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十一章

古词语推荐各位书友阅读:电视人正文 第三十一章
(古词语https://www.guciyu.com)    单身女领导,狂喝白酒,拿下250万的合同。吕东的玩命一搏,在创收上打了一记漂亮的左勾拳,勾中了一个大单。在广电台内部也制造了一个“女总监杯酒赢百万”的桥段。台长郭有亮为手下有这样的虎狼之师非常得意。他觉得自己没有看错人。别看吕东表面上是个弱女子,身体里的能量却是没几个男人能比得上。新闻频道有吕东带队,他可以高枕无忧了。只是合同里对“负面新闻进行保护”这一条款,让他不是很踏实。但考虑到一线部门创收形势的严峻性,也只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他发出指令,对这条“行业机密”严禁任何人再炒作传播,发现之后必将严惩不贷。所以,“女总监杯酒赢百万”的桥段就少了杂音,这成了吕东树立“北江广电台最牛女总监”形象最有力的一笔。

    宫仁有点不服气。

    喝酒对他来说属于家常便饭。几乎天天都要干的事,到了一个女人那里,却成了了不起的英雄事迹。当时要是让他上,连喝十杯也不在话下。别说八十万,一百八十万也能拿下来!宫仁脑子里跟假想敌飙着戏,忽然又哈哈大笑起来。他想象着吕东灌酒的场面,想象着她喝倒之后那个惨样儿。油然而生一种看热闹不嫌事儿大的得意。自己这个打酱油的,好不轻松。乐完了,忽又觉得这娘们儿也行。能为了公家的事儿,不怕伤身体,在那么多大老爷们面前灌酒。算有点儿胆魄。心里不觉又多了几分忌惮。

    吕东坐在办公室里,揉着自己的胃,看着小黑板上的待办事项。自从喝了那场大酒之后,她经常觉得胃不舒服。尤其快到饭点儿还没吃饭之前,感觉胃里火辣辣的灼热。估计这受伤的胃不养上个一年半载是恢复不了了。她靠在椅子上,看着小黑板上的“十件大事”:一、广告分频经营研究方案;二、《北江新闻》主持人定妆,主播台背景改动;三、健身操大赛布置下去;四、让宋春风讲时政新闻的要领;五、奖金改革,各栏目与正式工沟通进展;六、解决人手紧张问题;七、暑期策划,尤其是防汛抗旱方向;八、党支部民主生活会;九、团建。十、北江解放70周年大型策划。已经干完的还没来得及擦。她拿起板擦,把一、二、三擦掉。想了想,把四也擦了。时政新闻的要领不是集中学习的事儿,在一天天的节目审查中,她已逐渐掌握基本的门道。第七项也完成了。第八项也算基本完成,后面坚持每月最少开一次即可。她拿起笔,重新梳理重点工作,重新排了序:一、北江解放70周年;二、奖金改革;三、人手紧张问题;四、南北工作室;五、广告创收;六、健身操大赛;七、团建。

    看着这七大项,个个沉甸甸的,分量都不轻啊。吕东觉得胃里又是一阵灼热。她想下楼去超市买点吃的。走出办公室,在廊道里,宫仁迎面走过来。吕东突然想起由宫仁牵头负责的那场颁奖典礼,那是专门为纪念北江解放70周年的一场活动,主题就是反映北江的经济发展成就。她停下脚步,看着宫仁走近。然后一脸严肃地问:“仁哥,那个晚会筹备到什么程度了?”

    宫仁转了转眼珠子,立马回道:“正想跟你汇报呢。参加晚会的企业名单已经有了一大部分了。咱们这儿的主创阵容也已经码好了。怎么着?你什么时候最后定夺一下,我们给你汇报汇报。”

    吕东点了点头。微笑着说:“我下趟楼。马上上来。一会儿在我办公室咱们碰一下。”

    “好的。”宫仁擦身而过,走向卫生间。

    吕东站在电梯间,看着三部电梯一层一层从顶楼慢悠悠地滑下来。南梯和北梯,眼看着到了十一楼,竟然都没停,呼啸而过。只有中梯,停到十三楼,磨叽半天,完了又停到十二楼。终于来到了十一楼。门一开,嚯,人还真不少。吕东还没进电梯。电梯里的人齐刷刷地目光都看向了她。那目光,都闪着亮,像是看到了偶像,兴奋得忍不住要说话的样子。吕东被这些目光惹得有点不好意思。快速向里扫了一眼,其实是做了一个扫视的动作,并没有真正看见谁。等她在电梯里转身站定,突然后面有个声音喊:“吕总。”

    吕东急忙回头。发现法治频道总监尚小东藏在角落里正冲她笑。她忙客气地打招呼:“哟,尚总。”

    “什么时候赏个脸,请你吃个饭?”

    吕东一怔,不知此话从何说起。

    她脑子飞速旋转着。明白了。尚小东应该是想打趣自己“喝酒”的壮举。

    “跟你学习学习。”尚总补充了一句。

    电梯里的十几个人立刻安静下来。大家都在全神听着下面会有什么对白。

    “哎呀,不敢。我那都是逼出来的本事。”

    “我一直想逼自己,怎么也逼不出来哩。”另一个角上,影视频道总监陆宝妹也开了口。

    “哟呵,那儿还有一个。”吕东转过头,故作惊讶地说。

    “尚总,啥时候学习,叫上我啊!”陆宝妹一本正经,来了劲儿。

    “那得看吕总赏不赏脸啦!”尚小东故意激将起来。

    “你们干嘛呀,想练手,回家找你们老公媳妇练去呗。你们就当他们在外面偷人了。看你的酒量显大呗!?”人群后面,小个子的人力资源部主任艾梅也开了口。

    大家哈哈地笑起来。

    吕东惊喜地喊:“哟呵,梅姐!今儿这电梯里藏龙卧虎啊。不言声,我一个也没看见呢。”

    “我们都入不了你的眼……”尚小东正要接着往下说,发现电梯在八楼停了。大家立刻安静下来。八楼,可是台领导办公的楼层。

    门一开,大家最怕看见的人站在了门口。台长郭有亮、总编辑叶书文一脸官威,低着头就要往里走。

    “郭台!叶台!”几个总监纷纷打招呼。

    郭有亮抬起头,先看见了站得比较靠外的吕东。一下变得温和起来,微笑着问:“身体好点了吗?”

    “好了好了,没问题了!”吕东脸上堆着笑。

    “吕东总是干这种四两拨千斤的事儿,我们是不能望其项背啊。”尚小东揣摩着台长话里的意思,大胆地做了延展。

    “吼吼,你是不能望我的项背,你只能望我的头顶。”吕东看着一米八高的尚小东调侃。

    “哈哈哈。”大家都跟着笑。笑声又齐刷刷地止住。

    电梯里没有职务的员工们,像个侍卫。直挺挺地站着,没有表情,也不敢乱看,只是有笑话了陪着干笑一下。

    “不是四两吧,得有八两。”郭有亮突然特别平静地来了一句。

    “啊?”吕东一下没反应过来。想想,噢,合着这个话题还没说完。

    “对对对,八两拨万金!”尚小东紧跟着补了一句。说完想笑,但又绷着不笑出来。

    吕东眼睛扫了一眼周围,大家脸上都荡漾着笑,都不笑出声。

    一楼终于到了。大家跟在领导身后走出电梯。

    二位台长这是要出去办事。吕东是要去一楼西北角上的超市。但这个时候,情商高的中层干部,肯定不会撇下台长走自己的啊。得陪着往外走。她硬着头皮跟在台长旁边搭讪。装作自己也要出去的样子。尚小东、陆宝妹、艾梅也都跟在后面。

    “哎呀,这个合同,吕东你虽然受了点苦,但是成绩还是不错的。”台长郭有亮明显有意要表扬吕东。也是想说给那几位总监听。他瞅着快步紧跟在旁边的吕东,指示道:“后面要在这件事上找灵感。多挖掘本地这些大企业和政府资源的潜力。一家就能谈下二百五,如果你再拿下四、五家,是不是这一年的创收任务就不愁了!?”

    “是是是。”吕东嘴上应着。心里却在想,哪有那么容易。

    “当然,也要量力而行!每次如果都靠拼酒,那谁也受不了。还是要智取。靠我们的服务,靠我们官媒的优势!”

    “行,郭台,后面我们要研究跟这些部门、企业打交道的技巧。总结总结经验,做到精准施策。”

    眼看着出了大楼。台阶下,司机已经把车门打开。吕东没有再跟着下台阶。尚小东、陆宝妹、艾梅这时也都没了踪影。

    郭有亮刚要上车,又转过身来,看着台阶上的吕东。吕东赶紧小跑着下来。凑到车门旁边,郭有亮问:“你们那个合同里,‘负面新闻进行保护’这一条,想好怎么处理了吗?可不能惹出乱子来啊?”

    “就是,这个事怎么考虑的?”一直没言声的叶书文看着郭有亮的脸色也帮腔发问。

    “嗯,”吕东搓了搓手。她倒不慌,这个问题她早在脑子里想过。也早猜到,台长会问她这个问题。只是没想到会是这么一种随意的场合。她镇静地说:“这个事儿是这么考虑的。如果有观众对万成不满意,把问题反映到咱们这儿。我们可以不报道。但是对观众的问题不能甩手不管。还是立足于把观众反映的问题解决好。观众的目的肯定不是在电视上做报道,肯定是想解决自己的问题。这一点儿,跟万成也沟通过。一是不做违规的事儿,二要做消费者信得过的品牌。有了问题,不能回避。必须正视自己的不足,诚恳地解决出现的每一个问题。他只要态度对,问题总能解决。”

    吕东瞅着郭有亮的脸,好像上面还有一丝担忧。她接着小声补充道:“这个条款写在了补充合同里。大合同里不显示。查不到。”

    “喔,好,好。这样,我们就放心了。”郭有亮和叶书文满意地点着头,钻进了车里。

    吕东挥着手,目送着台长的公务车开出大院。

    她转身往回走。心里不仅感慨,自己这是下楼买点吃的,没想到碰上这么一出。穿过电梯走廊,她忍不住又瞄了一眼电梯。想想刚才在电梯里,真是斗智斗勇啊。同级别的,话里有话,暗藏机锋。当着台领导,更是不能轻易张口,因为不知哪句话会触痛了领导的神经。电梯,别看空间不大,但作为一个公领域,应该说也有自己特定的“文化”。她想起当年牛小斌在的时候,有一次,刚刚批评完一个制片人。没想到半小时后,两人又在电梯里相遇了。这位制片人好像又想起了什么对自己有力的证据,在电梯里目不斜视,非常投入地就为自己辩解开了。周围其他频道、综合部门的人张大了耳朵听着。牛总憋红了脸,一言不发。等出了电梯,来到办公室,又把那位制片人劈头盖脸像骂孙子一样骂了一顿。骂他不分场合不分地点,不讲政治,没眼力。频道内部管理中的问题,怎么能在电梯里跟总监讨价还价呢?当时吕东还觉得牛总批评得有点过了。现在她不这么想了。

    单位的电梯真是个很特殊的地方。在这里,台领导还能检验一个部门员工的素质。比如,台领导半路上了电梯,有的员工能主动打招呼。有的员工就一声不吭。像刚才那一梯人,如果没有这几位总监,面对台领导,里面的人很可能就跟丢了魂儿似的,大气不敢喘。也可能像看见了陌生人一样,连看都不会看一眼。这栋大楼里的最高领导,在很多基层员工眼里,就像外单位来办事的人一样。外单位来办事的可能还会遇到个笑脸。台领导甚至连个笑脸都看不到。因为这事儿,很多部门会跟员工立规矩。牛小斌当年就要求:在电梯里碰见领导,要主动打招呼。不要跟一棍子打不出个屁来似的,瞪着俩大眼盯着领导看,就是不言声。

    针对这一怪象,如小猪佩奇一般的高人就指出了症结所在。大致内容是:电梯也是衡量一位领导亲和力指数高低的场所。领导如果能放下身段,主动和员工打招呼,员工还能不理那茬儿吗?欲耍牛逼者,先被人耍了牛逼。自以为高高在上者,却被最底层的员工漠视。实乃自取其辱也!欲求其变,在上,不在下也!

    吕东天马行空,不着边际地胡乱联想一通。把自己都逗笑了。她觉得,整个广电大楼,每天近千人坐电梯上上下下。里面有欢笑,有紧张;有恭维谄媚,有不屑一顾;有牛逼闪蛋,有平凡朴素;有打情骂俏,有横眉冷目。不一而足。确实是一个神奇的小舞台。

    吕东遐想着,面带微笑地走进广电超市。她在货架上拿了一包饼干,走向款台正要结账,柳天紫拿着两瓶饮料从旁边的货架后闪出来。见了吕东,天紫眼睛一亮,兴奋地喊:“东姐,你买什么呢?”

    吕东也不隐瞒,直接说:“我胃有点不舒服,买点饼干充充饥。你干嘛,买喝的呢?”

    “嗯。”天紫嘴里应着,急走两步,抢在吕东前面,拿出自己的卡结账。一边看着服务员一边指着吕东手里的东西,说:“这包饼干一块,结了。”

    吕东反应过来,急忙说:“不用。天紫,不用。我来结吧。”

    “哎呀,没事儿。下次,下次你结。”天紫一边用手拦着吕东一边催促服务员快点。

    结完款走出超市,柳天紫又把手里的一瓶红茶递给吕东,喃喃地说:“姐,这个给你。红茶暖胃。”

    “不不,我不喝饮料……你这是给哪个情哥哥买的,我喝了不就没了?”

    天紫脸一红,乖乖地说:“就是给你这个亲姐姐买的,我听说你这阵儿胃不好。特意给你捎一瓶。没想到正好碰上了。”天紫说完,一脸委屈的样子。

    “哎哟,谢谢。你还真是贴心呢。”吕东夸着天紫,打开饮料喝了一口。

    天紫低头看手机,然后又喃喃地说:“宫总发微信,让上去开会。要说‘风云70年’颁奖晚会的事儿。”

    “嗯,走吧。刚才他说要给我汇报呢。”

    两人一前一后进了电梯,天紫偎着吕东上楼来。

    吕东坐定,刚拿出一块饼干放到嘴里,宫仁就冲进来,扶着门把手说:“到会议室吧。整个主创团队一块说说。您听一听,再给传达点精神。”

    吕东端起水杯喝了一口,点着头,嘴里“嗯嗯”着,起身往外走。走到门口,才张嘴说:“孟成,喊上孟成。”

    宫仁征了一下。一脸疑惑地转身,冲着工位上的孟成吹了个口哨,朝着会议室一指,一甩头。孟成领会,起身跟着来到会议室。

    吕东在C位坐定。看了看在座的人员。制片人有柳天紫,宋春风。其他有《零距离》的一部分人员,剩下的就是《北江新闻》的人。心下便知道,两个团队都有意操盘,还处在较劲儿中。

    宫仁看了看吕东,获许先说。他摊开大大的精致的牛皮笔记本,气场十足地开始阐述:“这场晚会筹备到现在,基本的架构已经有了。北江解放是10月12号,我们计划是当天晚上播出。倒推一周的时间,用来做后期。因为正好赶上十一黄金周,所以晚会录制时间初步定在9月30号晚上。因为这是总结北江70年来经济发展成就的一场盛会,应该说规格比较高。所以主办单位得把市委宣传部推在前面,让他们邀请市高官参加。具体来多少领导,得到最后才能定。其他的主办单位,除了我们广电台,还有工信局、商务局和企业家协会。因为要通过他们来招呼这些企业参与。没他们,这个晚会肯定弄不成。谁听你电视台的?!”

    “工信局、商务局,还有企业家协会,都谈妥了吧?”吕东不放心地问。

    “基本谈妥。我都去跟他们一把手挨个见了面。都表示非常感兴趣。”坐在对面的宋春风胸有成竹。

    “光有兴趣可不行。现在得往实质里推进了。让他们发动企业报名。尽快敲定参与企业名单。另外,”吕东看了看孟成,接着说:“这些参与的企业多少得交点费用啊。交多少合适?这个下来,你和孟成你们一块,跟工信局这几家主办单位碰一下。这场晚会成本也不低呢。是吧,天紫?天紫搞过这种大型活动,她知道。”

    “是是是,省着用,也得一百万。如果规格高的话,想往好里做,得朝着一百五十万或者二百万的价位做预算。”柳天紫嘻嘻笑着,话里话外透着一副资深导演的范儿。

    “初步拢了拢没有?能有多少家企业参加?”孟成摸着下巴,要算他的经济账了。

    “嗯……怎么也得一百家。光工信局那边,他们刘局长初步码了码,工业企业已经有八十家了。还有商务局的商贸企业呢。”宋春风嗫嗫喏喏,似乎不愿讲,但又不得不说。

    吕东和孟成都能猜透老宋的心思。这场晚会弄下来,完全靠《北江新闻》的政府资源。作为第一制片人,亲自到各个部门游说,多少都给个面子。还不是因为《北江新闻》相当于市委市政府的新闻秘书嘛。但不管怎么说,他宋春风功不可没。但挣来的钱,能装到他宋春风兜里几个?按照台里的奖励政策往上套,能拿个零头就不错啦。所以,他心里那个天平一直在摇摆。他在纠结自己到底应该使多大劲儿。毕竟这是在给公家卖命,具体点说,是给频道创收出力气。出大力气!本不是他分内的事啊?他本职工作是做新闻节目哩。

    “要是能上一百家,平均下来,”孟成微笑着看了看吕东,得意地说:“平均下来,一家最少得出五万吧?”

    “但是,你还得考虑返给人家工信局、商务局一部分。这个比例……得商量。”

    “嗯嗯,这个问题下来说吧。”吕东看了看一直低着头的宫仁,问:“仁哥,晚会的表现形式确定了吗?谁是导演?”

    宫仁抬起头,目视前方,也不看吕东。想了会儿说:“现在天紫和春风都参与着呢。导演就是他们俩中的一个吧。天紫是有搞大活动的经验,但是具体这些部门的沟通联系,都得春风他们来做……”

    “你们俩都谈谈想法。想怎么呈现?”吕东现场当起了考官。她觉得这个事儿今天应该定下来。

    “我先说吧,”柳天紫瞅了瞅老宋,自告奋勇,想先发制人。她眼睛看着吕东,自信地说:“整体的表现形式,还是通过文艺节目来穿插,以颁奖环节为主。如果要颁十个奖项的话,分成三个段落。每个段落定一个主题。设置揭晓嘉宾和颁奖嘉宾。获奖企业发表感言。最重要的是,现场播放的每个奖项的展播小片要精致,真正能反映北江经济发展的成就。而且,这些获奖企业,在里面都要被提及,得有镜头啊。”柳天紫越说越有感觉,她像电影导演阐述主题一样,越说越来劲儿。她看着对面几个领导的表情,愈发自信地说:“开篇的片头很重要。要设计一个极具象征性的符号。我想到的是用一束光来象征这些获奖企业。引领支撑着北江的经济向前发展。唰……”天紫说着,兴奋得抬起胳膊在空中比划了一下。脸上想象着画面,接着道:“整个晚会的视频包装系统应该找有实力的公司来做。还有舞美、文案、物料,这些规格都要比以前的晚会上一个档次……”

    吕东胳膊肘放在桌面上,双手交叉,微微低着头,把脸凑到手背上。一下挡住了半张脸,看不到她的表情。她认真听着,觉得天紫说得都很在行。但如果让她当了导演,宋春风还会不会卖力气干?后面还能不能顺畅?晚会的设计方案再漂亮,如果执行的人不积极,甚至拖后腿,那成色还是强不了。从她的角度,她需要这场晚会顺利举行,需要在领导和业内赢得赞许和口碑,需要通过这次活动在创收上开辟出一块沃土。要实现这些目标,就得先摁住宫仁啊。此刻,她打定了主意。她想着把导演的决定权交给这个她并不怎么信任的副总监。

    吕东看了看宋春风,微笑着说:“老宋,你有想法吗?”

    宋春风脸微微一红,亮开了嗓子说:“我是没做过这种晚会,听了天紫说的,我觉得也就是这个样子吧。是不是跟每年年底搞的那个《感动北江》十大人物评选差不多?就按着那个套呗?”

    “哈哈哈!”宫仁听到这儿,大笑起来。

    柳天紫红了脸。

    宋春风慌慌地看着宫仁,笑着问:“是不是?我听着是这个意思。”

    会议室的气氛有点尴尬。大家都红着脸。只是红的味道不同。

    吕东把手放到了桌面上。拍了拍桌子,说:“我听了听基本上问题不大了。这个事儿,宫总任总指挥。导演怎么定,总指挥说了算吧。就是定了之后,跟我说一声就行了。你们接着聊吧。我就不听了。”

    吕东把指挥棒交给了宫仁,起身往外走。

    孟成作为主管创收的副总监,这场活动也只是参与谋划收费事务,不便多待。他跟着站起来,冲着宋春风说:“老宋,哪天去工信局,叫上我就行了。”说完,也走出了会议室。

    柳天紫见吕东和孟成都走了,怅然若失。她有一种强烈的欲望,迫切地想担任这个晚会的导演。这场晚会的分量超过以往任何一场。但现在怎么办?自己的主管领导不管了。主管《北江新闻》的宫仁会选她吗?她把双手捂在脸上,一筹莫展。
未完待续,继续阅读下载:腾文APP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电视人》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电视人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电视人》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