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章

古词语推荐各位书友阅读:电视人正文 第十章
(古词语https://www.guciyu.com)    吕东把最想说的汇报完了。台长郭有亮开始板着脸讲自己的意见。

    “我就强调一个问题。你们根据频道的实际情况,可以改。但是别给我出事。把这些正式工的思想工作都做通了,都安抚住。毕竟你这是从人家的碗里往外舀饭吃。不出事,这就是新闻频道管理制度改革的一大进步。出了事,你这个总监可是刚刚上任几个月啊!”郭有亮看着吕东,语气缓和下来:“前几年,台里曾经出过正式工向市委告状的事,这我可是知道的,当时我在县里当书记,都听说了。那时候是马大刚在这儿当台长吧,弄得多被动啊!”

    “是是是,您放心,我一定把这事弄稳妥了。现在和前几年最大的不同是,正式工没几个了。那时候正式工还是主力军呢。”

    “哎呀,吕东啊,”郭有亮拿起杯子准备倒水。吕东光想着台长下面要说啥,眼色没有跟上,坐着没动。老郭自己倒完了水,又找出一个杯子,放了茶,想给吕东倒。吕东这才意识到,急忙一个箭步冲上去抢杯子。忙乱间,手碰到了郭有亮的大手,她像触电了一样猛地抽了回来。杯子咣当一下掉在了地上。好歹杯子里还没水,地板是实木的,没碎。吕东的心已经到了嗓子眼。心想,我这是在干嘛,怎么像个毛手毛脚的二丫头。

    郭台长没着急。口气依然温和:“慢点慢点。这儿还有茶,新鲜的毛尖,你自己再放点。你这都当总监了,得沉稳啊。”

    吕东红了脸,慌着从地上捡杯子,一边解释说:“昨晚上没休息好。精神有点恍惚。”老郭这句话,让她安静了不少。她从容地拿过暖瓶沏茶。还没忘了找个话题化解尴尬:“郭台,您也喝开水炉里烧的水啊?”

    “对,现在经费紧张,大家都喝开水炉里的水,我就别再搞例外了。我尝着这水还可以。”

    “是,挺好喝的。”

    吕东很快平复了情绪。郭有亮压低了声调,开始讲起了自己发现吕东是个人才的过程。那个亲切劲儿,就像是在跟自己的情人说悄悄话。

    “我来到台里之后,我就在观察你。我就发现你和小斌不一样。小斌那个人,有点粗。他虽然是做新闻出身,但是对管理其实是一知半解。我是一个非常注重管理的人。像我们这样的,干几年就得换个地,每个单位的专业都不一样。怎么可能都懂?但是做领导最强的专业就是管理。这可是一门大学问。我就发现,你在管理上要比牛小斌强。你有女性特有的细腻。而且有想法,能看到一些别人看不到的东西,还敢于去实现。”

    吕东有点受宠若惊。她想不起来自己做过什么,让台长有如此好的印象。也许,人最难认识的就是自己。能碰上这样一位知人善任的领导,真是人生之大幸。吕东热血沸腾,但是她更想知道,自己比牛小斌强在什么地方。那也许会成为她继续把工作干好的动力。

    “郭台,我一到新闻频道就跟着牛小斌,他的水平我们都服。这次您把我提起来,我确实没想到。我觉得自己能干个副总监就已经到头了。我前面那两位,宫仁和那海都比我资历老。我还想,怎么也轮不到我啊。没想到我运气这么好,这么快就碰上您这位伯乐了。”

    “小斌业务上确实有水平。但是,他这个人啊,毛病也不少。首先,在处理和上司的关系上,他就没把握好。”郭有亮说着,翻了翻白眼。接着道:“再一个,作风很跋扈,好多人都说他爱耍牛逼。我自己也有体会。”郭台长说完,呷了一口茶。

    吕东开始消化老郭对老牛的这些评价,觉得好像是有这些情况。正愣神间,郭有亮冷不丁地来了一句:“我就看着你顺眼!”说完,眼里冒光,笑眯眯地看着吕东。

    吕东听完,一下没反应过来。这话在脑子里一回转,一下红了脸。她快速地做着研判。这老家伙是不是对我有非分之想?看那猥琐的眼神,八九不离十啊。他怎么能这么恶心?姑奶奶我再单身,再缺少男人,也不是这么随便的人!我吕东能当上总监,凭的是个人本事,绝不会靠肉体上位。今天,这个总监我不干了,你也休想占我一点便宜。

    吕东一脸的凝重,心里正在跟假想敌一言一语地对抗。郭有亮喊了一声“吕东”,她才缓过神来。定睛再看时,发现老郭眼里就没有什么光在闪烁。难道是自己自作多情了?

    郭有亮情人般的交谈结束了。下面的讲话他又开始板起了脸。

    “吕东,你好好干。下面台里在管理上还要有几项大的动作。具体到你这儿,马上要干的,应该有三件事。一、时政新闻,你得尽快抓到手里。像市领导的排序,书记、副书记的镜头,景别上应该有多大差别,书记的哪个角度拍着好看,副书记副市长分管的领域,对他们的活动报道应把握的分寸等等,这些你都要门儿清。不能再让宫仁笑话你。二、现在广告下滑得厉害,台里计划撤销广告部,成立经营管理办公室。把广告经营的权利下放到频道和频率。频道和频率每年只要完成了台里的目标任务,多出来的就可以自己支配。这个已经上过台党委会了。很快就要实施。新闻频道是全台最重要的部门,人最多。这个工作你要充分重视,务必抓好。广告部下面的一些创收性的栏目,也要分到各个频道去。后面,你们的节目就不都是新闻类的了,以后可以改叫‘新闻综合频道’。”

    吕东听到这儿,觉得心里沉甸甸的。这两件事都是布置给总监的,都需要她花大力气去完成。需要花大心思去思考和琢磨。心里不免又多了一份沉重。

    “第三件事,广电台的员工,每天都是上班、吃饭、回家,上班吃饭回家。记者们就是采访、拍片、剪片。这么大一个单位,没有自己的文化活动。我们对外说,美其名曰也是文化艺术单位,我们的文化在哪里?北江广电台的文化是什么?尤其在眼下这个阶段,传统媒体的生存压力空前增大,怎么度过这个难关?积极向上乐观的精神从哪儿来?向心力、凝聚力从哪儿来?”

    郭有亮说得很兴奋。一束光射进来,正好从他的面前穿过。吕东侧光看到,郭台的嘴就像农民给果树打农药的喷嘴儿,不停地向外喷洒着水雾。说到最后,气压有点不足了,喷出来的东西开始时断时续。

    “所以,台里决定,搞一个秋季健身操擂台赛。每个部门自定主题,自己设计舞蹈,体现你这个部门的精神风貌。比出一二三等奖。到时候对获奖单位我们要给予奖励。”

    一个说得认真,一个听得仔细。突然,窗户上的挂帘呼啦啦作响,打破了两人的专注。原来是起风了。郭有亮站起来,快走几步去关窗户,那肥硕的身子扭动的样子就像在跳着一支欢快的舞蹈。吕东突然觉得,郭台长骨子里对舞蹈一定有一种强烈的向往。如果他再瘦一点,五官再洋气一点,没准就是老年舞蹈队里的焦点。

    “哟,阴天了。刚还有光线照到我脸上呢,这天啊,说变就变。”郭台向着窗外探了探头,似乎天气的变化让他的心情大好。

    “是,今天预报傍晚时分有雷阵雨。”吕东话音刚落,屋里的光线快速暗了下来。正迟疑间,一道白光从窗外闪过。接着,隆隆的雷声响了起来。震的窗棂嗡嗡作响。

    刚刚离开窗户的郭有亮返身又走向窗户,看着大街上慌忙躲雨的市民,他脸上露出了笑。

    “哟,这个天气得让记者关注一下。几点了?”吕东又抬腕看表:“还有十分钟,《零距离》就开始直播了,不行就做个现场连线吧。”她拿起手机,一边看着郭有亮,一边给孟成打电话。嘴里还没忘了解释一句:“我安排一下。”

    郭有亮看着吕东,愣在了那里。

    安排完了,吕东才意识到台长一直在等着她。觉得有点不礼貌,急忙表白到:“郭台,您说的这几项任务,我都有信心,绝对保质保量地完成。”

    “好,我就喜欢你这个痛快劲儿。执行力,是你们这些中层最基本的能力。对了,这个健身操大赛各个部门的一把手都要带头参加。我看看谁不当事。咱们计划十月份进行。还有三个多月,准备的时间足够了。”郭有亮站起来,双手抚摸着后腰,一脸严肃地说:“我说的这三件事,第一件是针对你自己的。后两件,周一台里召开中层会,就往下布置。今儿算是提前告诉你了。你可以提前消化着。”

    吕东点了点头,站起来,准备要走。她突然有点恍惚,自己来找台长要汇报的事,老郭是批准同意了吧?时间太长,说的事有点多,她有点拿不准。所以又特意问了一句:“郭台,那个奖金分配方案,我回去就开始推动啦?”

    郭有亮点了点头。

    吕东这才踏实地转身出来。走在楼道里,听着窗外的风声雨声雷电声一阵紧似一阵,竟突然感觉内急。她急走两步进了卫生间。蹲上便池后,偏偏又半天解不下来。最近事务缠身,吕东精神不放松,肠道有些不太顺畅。咬牙切齿,憋气用力,才算一泄如注。那一刻的感觉,就像啤酒在高压下冲破瓶盖喷薄而出。

    脑子里回想着郭有亮下达的三个任务,吕东洗完手,从墙上的纸筒里漫不经心地拽着纸。前两个任务都是正儿八经的事,最后一个健身舞蹈赛,她总感觉哪儿不对劲儿。也说不上来,也不敢问。又觉得想不通可能是自己高度不够。这种竞技类比赛,确实能把大家的荣誉感和热情激发出来。说到跳舞,她挺犯怵。别看她是女生,其实对舞蹈一窍不通,也不感兴趣。小时候,妈妈曾经想给她报个舞蹈班,培养一下淑女气质,谁知她死活不学。父母觉得,文化课之外,她必须要学一门技能。无奈,她最后选了个跆拳道班。大人没脾气,只能把她按假小子培养。长大了,找工作,最开始也是愣头愣脑地选择了体育记者。她觉得记者这个职业,简直就是为她这种性格的人准备的。放眼望去,新闻频道的女记者,多数都是女汉子。风风火火,快人快语。很少有忸怩之态。吕东在这种环境里工作,非常享受。

    但是自从当上副总监之后,她的这种享受感就降低了。因为她发现,当官之后,做新闻不再是全部。跟人打交道真不是她的强项。但是,她的性格又不让她认输。她无数次笑着对心里的另一个自己说:看你能走多远吧!
未完待续,继续阅读下载:腾文APP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电视人》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电视人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电视人》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