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九章

古词语推荐各位书友阅读:电视人正文 第九章
(古词语https://www.guciyu.com)    中层讨论会结束,朱佩琪回到自己的工位。一进《晚间》的工作区,他嘴里就开始骂骂咧咧。旁边的记者编辑一脸畏惧,不知道这位“瘟神”哪儿又不对付了。陈家山跟在他后面,拍了拍他的肩膀。小猪把本子往桌子上使劲儿一摔,刚想扯开嗓子骂街,发现远处宫仁正在回工位的路上。立刻压低了声音:“什么东西!说我站位低,你站位高你连个总监都没弄上。”陈家山把手指放在嘴上“嘘”了一下,提示他不要再说。不然这开放的空间里,即使宫仁听不见,也会有人把话传到他耳朵里。

    “跟他一样干嘛!”陈家山轻声地宽慰着小猪,又不无担心地说:“你刚才表现太牛了,忍住了没给他吵。不然,后果不敢想。”

    话音刚落,第一制片人江平也笑着走过来,还没站稳,就接着陈家山的话说:“对对对,当时我心里都捏了一把汗。你知道嘛,当时我就想,完了,以小猪这暴脾气要有好戏看了。嘿,小猪同志竟然忍住了。牛,有大将之风。”江平说着冲小猪竖了个大拇指。他边说边陶醉的样子像在讲一个从别处听来的传奇故事。

    小猪哭丧的脸一下笑逐颜开。他最受用的就是别人夸他。此时还不忘为自己的“大将”形象再做个补充:“我当时是考虑吕东的脸面。我要是跟他干起来,吕总肯定脸上挂不住。”说完,小猪得意的神情又阴沉下来:“我一会得找吕东去。得跟他念叨念叨这事。不能白让我挨一顿骂。”

    江平和陈家山听了,都收敛了笑。默默地走开了。

    吕东回到办公室,心情久久不能平静。刚才宫仁突然发飙的那一幕,让她心有余悸。如果宫仁跟小猪当场吵起来,甚至干起来,她这个总监可就威信扫地了。对她这位自尊心强,极度要脸面的人来说,绝对接受不了自己的下属当着她的面干仗。况且一旦传到台里,叶书文会怎么挖苦她?台长郭有亮会怎么看待她?好歹今天讨论的主题,结果令她欣慰。制片人以上的干部没有人反对。同工同酬的改革算是可以稳步启动了。在正式实施这个方案之前,她知道还有一项最关键的工作没做,那就是征求“一把手”郭有亮的意见。喝了一杯水后,吕东脑袋里就开始琢磨,该如何向台长汇报。

    吕东拿起电话,想看看郭台在不在。摁了两个数字又放下了。她觉得发微信更妥当。正在措辞,朱佩琪推门走了进来。

    “吕姐,忙着呢,汇报个事。”

    “哎,”吕东对小猪不敲门的行为感到讨厌,但想到刚才他受的委屈,也就不再计较。估计他可能是来为刚才的事找安慰,边发微信边温和地说:“事过去了就完了,别再想了。”

    “我能跟他一般见识吗?有别的事。我去融媒体中心的事,叶台同意了。下个月就让我过去报到。跟你说一声。”

    吕东抬起头来看了看小猪,又低下头接着编辑微信。她心里又有些不自在。怎么新闻频道的朱佩琪要去别的部门了,台长不通知她,反而要朱佩琪本人来说?这是怎么个逻辑?她忍着性子没有发火。朱佩琪走,她没什么留恋。只是叶书文的这种调度,让她似曾相识。当年牛小斌就越过主管副总监,直接调度小猪佩奇。

    在吕东眼里,朱佩琪是个“歪才”。人长得又胖又矬。他比吕东小两岁,一直单身。因为家不在本市,所以晚上就有大把的时间无处打发。好在爱看书。时间一长,胸中积累了点文墨。无论写稿还是采访,发现自己比周围的人都强那么一点点。久而久之,内心就有一种按捺不住的狂妄滋生出来。每看完一本书,他总要在人前卖弄一番。还不容别人不听。那劲儿头好像是把自己的文才说出来是种责任。卖弄之外,他还经常口无遮拦。笑话别人无知是他的嗜好。但朱佩琪待人又很热情。尤其对待女人热情。他有几位闺蜜女友。谁有了麻烦事,他必义不容辞,挺身前往。像什么电脑打不开了,孩子放学顾不上接了,他都可以代劳。他渴望有自己的小圈子,希望获得安全感。他渴望被人肯定,希望人们都了解他的才华。他也向往玩弄一下权谋,但又蔑视权贵。台长的言行看不惯了,他也会指指点点。就是这样一个不上不下,亦正亦邪的人,当年却深得牛小斌的赏识。

    爱读书、没背景、想成功、敢说话的朱佩琪,也许让牛小斌找到了自己年轻时的影子。便经常找他聊天。时间一长,公事私事都开始交给小猪去办。朱佩琪虽然是《晚间》的第二制片人,但是好多事牛小斌经常越过主管副总监、第一制片人直接找朱佩琪。很多饭局,牛小斌也叫上朱佩琪陪酒。由此,小朱长了不少见识。狂妄之态愈发明显。在副总监们面前,小猪也是底气十足。那时,宫仁因为畏惧老牛,对小猪也忍让三分。朱佩琪最红的时候,一度传出要当总监助理了。但一直到牛小斌离开,也只是个传说。

    老记者们见了朱佩琪,经常友善地喊:小猪佩奇。

    朱佩琪微微一笑。不反对,也不说喜欢。

    小猪写稿子、剪片子的能力,吕东非常欣赏。但是他碎嘴子、爱喷粪的毛病,吕东又非常讨厌。这样一个鸡肋般的人,曾经让吕东纠结。但一想到朱佩琪对台长也会说三道四,留下必有隐患。心里便坚定起来。她低着头继续摆弄手机,嘴上说着:“坐坐,等我发完这条微信。”

    朱佩琪坐在吕东办公桌前面的椅子上,安静地,一脸欣赏地看着吕东。

    “怎么,在新闻频道待烦啦?”吕东放下手机,抬起了头。

    “不是。你以为我愿去啊,叶台摁着脑袋非让我去。”朱佩琪又不淡定了。

    “好家伙,你这都归叶台直接指挥了,这是升了啊。过去安排的什么职位啊?”

    “中心副主任兼采编部主任。”小猪抖了抖腿,脸上出现了悦色。

    “可以啊,这不是副总监的级别了嘛。”

    “唉,听着是不错。但是现在融媒体啥也没有啊。也不是啥也没有,硬件都有了,没人啊。就几个学电脑的理科生,你让他弄弄网站还行,让他去采编新闻,可能吗?让我过去,我也不知道怎么干。总不能让我再出去采访吧?即使给指标可以招人,我一个个培养出来,得到什么时候?”朱佩琪像个怨妇,滔滔不绝地倾诉着,声调抑扬顿挫。他手一拍桌子,接着说:“我正想过来跟你说,要不你跟叶台说说,别让我去了。真不太想去。听着是好事,其实是个苦差。”

    “定下来让你去那边我都不知道,现在你让我去找叶台,说不让你去了。你觉得叶台会听我的吗?这不是牛总走之前给你安排的嘛?”

    “叶书文没给你说啊······我在新闻频道可是个非常有用的人啊?!”朱佩琪故意变成了调侃的强调,说完又抖起了大腿,一脸得意。

    “唉,说到这儿我心里就不好受。这样,你先过去。《晚间》的制片人你可以先兼着。频道一些大的活动,你还可以回来操盘。这就相当于两边跨着,挣两份钱。那边要真是不行啊,我再把你要回来。”

    “唉,就怕我是泼出去的水,嫁出去的姑娘,出去容易回来难啊。”小猪笑着,引得吕东也跟着笑。临了,又天真地来了一句:“记住你今天说的话啊,到时候别不认账。”

    吕东哈哈乐着:“这么多年,我骗过你吗?”

    打发走了朱佩琪,台长在微信里也回了消息。郭有亮让吕东现在过去。吕东拿起手机就走。走到门口又停下。心想这么空着手去好不好?但又实在没什么有价值的东西可拿。她对送礼这件事,并不是极度反感。在不违反纪律的前提下,送一些有纪念意义、有价值的小物件倒也是一种有礼貌的表现。自己当上总监,她什么也没给郭有亮、叶书文送过。这倒让她很感动。这阵儿,反而想着送点啥东西表示一下心意。但一直没有想出眉目。“还是先说工作吧。”吕东心里念叨了一句,往八楼走去。

    台长郭有亮笑眯眯地盯着吕东。那眼神好像在欣赏一幅名家字画。

    吕东也微笑着看郭有亮那张脸。

    那张脸实在是没有美感,和常年在土地上劳作的农民没多大差别。唯一的差别,就是从脸上能看出油水很足。但是,能坐到台长的位置,再次证明那句话:人不可貌相。吕东立刻拿出一副谦卑的表情,开始汇报工作。

    “郭台,您可能已经知道了,最近省里起了一个民生网,正招人呢,把咱们的记者吸走了不少。我反躬自省了一下,觉得记者的流失,除了待遇不高之外,频道在管理上确实还存在不少问题。下面,向管理要效益是我们发力的一个重点。”

    郭台长一边听一边点头。即兴地插了一句:“对,我是这么强调的。”

    “我们几位总监商量了一下,决定先从奖金分配制度上入手。频道现有员工接近一百七十人,正式工还有不到三十人了。但是他们拿走的奖金,几乎占到了三分之一。这就极大压制了大家工作的积极性。我就想着······”

    吕东紧盯着郭有亮的大胖脸,时刻观察着上面的阴晴程度,便于组织措辞。

    那张脸上没有表情。

    “我就想着,在管理制度上来一次大胆的创新,真正实现同工同酬,把员工的工作积极性彻底激发出来。”

    “怎么个同工同酬法?”

    “就是把所有身份员工的奖金放到一个锅里,根据工作量进行二次分配。”

    “这么改,对正式工来说,意味着什么?”

    “意味着,如果你干得少,拿到手的奖金就少一些。”

    “能少多少?”

    “少多少?这要看工作量。根据正式工现有的工作强度,大概能少个一千多块钱。”

    “哦······”郭有亮眼睛里开始闪光,脸上的表情也松弛下来。他接着不紧不慢地问:“这些正式工都在什么岗位上?还能不能发挥主力军的作用?”

    “唉呀,基本上都是快退休的四零五零人员。在采编口上的也就十个人左右。基本上都是做编辑工作。其他的,主持人里有两三个,剩下的都在办公室和电视剧部,都是闲差,整天没啥事。”

    “嗯,你们要是商量好了,那就改吧。”郭有亮脸上有了光亮。

    吕东心里那块石头咕咚落了地。感觉身体一下变轻了。
未完待续,继续阅读下载:腾文APP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电视人》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电视人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电视人》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