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十章

古词语推荐各位书友阅读:电视人正文 第三十章
(古词语https://www.guciyu.com)    北江市人民医院急诊科的病床上,吕东像吃了毒苹果的白雪公主,从来没有睡得如此深沉。旁边输液管里的液体一滴一滴,像眼泪在诉说着哀伤。此时已是深夜,墙上钟表的指针已经指向十一点三十五分。孟成和吴猛坐在旁边,呆呆地看着那张惨白的脸。

    孟成很惊讶。以前在酒桌上,从来没见吕东喝过白酒。实在推脱不过去了,顶多也就是喝一小杯红酒。这次,她如此舍命一搏,其公心令人动容。其实,在这次饭局之前,就合作意向已跟万成集团有过多次沟通。当时,孟成和吕东草拟了两个方案。一是仅仅冠名《北江零距离》,一年费用报价二百万。二是包含冠名在内,新闻频道对万成的新产品,一年内通过硬广或者新闻报道的形式,进行不低于二十次的宣传推广。新闻频道策划的一些大型活动,也可以体现万成的品牌元素。报价二百六十万。

    最终,万成集团选择了第一种方案。并把价格谈到了一百六十万。

    酒桌上,马卓目光炯炯地看着吕东,想用语言调侃她时,吕东又抓住了机会。她知道这次合作,马卓有最终拍板的权力。她把第二个方案又拿出来推销。而且加上了一条:可以对万成的负面新闻进行保护。这个条款,孟成之前提出来过。吕东经过再三考虑,觉得有悖于新闻人的初衷,最终否定了。但是,在最后一刻,不知道吕东为什么不再坚持这个底线了。孟成也能猜个大概。无非是估摸着万成不可能投,吕东只是试着激他们一下。再一个,创收的压力在吕东心里太沉重了。尤其在刚刚实施广告分频经营的节骨眼上,她迫切地需要看到频道营收的盘子能有多大。

    没想到,马卓对“负面新闻进行保护”这一条如此感兴趣。房地产公司开发楼盘,从前期的预售,到最后的交房,还有后面的物业管理,要说一点负面新闻也没有,前50强的著名房企也不敢打保票。如果媒体能对客户反映的问题不报道,这钱花得就太值啦。说白了,这就是“保护费”啊。

    当吕东提出这个说法时,马卓眼睛一亮,当下心里就暗暗决定要投这笔钱。但是商人就是商人,不能吕东说一百万就一百万。他要搞搞价。也让已经成为“乙方”的电视台知道知道挣钱的不易。看着眼前这位柔弱的女总监,他也很好奇,这位到底有何本事?能当上总监,管着这么多的大老爷们儿?他要试试吕东的气魄。所以才有了后面的一出。

    当吕东倒下去的时候,潘高志慌了神。一边喊着打120,一边慌乱着埋怨马卓,说:“马子,你这回玩得有点过了,她要是有个好歹。我这个副台长也就别干了。”

    马卓也惊了。他没想到吕东还真敢喝。这么柔弱的女子,不但胆气过人,做人还很实诚。要搁别的女人,估计耍个赖、服个软也就过了。马卓立刻命令陈志云,用他的车把吕东送到医院。吴猛在一边红着脸,带着哭腔喊道:“吕总要是有什么问题,我跟你们没完!”

    刘一手也吓白了脸。但听着吴猛的话,仍觉得不对劲儿,心里一定要争个长短。他轻着声说:“这,这能怨我们吗?她自己非要喝!”

    吴猛上去一把拽住了刘一手的衣领子,脖子和鬓角的青筋暴起,瞪大了眼珠子,喊道:“你说什么?再说一遍?”

    潘高志也慌了,抖着手喊:“吴猛,什么时候了,还有心思较劲。赶紧帮忙把吕东抬到车上。”

    吴猛终于软下来。他突然想到,吕东这么努力是为了促成这次合作,自己这么鲁莽,对方要是不签合同了,岂不罪过。嘴里立刻改了口风:“刘哥,对不起,我错了。我鲁莽了。您别跟我一般见识。”

    刘一手涎着脸,整着衣领,悻悻地说:“我不跟你一般见识!”

    孟成三步并作两步走到马卓身边,一把抓住他的手腕。镇定地说:“马总,咱们把这个合同签了吧。刚才吕总说的内容,在合同的备选条款里都有,把它勾选上就行了。”

    马卓没想到电视台这个团队里还有这么清醒的,关键时刻能抓住重点。他解开了一个衬衣的扣子,坐下,拿过合同心不在焉地瞅着。一会儿抬起头,抖着眼皮问:“那条呢?那条‘负面新闻进行保护’呢?”

    孟成脸一红,说:“没事儿,我们加在补充条款里。拿笔写一下。”

    “手写的不行吧?太不规范了。”马卓有点不放心。

    “没事儿,我们在手写的地方扣上章。今儿把经管办的主任请过来,就是干这个的。我们也带着章呢。我们这么大的电视台,还能打诳语吗?况且,潘台也在这儿呢!”孟成也有点急眼。他生怕马卓反悔。真要那样,吕东的酒岂不白喝了。

    马总看了看自己的老同学,心里总算踏实下来。看着刘一手说:“一手,看看还有问题吗?没问题就跟他们签吧。”

    营销总刘一手,看着自己的上司。有话等在嘴边,但又不敢说,就这么一直傻傻看着。

    马卓生气了:“怎么啦?看你那大眼无神的屌样儿,有屁就放!别他妈地跟丢了魂似的,在那儿卖萌!”

    刘一手终于开了口,他把脑袋凑到马卓胸前,低低地说:“用不用跟王总(集团一把手)打个招呼,明天再签?”

    马卓用手掌把刘一手的脑袋从自己的胸前推开。刘一手向后趔趄了几步。还没站稳,就听马总冲着他喊道:“这点钱儿我还做不了主吗?你这一手留得有点多余了!加上后来的,一共多少钱?”

    马卓说完,晃着脑袋找孟成。

    “一共下来是二百六十万!”孟成一脸严肃。

    “二百六十万。哎,哎,不对。怎么是二百六呢?你们吕总只喝了四杯,我说的可是一杯二十万啊!算上原来的,加起来,二百四啊!我可没喝多,别蒙我。啊?老潘,我脑子还清醒着呢!”

    此时,吕东已经被送下了楼,吴猛跟着去了医院。潘高志心里稍稍平静了一些。他看了看这位爱制造混乱的老同学,又瞅了瞅自己都红了眼珠子的下属。想了想,说:“马子,折个中吧。二百五!听着不好听,但挺有意义。就算对今天的事做个纪念。”

    马卓苦笑了一下,用手指冲着刘一手划了划。

    孟成的心总算踏实下来。

    墙上钟表的时针已经过了十二点。吕东被送到医院后,被诊断为急性酒精中毒,医生给她洗了胃。因为送来得及时,大夫说输点液便无大碍。吴猛因为喝了不少酒,手托着下巴打开了瞌睡。孟成站起来,走到他身旁拍了拍他的肩膀,让他回家休息。吴猛嘴里嘟囔着“不用不用,我在这儿盯着”,他让孟成先回去。两人正客套着,病床上的吕东艰难地睁开了一只眼。她看见了孟成,手却抬不起来,只贴在被子上挥了挥。意思是都回家,不用陪着她。挥完手,人又昏睡了过去。

    孟成突然想到,吕东这么晚了回不了家,家里父母肯定急坏了。他想找到吕东的手机帮着往家里打个电话。没想到刚拿过吕东的包,里面的手机就响了起来。他急忙拿出手机,屏幕显示:韩鹏。那种最传统的铃声,叮铃铃响得让人心慌,孟成手一哆嗦,接了电话,“喂”了一下,对方竟然一声不吭了。孟成隐隐听到了电话那头喘气的声音,猜着这位叫“韩鹏”的估计是吓着了。急忙解释道:“你好。我是吕东的同事,现在吕东出了点意外,我们正在医院里。请问,你是哪位?”

    “哎呀哦!吓死我了!我说怎么会出来男人的声音!”电话那头,韩鹏使劲儿喘着粗气。

    “你是哪位?”

    “我是吕东的大学同学,也是亲密战友。你们在哪个医院,我过去看看。”

    “哦。我们在市人民医院急诊科。也没什么大问题,就是跟客户吃饭,多喝了点酒。”

    “啊?吕东可是从来不喝酒的。她今天是怎么了?太阳从西面出来啦?”

    “嘿嘿嘿。今天有不得已的情况。”

    “喔。行,你们等我会儿。我现在就赶过去。”

    二十分钟后,扎着领带,拎着公文包的韩鹏来到了医院。孟成一见,感觉眼熟。急忙上前握手。韩鹏伸出手,自我介绍道:“民生网,韩鹏。”

    孟成立刻明白了。他曾听吕东说过,民生网有个同学,在采编部做副主任。这应该就是那位韩副主任了吧。孟成听见“民生网”三字,天生敏感,接着就是反感。他已看出端倪,韩鹏应该是在追求吕东。所以,后面的事情就交给这位痴情的韩副主任吧。多好的机会!经过这一宿的陪伴,没准吕东就会改变对他的认识呢。孟成提醒韩鹏,应该给吕东的父母报个平安。然后喊上吴猛,走出了医院,各自回家。

    韩鹏托着下巴,瞅着病床上睡得人事不省的吕东。他还是第一次看到这种场景。虽然是在医院里,虽然她的脸色有点儿惨白,但还是看着挺顺眼。真有点儿百看不厌的感觉哩!他向四下瞅了瞅,周围的人都已陷入沉睡。他站起身,弓着腰,把脸慢慢地凑向吕东的脸。他真有点儿忍不住了。恨不得在吕东的嘴上、脸上狠狠地亲上一顿。但他又不敢造次。在学校里的时候,他就知道吕东的脾气。如果让她知道自己干了这种龌龊事儿,肯定完蛋。俩人的关系估计就彻底掰了。

    当他的脸离着吕东的脸只有两厘米的时候,他停住了。再向前一点儿,他的意志将无法控制自己的嘴巴。他用鼻子从吕东的下巴开始,一直向上嗅过去。嗅到鼻孔的位置,他已经忍受不住。香气中掺杂着浓烈的酒气,这种混合气体让他的胃有点儿不舒服。他的意识一下清醒过来。这个臭丫头干嘛了,喝这么多?底下就没人给她挡酒吗?

    韩鹏摇着头,坐回到椅子上。他用双手搓了搓脸,在想自己是不是要在这儿坐一宿。突然他想起了孟成的提醒,得给吕东的父母打个电话啊。他瞥了一眼墙上的钟表,指针已经指向凌晨一点。这个点儿再打电话,会不会把老同志吵醒?好心干坏事,我韩鹏可没这么傻。转念又一想,不对。闺女不回家,老同志肯定急得睡不着哩。这会儿肯定巴巴地在等着电话呢。韩鹏拿出手机就要打。这时,脑子里突然又浮现出了上次往她家打电话的情景。那次没等他说完,老太太就给挂了。他已感觉出来东东妈可能对他的印象不好。这次一定得措好辞。让老太太对自己产生好感。想了半天,他终于把电话拨了出去。

    几乎就没有听到电话接通的“嘟嘟”声,那边就传来了吕东妈妈焦急的连珠炮似的问话。

    “东东,你怎么还不回来啊?你在哪里呀?急死我了。你说过,晚上回来晚了,不让我给你打电话,我就只能一直等着。”

    这个情况,让韩鹏有点措手不及。他嗫喏着,说:“阿姨,我不是吕东,我是韩鹏。”

    “啊?你不是东东,你是韩鹏。韩鹏?你干嘛?这么晚了,有事儿吗?”

    “我跟吕东在一块呢。她正在跟领导们谈事情,不方便回电话,让我帮着往家里打个电话。”

    “哦,正在跟领导谈事情……真的假的?这么晚了还谈工作啊?!”

    “是,电视台最近改革,事情比较多。”

    “哦。哎,不对啊,你不在电视台上班,东东和领导谈事情,你怎么会在旁边?”

    “嗯……”

    韩鹏没想到,吕妈妈的逻辑分析能力还挺强。他在想自己该怎么解释这个问题。但还没等他想出来,电话那头的吕妈妈情绪已经有些失控。

    “韩鹏,你不要骗我。我知道你和吕东是同学,你不会伤害她的。是不是?你们到底在哪里?”

    吕妈妈想起了上次韩鹏打电话,有点像神经病的情况。心里一下紧张起来。影视剧里绑架的场景立刻进入了她的脑海。

    “阿姨,我真没有骗你。吕东在开会呢!”韩鹏也急了,说话声音大了起来。

    “我不信!你把手机拿到他们开会的屋里,我听听!”

    “这,这……人家不允许我进的。”

    “哎呀,小韩啊,不要再骗我了。我再听不到吕东的声音,我就报警了!”

    “哎,别别别,阿姨……”

    韩鹏没了办法,他站起来。想冲出去到医务人员的办公室。又一想,这么晚了,医务人员办公室也不可能有开会的效果。

    正没主意,病床上的吕东艰难晃了晃脑袋。她好像朦胧中听到了韩鹏大声喊话的声音。韩鹏没办法,只得上前,推了推吕东的肩膀,把嘴凑到吕东的耳朵旁,急促地说:“东东,快跟你妈说句话,老太太要报警了!”

    吕东的意识还是无法完全从身体中醒来。但她已经领会到了外面发生的事情。韩鹏把电话放到她的嘴边,只听吕东用微弱的声音崩了几个字:“妈,别闹了。”便又晕了过去。

    尽管声音微弱,吕妈妈还是听出来了。那是东东的声音。而且还挺像在开会。不敢大声说话嘛。老太太心里一下踏实下来。

    韩鹏对着手机说:“阿姨,这回放心了吧?不说啦,我挂啦!”

    “欸?小韩,他们这个会是不是要开一宿啊?”

    “是,今天这个会非常重要。估计要讨论一宿。别等了,你们赶紧睡吧。”说完,不等老太太回应,韩鹏直接摁断了手机。

    韩副主任长长地出了一口气。他觉得自己未来的丈母娘不好对付。

    凌晨五点半,天光已经发亮。吕东终于从沉睡中睁开了双眼。她很惶恐自己不是躺在家中的床上,而是医院里。而且,旁边还有个人趴在她腿边睡觉。一下竟也看不出是谁。她极力回想着。昨天晚上酒桌上的一幕慢慢在脑子里浮现出来。但是喝完第四杯酒之后发生了什么,她就啥也不知道了。她动了动僵硬的身子,翻了翻身。床边趴着睡觉的人一下抬起头了。

    “啊?韩鹏?你怎么在这儿?”吕东仍然很惊讶。

    “哇,吕大总监,终于醒啦?”韩鹏揉了揉惺忪的睡眼,见吕东一醒,他的状态马上恢复了机灵精怪。信口编起了故事:“我怎么在这儿?我是你老公啊!我不在这儿谁在这儿。你知道你睡了多长时间吗?500年啊,人类社会已经过轮回了三世。现在是共产主义社会。2517年!现在所有的吃、住、行、医疗,都是免费的,各取所需,好着哩!”

    吕东瞪大了眼,看着韩鹏一本正经的样子,竟真得产生了一种穿越的赶脚。她又看向周围,眼睛停在了墙壁的钟表上。那个钟表,不但有时间,还有日期。吕东一抬腿,笑着,冲着韩鹏做了个踢腿的动作。

    韩鹏向后一躲,立刻也从故事里回到了现实。他信誓旦旦地说:“醋溜白菜,我可练得差不多了啊!什么时候,给我个机会露一手?”

    吕东意识到韩鹏在这儿陪了她一晚上,心里不免暖烘烘的。在自己最脆弱的时候,想不到陪在身边的人是他。当即笑着说:“好啊,那就今天晚上吧。看看韩大厨练到几星了。”

    “得令!”韩鹏双腿立正,向着病床上的吕东敬了个礼。脸上乐开了花。
未完待续,继续阅读下载:腾文APP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电视人》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电视人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电视人》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