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五章

古词语推荐各位书友阅读:电视人正文 第十五章
(古词语https://www.guciyu.com)    自认为说得很有道理的朱佩琪,被吕东的怒气整得有点发懵。他像受了惊吓的小狗看着主人一样看着吕东,眼神中满是可怜,可怜之中还有疑惑。

    吕东看着他,严厉地说:“现在是什么时候了,频道要一盘棋。每个栏目在节目生产上要接力。还各自为战,自己打自己的小算盘,你认为这样下去,新闻频道还能好吗?”

    “那你这制度有弊端,不能赖我啊!”小猪低着头小声地反抗。

    宫仁低着头,手放在嘴上,闷坑不语。脸上却略过一丝坏笑。

    “制度有不足,我们改,我们完善。你这么消极地对抗,就不是解决问题的正确态度。”吕东有点着急,说完用犀利的目光盯着小猪佩奇。

    小猪一直低着头,像做了错事的孩子。

    吕东知道这种批评要把握好度,点到为止。于是话锋一转,放缓了口气说:“《零距离》是新闻频道的王牌,它要是不行了,谁也好不了。它好,其他栏目都能跟着受益。大家想想,是不是这个道理?所以大家考虑问题,要把着眼点放在频道的高度。当然啦,”吕东扭头看着马超,说:“你们《零距离》的制片人,也要不待扬鞭自奋蹄。对收视率的不断下滑,要有危机感、耻辱感,知耻而后勇。要想办法突围啊。比如说《晚间》今天这一组防汛的报道,你们怎么就没想到呢?这一组报道在《零距离》播多么合适啊,刚下过雨,老百姓心里有担心有疑问,解疑释惑啊。你民生新闻,不关注这些,关注什么?”

    马超被羞得满脸通红,不敢抬头。

    “行行行,吕姐,开完会我和林刚、天紫,我们仨马上碰一下,尽快拿出一个调整方案。”马超终于抬起了头,惭愧地笑着。他觉得第一制片人没想到的事,自己这个第三制片人不能把罪过都承担了。但又不能说林刚不对。所以,拐了个弯。有气无力地把栏目的现状码了一遍:“最近人手占的比较多。天紫一直盯着电视问政,顾不上日常的节目。然后,生孩子歇产假的有四五个。长期被各种活动抽调的,有十来个。再加上近期有几个要走的,这几天也没心思干活……”

    吕东知道,马超说得这些也是客观情况。其实她是想强调,制片人的主观能动性要充分调动起来,在栏目的管理上要科学细致起来。她觉得,现在的制片人跟自己那时候不一样了。斗志没了,激情也少了。每天像霜打的茄子。这还不完全是因为电视台效益不好了。吕东心里清楚,自从林刚当了第一制片人后,马超人就变蔫了。林刚从《北江新闻》的第二制片人,一下成了《零距离》的第一制片人,很多人心里是不服的。她虽然注意到了这个情况,但一直没时间跟马超和柳天紫谈心。今天这个编前会肯定是解决不了这个问题的。所以干脆打住,往下进行。

    “小猪,你们这组防汛的报道六点之前能做出来吗?”吕东直截了当地问。

    “够呛吧,我一会儿问问。”

    “催一下,这离着六点还有一个小时。六点半出来都行,在《零距离》中间播。必须出来,做一个简版也行。”吕东的口气不容置疑。她又看向马超:“你赶紧跟林刚打电话,他在直播间呢吧,跟他说调整串联单。把《晚间》这组报道引过来,放在中间播。”

    “哦,行。”马超赶紧站起来,去旁边打电话。

    小猪佩奇拿起手机,手在屏幕上快速地划拉着。他在跟陈家山发微信:你出的馊主意,零距离还是要引用。老吕直接发话了。

    编前会仍在继续。

    “接着往下说吧,《正午》?”

    《正午焦点》的制片人黄江涛从开会到现在一直没言声。因为插不上话。此刻,他像没见过世面的大姑娘,提了提劲儿,说明天要引用《晚间》防汛的那一组报道。

    《正午焦点》是个纯编辑类的社会新闻栏目,没有记者,只有编辑。所以制片人在编前会上报选题,是个很没有底气的事。因为大家都在说主打策划,而《正午》没有策划。他们每天最核心的工作就是找片。找各种抓眼球、刺激、火爆的社会新闻。

    但,《正午》的收视率却一直领先。

    这个栏目百分之九十的内容是外地的各种花边新闻。百分之十是本地的一些要闻。最早的时候,《正午》一个小时的直播,内容都是外地的各种闹剧和社会热点。定位就是猎奇、好玩。牛小斌对《正午》的节目内容有过精辟的描述:杀人、放火、搞破鞋。后来,某位市领导提了意见,觉得地方电视台一档知名的新闻栏目,都是外地的负面新闻,没有一点正能量,也没有一条本地新闻,不合适。这才加了本地热点,侧重正面报道。虽然不被做主流新闻的人看重,但《正午焦点》当年竟创造了收视奇迹。在北江广电台乃至省会电视媒体的自办栏目中一路遥遥领先。大家摇头感慨,北江的观众品位都低成什么了?搞歪门邪道的倒称王称霸了。所以,《正午焦点》的收视率虽高,但在新闻频道的地位并不高。

    黄江涛报的选题,就相当于把大家刚才说的热点又重复了一遍。跟废话无异。大家也都习以为常。

    吕东“嗯”了一声,便要求往下进行。

    该《晚间》了。没等小猪开口,吕东就问:“《晚间》明天的主打策划是什么?”

    小猪抖了抖大腿,其实他还没想好。因为今天偷懒了。看到吕东一直引导着说防汛的话题,便急中生智,轻着声说:“我们想把防汛的题做个系列。”

    吕东眼睛一下亮了,情不自禁地说:“哎,好。这个话题还是很有做头的。昨天,我就听气象专家说,今年的防汛形势不容小觑。现在又是‘七下八上’,防汛最关键的时期。别忘了,北江历史上是发过大水的。九八年那次,不说了都知道。零九年夏天,我还记得,应该叫7·19吧。我都下去拍片了呢。几乎是十年左右就有一次,现在离着上次又过去八年了,今年的汛情会怎么样?是不是应该重点关注这个事?”吕东饶有兴致地看着大家,又看着小猪问:“题是好题,但是怎么做?小猪,你们想怎么做?”

    小猪佩奇以为吕东说了这么多,不用自己再讲了。没想到吕大姐没完没了,非要问出个一二三来。他挠了挠头,脑子快速转着,自言自语道:“防汛,肯定重点是防,我们就想着一是市区内,往年经常出现险情的地方,今年的准备工作做得怎么样?比如,地铁站口啊,火车站啊,地道桥啊。这么来一组……”

    吕东满意地笑着,连连点头:“我就说《晚间》的策划能力还是比较强的。防汛的策划就围着‘防’字展开。今天咱就把这个策划布置下去。大主题就叫:七下八上看防汛。《零距离》做市区内的,你们自己再起个副标题。《晚间》你们做西部山区的。西部山区重点就关注河道。可以制片人带队,每期带着一位主持人下去,沿着大凉江和永阳河,看看这些河道的行洪能力怎么样?存在什么问题?表现手法就是主持人现场观察、体验、走访。通过我们的报道,为相关部门的工作提供借鉴和参考。这两条河可是保证市区安全的屏障,所以,它们在汛期能不能正常发挥作用,非同小可。”

    小猪佩奇、马超乃至其他人都频频点头。

    “另外,今年还有一个重头报道,就是‘北江解放70周年’。这个策划也该启动了。”吕东本来想把这个事放两天再说,刚才一说到防汛的策划,就想趁着兴致一块布置了。

    “这个话题,零星的活动已经开始有了。春风他们弄的那个‘畅游北江’,今天又去了吧?是第二期了吧?”吕东看着马虹问。

    “对对,第二期,今天去了奶牛小镇。”

    “所以,这是今年最重的一件事。要求每个栏目都要有策划。下周三吧,下周三下班前,把策划案都发给我。”吕东挨个看了大家一眼,最后又盯着马虹。

    “哎,虹姐,演播室主播台后面那个背景,想怎么改?有初步方向了吗?”

    “嗯,这个事老宋弄的,还得等他回来问他。”马虹淡淡地说。

    宫仁一拍脑门,突然想起了什么,脸上笼罩着一副有惊无险的样子,看着吕东说:“一会儿开完会,咱俩去找一趟郭台。上午在电梯里碰见了,又问我呢。我说今天跟他汇报。差点忘了,这都快下班了。”

    “哦。”吕东端起水杯喝了一口茶。

    “下面,还有一个事,非常重要。这不刚才把文件都送过来了。”吕东拿起桌上的一份红头文件,台头是《关于举办北江广电系统秋季健身操大赛的通知》,她一字一句地开始念:“为了鼓舞员工的士气和干劲儿,提升团队的凝聚力和向心力。经台党委研究决定,10月20日举办北江广电系统秋季健身操大赛。参赛范围是台下属所有部门。从频道、频率、制作部、后勤保障部到发射中心、总编室、研究室到台办、党办、电视报等等。”

    大家一言不发,瞪大了眼睛,好像吕大总监在说一件千古奇闻。

    宫仁冷冷地问了一句:“干嘛?不做节目了,让大家都去跳舞啊?”

    “嘿嘿。先别急。听我念完啊。”吕东把文件举到了自己眼睛的高度,念道:“要求每个部门自己设计一套健身操,能体现本部门的精气神。”念到这儿,她把文件降了降,看着大家说:“这就得请一位专业的舞蹈老师给编支舞了。”又把文件举高,念道:“要求统一服装,舞蹈队伍的阵容在三十人左右。部门人员不足三十人的,可以几个部门联合。要求部门一把手起好模范带头作用。”

    “哈哈哈!”宫仁听完最后一句,高兴地一拍手,身子往沙发上一仰,两条腿都翘了起来。

    大家都跟着嘿嘿地乐。

    吕东被大家这种“看热闹不嫌事大”的心态整得有点不高兴。故意发着狠说:“别笑话我,你们别把自己当成吃瓜群众,打酱油的。大家都有份儿。”说完,又叹了口气,笑着说:“哎呀,这也确实难为我。从小我都是练跆拳道的。哪儿跳过什么舞啊。”

    说完,收敛了笑容,又一本正经地说:“这可是郭台亲自抓的‘一把手’工程。台领导很重视,咱们也得当个事。新闻频道可是1频道,第一名咱们必须拿到手里。三十人的阵容,几个栏目分一下。《零距离》你们人多,多出几个。”

    “哎呀,”马超又嘬开了牙花子:“吕姐,现在每天拍片的人手都捉襟见肘,哪儿还有闲人去跳舞啊。”他惨笑着,一脸为难地说:“上午拍片,下午剪。傍晚直播。直播完了,到7点了。该回家抱孩子了。哪有时间啊?”

    “我们这儿更没人。每天市领导的活动一堆。根本忙不过来。”马虹也是一脸的排斥。

    吕东又看向朱佩琪。

    小猪佩奇一脸怒色,好像黑压压的云头上憋着一场暴风雨。

    吕东用看小丑的眼神瞪着小猪说:“你们呢,能出几个人?这是什么表情啊?有意见啊?”

    朱佩琪坐在沙发上颠了颠身子,低下了头。

    最终,还是没忍住。

    他猛地抬起头,看着吕东说:“郭有亮这是要干嘛呀?他知道下面的记者有多忙吗?压力有多大吗?整这种闲篇儿,劳民伤财,费时费力。组织个健身操比赛就能把大家的精气神提起来啦?有本事把大家的收入搞上去啊!大家的精气神自然就来了。整天干这种屁股决定脑袋的事儿,不知道他要干嘛?照这样下去,电视台能好才怪了呢?”

    批评台长,就像批评捅了篓子的下属,小朱声色俱厉,气得脸铁青。

    同样铁青了脸的,还有吕东。

    宫仁也楞在了那儿。

    其他制片人都被朱佩琪的“勇猛”折服。有的一脸懵逼,惊叹于小猪的勇气和无畏。有的一脸仰慕,觉得说出了自己心里不敢说的话。

    吕东没想到朱佩琪这个“喷子”对台长也敢这样肆无忌惮。

    “好家伙!真有本事!你去郭台的办公室去说,去当着他的面说!那才叫本事呢!”

    “怎么着,他台长决断有问题,我们就不能提出不同意见啊?搞‘一言堂’啊?我才不管那个呢!大不了我辞职,不干了!”为了把最后一句话的气势发挥到极致,朱佩琪噌地站起来,愤怒地,夺门扬长而去。

    宫仁哈哈大笑。

    吕东看着朱佩琪的背影,气愤地喊道:“你现在就可以写辞职报告!”
未完待续,继续阅读下载:腾文APP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电视人》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电视人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电视人》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