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十三章

古词语推荐各位书友阅读:电视人正文 第二十三章
(古词语https://www.guciyu.com)    黑水坪是井潢县长乐乡一个近200人的小山村。它三面环山,大凉江干涸的河道从村子旁边经过。大雨下了一个小时后,河道里开始有了积水。三个小时后,河道里的水开始流动。因为干涸了七八年,大凉江黑水坪这一段的河堤出现了很多豁口。平时村民们家里修修补补,经常从这些豁口下到河里去搬石头。据后来村民们讲,当天最初的险情,还不是河里的水。而是山上的水。

    刘台长是接到了县防汛办主任的电话。这位主任是刘台长的同学。事前,刘台长向老同学打了招呼,说要是下面出现险情,一定告诉他。他要安排记者跟踪拍摄。防汛办主任电话里着急忙活地说,黑水坪村进水了。村里有人向外打电话求援,说山上下来的水,都灌进村里了。村民院子里的水已经有脚脖子深了。

    陈家山听刘台长说完,立刻招呼小龙、孙波和牛亚准备出发。牛亚面前的打卤面刚吃了一口。嘴里含着面条还没下咽,急忙吸溜了一下站了起来。刘台长也急忙命令邢虎,安排新闻部的记者跟着陈家山他们一起出发。

    “慌什么!”高副部长一声断喝。大家这才意识到还有更高的领导在座。一着急,竟把人家堂堂的副部长给忘了。

    高副部长喊完,也感觉自己无权命令市台的记者,扭过头来看着刘台长和邢虎,严厉地说:“我还没说话呢,你们这就要走啦?”

    陈家山有点难为情,缓缓地坐回到椅子上,征求意见似地问:“高部长,现在情况紧急,您看您有什么要求?我们想尽快下去。”

    “好,我全力支持。你们下来关注井潢的雨情,我们非常感谢。希望你们多关注我们的救援工作。少报道一些负面的东西。”

    “一定一定!”

    “邢虎,你们一定要紧紧跟着陈老师他们。一是保护他们的安全。再一个,要好好跟着老师们学业务。懂了吗?出了问题,我拿你是问。”

    “明白!请领导放心!”邢虎模仿着军人的样子向高副部长敬了个礼。

    “好啦好啦。服务员,把这些烙饼打包,给记者们路上吃。真是的,刚端上来,还没顾上吃一口!”高副部长一下从“严父”变成了“慈母”,有些婆婆妈妈起来。

    赵小龙和孙波,一人抓起一块饼,嘴里边嚼边往外走。邢虎也匆忙赶回台里,他和陈家山约好,在城南的环城路口集合。

    井潢电视台的面包车跟着北江台的越野车,开出了县城,驶上了222省道,向黑水坪方向开去。陈家山看着窗外,脑子里在想着报道该怎么下手。二十分钟后,越野车在一个桥头前突然停住。牛亚对下面的路不熟悉,他想让邢虎他们在前面带路。面包车看见前车有人伸出胳膊招手,便跟了上来。两车一并排,邢虎落下窗户大声冲着这边喊,说桥下面就是大凉江了。车不过桥,沿着桥这边的路下去,再走上十公里就到黑水坪了。

    陈家山当机立断。他要赵小龙在这儿出个镜。报道就从这儿开始,沿着河道往下探寻。

    孙波给摄像机穿上防雨罩,俩人也都披上了雨衣。准备停当,小龙又跟家山对了半天出镜的解说词,便走向了风雨中的桥头。桥头的风力,明显比别处要大。镜头里的小龙被吹了个趔趄。他站定后,酝酿了一下情绪。孙波给了一个手势,小龙有点羞涩地开始介绍情况。

    “观众朋友,现在是8月14日下午两点二十分。我现在的位置是井潢县井原公路和大凉江交叉口的桥头上。我脚下就是常年干涸的大凉江河道。但是今天,从上午九点半开始,井潢就下起了中到大雨。到现在已经持续了近五个小时……大家顺着我手指的方向往下看,干涸的大凉江里现在已经有水在流动了。目测,水大概能到膝盖这么深了。也就在半个小时前,我们收到消息,说大凉江下游的黑水坪村已经被洪水围困。井潢县已经安排相关人员前往救援。我们此趟行程的目的地也是黑水坪村……一会儿我们不过桥,而是要沿着我左手这条小路前进。一是我们要看看大凉江河道的行洪情况,二是我们要赶到黑水坪村,关注村里的受灾以及救援情况。下面我们就出发!”

    赵小龙在风雨中被呛得倒了好几口气。虽然有些断断续续,但更真实,更显出了风之大雨之急。邢虎落下窗户,向这边连连竖大拇指。录完上车,家山要求孙波坐在靠窗的位置,扛着摄像机对着河道继续拍摄。小龙发现情况可以随时在车里解说。

    面包车狠命一加油,冒着青烟驶上了小路。越野车紧跟其后。越往前走,道路变得越窄。路面坑洼不平,有的地方积水没过了半个轮胎。雨仍然没有停的迹象。脚下坑坑洼洼的柏油路走着走着就变成了没有硬化的石子路。又走了不到一公里,石子路也没了踪影,前面变成了土路。土路上,有两道深深的车辙伸向远方。应该是防汛办的车留下的痕迹。没走多远,邢虎就打来了电话。说照现在的路况,他们的车可能走不了多远就得抛锚。果不其然,面包车东歪西晃着往前走了没多远,左后轮胎就陷进了一个泥坑。司机把油门踩到了底,汽车发出杀猪般的嚎叫声,车轮仍只是在原地打转。邢虎和井潢台的两名记者下来推车,面包车又艰难地往前走了一段。很快又被陷住,几个人又下来推。如此往复了几次。

    小龙和孙波在车上一路拍一路说。把沿途的河道及路况特点都说到了。即使是几次被误住的面包车,也被他们拿来当做素材说了半天。意在说明路况之差,行程之艰。拍摄间隙,小龙还不忘开玩笑地说,这期报道越做越像Discovery的探险节目,前方的情况成了一个谜,充满了未知的奇幻色彩。

    陈家山一直在关注着大凉江的河道。在等待面包车的间隙,他下了车。此刻,雨势小了一些。但河道里的水,却让他感觉到了一种凶猛的力量。这段河道没有堤坝,就是天然的一道河沟。放眼望去,不远处有两道山梁。山上看不到绿色,都是一片青灰。他知道,这种没有多少树的山,一旦遭遇大雨,随时都会滑坡。

    邢虎气喘吁吁地跑过来。远远地就冲着站在车外的陈家山喊:“家山,不行了。我们的车动不了了。发动机烧机油哩!”

    “那你们打算怎么办?”

    “我看着这雨小点了。要不让我们那俩兄弟在这儿等着救援吧。估计一会儿后面还会有车上来。刘台长刚才给我打电话说,县里已经在调度消防队的力量往这边赶了。要不,我跟着你们再往前走一段?”

    “哟,你再上来,我们这车还行不行?”家山转身敲了敲牛亚的窗户。牛亚露出脸,家山问:“老邢要是上咱们的车,还能行吗?”

    牛亚为难地说:“够呛!只能上来试试。走不动了我也没办法。”

    “好嘞!”邢虎打开后门,把小龙往里推了推,挤了上去。

    牛亚不愧是来电视台开了十几年车的老司机。在土路上满载前行,越野车仍然能跑起来。邢虎连连称赞。夸市电视台的车好,夸司机驾驶技术高。感叹一级有一级的水平。

    远远地,他们看到前方写着“防汛”字样的车辆停在路上,有几个人站在车外正在朝着他们这个方向看。忽然,那些人冲他们挥起了手。手舞足蹈的样子,像是很兴奋,又像是很着急。一时间,车上几个人都没弄明白这些人的肢体语言到底是啥意思。犹豫的功夫,车离那些人越来越近,眼看着就到了他们跟前。坐在副驾驶上的陈家山突然看清了,前方的路被冲毁了!偌大的豁口正好在那些人和他们之间。对方是在提醒不要往前开了。陈家山大喊一声:停车!

    越野车尖叫着刹住了。在陈家山大喊的同时,牛亚也看到了险情。这段路明显高出左边的大凉江两三米。右边则是一座几十米高的山头。山上的水把路冲开了一个口子,雨水翻滚着流进了大凉江。

    “山哥,我们赶紧下去在这儿再出个镜吧!这一段太值得说了。”赵小龙边说边推孙波,孙波推开了车门。

    “行,可以出一段。但是,小龙,孙波务必注意安全。”陈家山叮嘱道。

    “哥俩儿,一定小心啊!”邢虎也关心了一句。

    “好嘞,放心吧!”

    说完,小龙和孙波穿上雨衣,拎着摄像机向豁口走去。车离豁口不到十米的距离。小龙往前探了探,发现豁口有三四米宽。山上的水哗哗往下冲着,犹如瀑布。在道路的右侧形成了一片小湖。湖水通过豁口冲入左侧的大凉江内。为了摄像机能拍到豁口的深度,他俩特意往前站了站。

    陈家山坐在车内注视着他们。他觉得不放心,想下车看个究竟。刚要推车门,手机响了。拿出来一看,是吕东打来的。家山心里一暖,急忙接通。

    吕东告诉他,市里的雨还在下。气象台已经发出橙色预警。把其定性为同时期十年不遇的一场强降雨。频道计划在傍晚六点开播的《零距离》里全程直播这场雨的情况。问问井潢这边怎么样,是不是可以做直播连线。最次了,能回传点画面也可以。家山看了看表,现在是下午四点半,离直播还有一个半小时。他信心十足地汇报说,没问题。他们正在赶往被洪水围困的黑水坪村的路上。前方的道路被冲毁,小龙和孙波正在现场出镜。如果车辆过不去,徒步走也要走到黑水坪。我们做好电话连线的准备。同时也准备着让邢虎提前回去,帮着把拍好的画面回传过去。

    吕东在电话里表示满意。叮嘱家山注意安全。

    见陈家山打电话,牛亚和后座的邢虎也摆弄起了手机。

    陈家山一边打着电话,一边透过车窗注视着前面的小龙和孙波。他正跟吕东说得起劲儿,发现小龙和孙波慢慢地从地面上降了下去!不一会儿竟看不到人了!他心里正在纳闷,觉得身下的汽车突然歪了起来。

    牛亚大喊:“我操!我操!怎么回事?地震啦!?”

    家山猛然醒悟,几乎和后座的邢虎同时大喊:“路面要塌了!”但为时已晚。他们没来及开车门,汽车就翻着跟头跌了下去。陈家山觉得天旋地转,瞬间失去了知觉。

    世界一下变得很安静。只有被甩在车厢角落里的手机,里面仍传出吕东焦急的声音:“喂!喂!陈家山?陈家山?能听到吗?你们那边怎么啦?”

    山上的水冲下来,淤积的湖面越来越大。把本只有两三米宽的豁口一下又冲开了十几米。小龙和孙波最先随着土路的塌方掉进水里,泥沙俱下,没有任何抓手,两人很快被泥水呛晕了过去。越野车所在的路面是最后塌掉的位置。车身翻了三个跟头,被一块石头拦住,没有滚进大凉江。

    豁口对面的那些人目睹了这一惨状。有人急忙拿出电话报警,有几个奋身跳下豁口救人。

    北江广播电视台十一楼总监办公室,吕东焦灼而又快速地来回走着。刚才陈家山电话里说着说着突然没了动静,再拨过去一直无人接听,这让她的心一下提到了嗓子眼。她隐约听到里面传出了“路面塌了”的喊声。随后,手机像掉在了地上一样,咣咣地摔了几下,便什么也听不到了。她初步判断,陈家山那边出了事故。他把孟成和江平叫到了办公室。把刚才的情况和自己的判断说了一遍。二人脸色一下变得煞白。吕东吩咐,让他们分头尽快联系井潢的相关部门。该报警的报警,该求救的求救。想尽一切办法尽快和陈家山联系上。

    二人收到指令后转身出去。想到陈家山可能遭遇不测,吕东悲从中来。她嘴唇哆嗦着,几颗豆大的泪珠从眼睛里滑出来。她抽出桌上的餐巾纸,快速转身,背对门口,把泪擦干。

    一个小时后,120和消防部门赶到了事发现场。

    赵小龙和孙波仍在昏迷。那几位最先跳下来的救援人员因为水流太急,加上雨大,费了好长时间才把他们从泥水中扒出来。车里的三人都已慢慢苏醒。邢虎伤到了肋骨,牛亚脖子不能动弹。最后醒来的是陈家山。他恢复意识后,快速回想了刚才的一幕。他伸了伸胳膊和腿,发现还能动。想在车里爬起来时,发现腰使不上劲儿了。他看着车窗外汹涌澎湃的大凉江水,发现车是四脚朝天地躺在河边。是一块石头救了他们!不然车就会一个跟头翻进江里,后果不堪设想!陈家山歪在车里,突然想起了赵小龙和孙波。他能想象出来,他俩一定是随着土路的塌方被埋下去了。现在生死未卜。不仅哭出声来。自己这个带队的回去怎么向领导和他们的家属交待?

    十几名消防战士下到江边,试图把汽车抬正,没有成功。幸好车门还能打开。士兵们把三人一一背出来,抬上120担架。有一位战士发现了车里散落的三部手机,收起来统一放到了家山的背包里。陈家山一从车里出来,便声嘶力竭地大喊:“我那俩兄弟咋样了?他们在哪里?谁能告诉我?”一位穿白大褂的男医生跑过来,轻声地安慰道:“你那俩兄弟还在昏迷。刚刚被120送往县医院了。”

    陈家山泪如泉涌。大声喊着:“大夫,您一定要救他们!一定要救他们!求求您了!”

    医生小跑着跟在担架旁边,轻轻拍着他的肩膀说:“我们一定竭尽全力!”

    牛亚和邢虎也依次被送上车。

    120车刚要关门,陈家山又发出了紧急呼叫。请求喊现场消防官兵的负责人过来。一位中队长快速跑过来,问他有什么要求。家山用乞求的口气说:“同志,在我们那俩位记者被埋的地方,应该还有一台摄像机和一支话筒。那就是于我们记者的枪,请务必帮我们找到!”

    中队长一扭头,冲着远处喊:“大吴,这位同志说还有一台摄像机和一支话筒被埋在刚才救人的地方。务必找到!”

    “收到!”士兵大吴应了一声,跑了下去。很快又跑上来,向中队长报告说:“摄像机和话筒已经找到。刚才在救那俩位记者的时候,有一位手里紧紧抓着摄像机,另一位紧紧抓着话筒。摄像机和话筒都跟着人一块救上来了!”

    陈家山从车缝里听到报告,不仅潸然泪下。

    救护车在风雨中呼啸着向县医院驶去。躺在担架上,家山突然想起了吕东。此刻,吕东肯定急疯了。不行,得尽快向她汇报情况!他向医生请求要自己的手机。医生坚决不同意。说你现在身上多处受伤,不能轻动。一动很可能会造成二次伤害。陈家山耐下心来,深情地告诉大夫,他们是带着任务下来采访,在跟领导通话的时候发生了意外。单位领导肯定现在急坏了。如果不及时通知单位,不知道单位会采取什么措施,会付出多大代价来联系自己。他让医生帮他拿着手机,他就打一分钟就行。

    医生被家山说动。从旁边的背包里找出家山的手机,拨通了吕东的电话。

    傍晚六点五分,《零距离》已经开播。陈家山仍没有联系上。坐卧不安的吕东浑身像着了火。县委宣传部、县消防队、县防汛办、县医院,打了一圈电话,都说不掌握情况。只有县消防队说,县城西南方向20公里处出现了路面塌方,已经前往救援,但是具体情况不详。她现在唯一能想到的办法就是继续拨陈家山的手机。刚有了这个念头,桌子上的手机“呜呜”地震动起来。屏幕上的来电显示:陈家山!吕东欣喜若狂,一把抓起手机。手机竟然没抓牢,又从她右手里滑了出来。她赶紧伸出左手去接,左手碰到了还是没接住。她下意识地伸出双手,总算抓住。她两只手捧着手机,哆嗦着手指,滑动了接听键。电话里传出了陈家山微弱但又貌似轻松的声音。

    陈:吕东,我们这边出现了点儿意外。但不用担心,就是路面塌陷。刚才跟你打电话的时候,我们脚下的路突然被大水冲毁了。我当时在车里,车被掀翻了。

    吕:啊?你伤到哪儿了?严重不严重?你现在在哪儿呢?

    陈:没事儿。我觉得不严重,这不还能跟你打电话嘛!我现在在120车上。已经被救上来了。

    吕:其他人呢?

    听到这儿,陈家山一下咬紧了牙关。眼泪顺着眼角流了下来。他不知道小龙和孙波现在怎么样。该怎么向吕东汇报?

    吕:家山?家山?喂?喂?

    陈:吕东,我听着呢。当时,我和牛亚,还有井潢台的邢虎在车内,他俩也不同程度地受伤了,但应该都没有生命危险。但是……唯一不确定的是……小龙和孙波,他们……他们当时正在出镜,当时就随着塌方的土路一块陷下去了……

    吕东的心又提到了嗓子眼。她极力控制着情绪,让自己听起来很镇定。

    吕:他俩现在是什么情况?

    陈:救护车已经把他们送到县医院了……如果情况不好,我建议立即转到省二院……一会儿我到了医院后,再汇报他们的救治情况……

    吕:我联系省二院,我来安排这边的接应工作……

    陈:吕东,《零距离》开始了吗?

    吕:刚刚开始,正在直播。

    陈:我觉得我可以通过电话把我们在井潢遇到的情况说一说,可以当电话连线用……

    吕:你身体行吗?明天也可以……

    陈:没问题,我躺着说话的力气还是有的……

    吕:那你说吧,我的手机有通话录音功能……

    陈:我们是下午大概一点半左右从县城出发,当时接到消息说,大凉江下游的黑水坪村被洪水困住了……当时,井潢的雨已经下了四个多小时。我们从井原公路和大凉江的交口开始往南,沿着大凉江的河道前行……此前,大凉江已经干涸了七八年,但这个时候,河道里已经开始有水在流动了。而且水位还不停地在涨……沿着大凉江往前走,我们看到这一段大凉江的河道几乎是没有防护堤。河道的两岸,有农田也有村庄。隐患很大。前往黑水坪的路,走着走着就变成了土路。因为雨一直下,汽车几乎是寸步难行了……最后走到离黑水坪还有三四公里的时候,脚下的土路被大水冲出了一个大口子。车过不去了。我们的记者赵小龙和孙波从车上下来拍摄路面的情况,结果脚下的路出现了更大面积的坍塌……他们二位记者,还有我们车上的三个人,连同车一起,都被掀翻了……

    吕东认真地听着电话里的讲述,她被家山带领的这个摄制组的工作态度打动。一颗泪珠不听使唤地跑出来,溅在桌面上,摔得粉碎。
未完待续,继续阅读下载:腾文APP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电视人》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电视人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电视人》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