯地笑起来。她已经演不下去了。她回到媳妇的本色,使劲儿搬起李敢的头,迫不及待地问:“你到底能张罗多少企业参加?”

    李敢也恢复了神采。脸上略加思索了一会儿,说:“这个我得跟我们领导请示。也得跟市局沟通。怎么不得凑个二三十家!”

    柳天紫一脸怀疑,她对李敢的办事能力没信心。但看着李敢那笃定的表情,又让她内心产生了无限的希望。她进一步摊牌说:“参与企业还真得掏费用啊!因为晚会成本不低呢!”

    “没问题啊,每家五万块钱以内,哪个企业掏不起!”

    “这个事儿你光跟着瞎激动,好像你说了算似的?”

    “哎呀,怎么说咱也算个老人了!我跟我们领导一讲,他能不高兴。我给他提供了这么重要的信息!而且,你是总导演,这个事儿不得交给我主办!?不交给我办才怪了呢!”

    “哦哈哈哈!”天紫终于忍不住,得意地伸出手和李敢击掌。笑了一会儿,又突然收住。神秘兮兮地冲着李敢交待道:“这样,明天我就跟我们总监汇报。不让他们再去谈了。跟商务系统的合作就算我提前谈下来了。你心里有个数,明天就可以推进这个工作了。”

    “收到!”大胆儿恭恭敬敬地握着媳妇的手说:“你们搞新闻娱乐工作的,太让我仰慕了!办事效率犹如火箭一般!我该怎么谢你啊?!”

    “请把娱乐俩字去掉!我们是新闻界,不是娱乐圈。这是截然不同的两个群体!”

    “哎哟哈!口误口误!”

    “怎么谢我?把你抽不完的烟给我拿一条吧!”

    “嗯?”

    “不要问。自有用处!”

    “收到!”

    ……

    柳天紫嘴角洋溢着笑。得意于她轻松拿到了争取导演的筹码。不知为什么,她此刻坚信李敢能办成这件事儿。也许,她就不愿去想李敢办不成。她坚信自己把宋春风要和市商务局沟通的工作截和了。她要先搞定宫仁,再跟吕东汇报。

    不知不觉,窗外的天色暗了下来。交警不知什么时候已经上岗了!她用余光扫了一下周围。周围的工位上没几个人了。旁边的林刚和马超,盯直播的盯直播,审片的审片。都下楼了。不远处,孟成也没在工位上。她脑子一热,想拿出黑塑料袋就往宫仁的工位上走。又一想,不行。宫仁要是没在工位上怎么办?还是应该先探一探。

    宫仁的工位在楼层的西南角。为了体现主管《北江新闻》副总监的重要性,这个工位的挡板较高。相当于在角落里隔出了一个独立的小空间。天紫的工位在楼层南面的正中央,她不敢直着走过去。因为《零距离》的制片人是不可能找宫仁汇报事情的。有人看见了,肯定会好奇地盯着她。她想沿着楼层走一圈,走到西北角的时候,朝宫仁的西南角上看一看动静。她起身先来到了楼层的东面,又走到了北面,再往前走,就是西北角了。西北角是《晚间》的办公区。走到陈家山的工位前,她一时兴起,走了过去。陈家山正收拾东西,准备下班。天紫笑呵呵地迎上去,兴奋地喊:“家山哥,你上班啦?”

    陈家山一惊,马上也喜笑颜开。说:“是是,今儿第一天。”

    “这阵儿忙得,也没顾上去家里看看你。”

    “哎呀,我这又不是啥大事儿,就是擦破了点皮。可别折腾,每天这么多事儿。怎么,还没忙完呢?”

    “没有。这不是准备70年晚会的事儿呢。”说完,天紫朝着宫仁的工位看了一眼。嘿,正巧,宫仁从工位里走了出来。一直往电梯间走去。天紫慌了。她又不敢喊。转身就往回走。边走边慌着说:“家山哥,我得找宫总说点事儿,改天再聊啊。”

    “你赶紧忙!”家山站起来,看着天紫的背影有点恋恋不舍。

    柳天紫三步并做两步,直接冲向电梯间。宫仁正在等电梯,天紫小跑着来到他跟前,慌着小声说:“宫总,我想跟你汇报一下晚会的事儿,你在工位等我一下吧。我去拿我的笔记本。”

    宫仁不太感冒。绷着脸说:“我得下去审片子了。明天行吗?”

    天紫有些急眼,顾不上拐弯,直接说:“不行!今天必须说了。就两句话。”说完,冲着宫仁眨了眨眼。

    宫仁猜出了一二。但仍然半信半疑。他不情愿地走回了工位。

    柳天紫快步回到自己的工位,从背包里拿出黑塑料袋。她半低着头,眼睛向周围逡巡了一圈,没发现危险情况。立刻直着走向西南角。

    宫仁正不耐烦地等着。天紫冲了进来,直接走到了他的椅子旁。把一个黑塑料袋放到了他工位下面的小抽屉柜上。然后,笑着,压低了声音说:“我老公前一阵儿去上海出差,带了几条烟。抽不完,他说,你拿一条儿给仁哥尝尝。别人都不抽烟。”

    宫仁颇感意外,一下满脸激动。双手合十,冲着天紫说:“哎呀,谢谢谢谢!谢谢想着我。”

    天紫想坐下多说两句。又觉得不宜待得太久。她就站在宫仁面前,拣着重要的补充了一句:“我老公他在省商务厅上班,听说咱们要搞这个晚会,说要跟商务局沟通,帮着张罗安排商贸系统的企业参加咱们这个活动呢!”

    宫仁瞪大了眼,惊讶地说:“哎哟,那敢情好!都谈好啦?就不用春风再去谈了呗?”

    “我先试着谈谈吧!”天紫一脸的坚定。

    “嚯,那你这功劳大了!这晚会你不参与都不行了呢!”

    “行,仁哥,没别的事儿。”天紫没往下接话茬。看到宫仁如此吃这一套,天紫很快就把嘴里的“宫总”换成了“仁哥”。

    “行,天紫!晚会导演的事儿不行就你吧!春风他毕竟没搞过。”宫仁动情地说。柳天紫一下楞了!她没想到事情会这么顺利。这么容易就把宫仁拿下了?

    天紫激动得一下涨红了脸。差点儿手舞足蹈起来。她极力控制着情绪,但是嘴已经合不拢。她露着一排白牙,得意地说:“行,哥!后面有什么事儿您就吩咐!你赶紧审片去吧。我走了!”

    柳天紫说完,一闪身出了宫仁的工位,她眼睛无意间向东一瞥。吕东带着孟成正好从外面走进来。她下意识地往回一躲,又回到了宫仁面前。

    宫仁正低头想打开塑料袋看看是什么烟。没想到柳天紫又站到了面前。他一下红了脸,傻傻地看着天紫。柳天紫也红了脸,不知该说什么好。她在心里掐算着吕东和孟成走回工位的时间。他们走回工位坐下就看不到自己了。大概有十秒就好。但是,这十秒跟宫仁说什么?她嘴里哼哼着,脸憋成了酱紫。突然,她看到了宫仁放在黑塑料袋上的手,就胡乱地来了一句:“这个烟据说是新款,我也不懂。你尝尝吧。”

    宫仁对柳天紫的这句废话弄得有点不知所措,索性一下打开塑料袋,终于看清了里面的烟。立刻噌地一下站了起来。双手合十,不停地冲着天紫点了点头。

    天紫掐着时间差不多了。不再言声,看了看宫仁,一转身走了出去。
未完待续,继续阅读下载:腾文APP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电视人》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电视人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电视人》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