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七章

古词语推荐各位书友阅读:电视人正文 第七章
(古词语https://www.guciyu.com)    说曹操,曹操到。怎么会这么巧?

    “吕总,哎,孟总你在这里啊。刚找了你半天没找到。我想汇报一下这期电视问政的选题呢。正好给你们一块说吧。吕总,这期想对话交管局。因为现在交通拥堵现象非常严重。老百姓反应的问题也特别多。”柳天紫一脸淡定地说。

    吕东提前从惊讶和尴尬中缓过神来。

    “好好好,坐坐坐。这个选题好。有一次,大周末的,就上个月送牛总那次,在金雀楼那个路口,中午刚过11点,楞给我堵了近20分钟。现在这交通都成啥啦。赶紧关注一下吧。”

    柳天紫忽闪着眼睛,娇柔中带着几分坚定。听完吕东的话,她笑着附和:“是是是,我在那个路口也被堵过几次。”说完,拿着笔在本上划拉了几下。

    一说到选题,吕东就来了兴致。她对拥堵这个话题还意犹未尽,起身从办公桌前走出来,直接走到柳天紫旁边的沙发上坐下,说:“北江这么个说二线够不上,说三线又强点的城市,交通拥堵程度倒是能跟一线城市看齐了。我在心里总结过。我觉得北江的拥堵问题有三点值得探讨:一、道路设计规划没有前瞻性,整个城市都是平面交通,立体化程度极低;二、老百姓的交通规则意识太差,私家车乱停乱放、乱闯红灯。行人和非机动车违章现象同样严重;三、也是最重要的,交通管理部门的管理创新手段不够、治理违章行为的力度不够。当然,交通拥堵不是交管局一个职能部门的责任,交通的设计者、参与者、管理者应该共同努力。所以,这期话题做好了有看头。我觉得你们把我说的这三点讲透就行。”吕东说完,一拍大腿站了起来,忽然又转身问:“交管局哪位领导来?”

    柳天紫一边记一边听,越听越激动,最后是满脸崇拜。因为控制不住内心的兴奋,竟顾不上回答吕东的问题,先说起了自己的心里话:“东姐,我昨天想了一晚上,也没有把这几个方面想全。到您这儿,嘡嘡嘡,几句话你就给我都总结全了。要不您作为专家到现场跟他们对个话吧,效果绝对震撼。这期收视率肯定能创造奇迹,咱还能打个翻身仗呢!”说完,咯咯地笑起来。

    “不不不,我可不能上。还是让市民代表和观察团问。交管局是华文强带队来吗?”

    “是是是,还是华政委带队。”

    “那我更不能上,我跟老华挺熟,我要把他问得说不出话来了,回头该找我算账了。但是老百姓可以问。”吕东瞅着柳天紫,心照不宣地点了一下头,说:“明白吧?”

    “明白明白。”

    坐在一旁的孟副总一直没言声,因为他还沉浸在自己的心事里。柳天紫看了他一眼,似乎在征求他的意见。

    孟成还在“柳天紫辞职”这个令人焦躁的消息上来回折腾。此时,他已经按捺不住,想直接了当地问清楚。尽管吕东坐在对面一直看他,但他已经管不了那么多了。

    “天紫,最近有什么想法没有啊?怎么有人传说你要辞职啊?”

    柳天紫的脸腾一下红了。

    “谁给我造谣呢,成哥?怎么会出来这么一出。我得找她问清楚去。”柳天紫刚刚还温婉和顺的脸庞一下变得有些狰狞。她直勾勾地盯着孟成,就像电影里的秋菊要打官司,必须讨个说法。

    孟成“嘿嘿”地笑起来。眉间的愁绪一下散开了。“没有就好,我觉得也是他们瞎说呢。”说完,得意地看了看吕东。

    吕东也笑起来,提高了嗓门冲着孟成说:“我就说你瞎担心吧。天紫是跟着咱们一块打拼过来的,怎么可能说走就走呢。”

    孟成用手抹了抹寸头,涨红了脸笑着。他觉着吕东开始有自己的领导艺术了。

    柳天紫低了头,好像在思考什么。忽然抬起脸来,看着吕东说:“现在频道里缺人,年轻的记者接二连三地走,我肯定不能在这个节骨眼上给你们添乱。”

    “天紫,以后也不要给我们添乱。后面还有很多重要的工作要做,这个团队需要你。”吕东温柔得像个母亲。

    柳天紫眼里有些湿润。她笑着,慌乱着,嘴里不停地说着“肯定的、谢谢东姐”。

    吕东见好就收,急忙岔开话题:“哎,这期问政编导是谁啊?怎么你制片人一个人来报选题啊?”

    “嗐,这期编导该柳南了。但是她说这两天有点事。我说,那就我替她吧。”

    “没说啥事啊?”孟成急切地问。

    “好像是要参加个什么考试吧。”

    二位总监低了头,便不再问。柳天紫云里雾里地又说了几句,便退了出来。

    吕东长长地出了口气,像打了一场胜仗。她觉得最起码把柳天紫给摁住了。抬手腕看表,11点40分。二楼食堂已经开饭了。当上总监后,她很少在食堂吃饭。一方面是应酬多,更多时候是她需要安静而独立的环境,包括吃饭。今天必须要光顾食堂了,因为下午两点开中层会,时间很不宽裕。

    十一点半之后,广电大楼的四部电梯就迎来了下班高峰。吕东、孟成,还有一群新闻频道的记者编辑,在电梯口等了一刻钟都没上去。

    “走吧,步行梯吧。再等一波也不一定能上去。”吕东有些着急,喊着大家走向楼梯口。

    孟成和几位年轻的记者编辑跟了上去。

    大家一溜小跑,鞋底和台阶撞击出一种欢快的节奏。

    二楼食堂门口,刷饭卡的排起了队。中午这顿饭,算是台里给员工的福利。每人刷四块钱,随便吃。说是随便吃,其实也没有什么山珍海味。好的时候,有红烧带鱼,或者四喜丸子。更多的时候,还是大锅菜、西芹炒肉、醋溜土豆丝等家常菜。吕东刷完卡进来,嚯,能容纳500人的广电食府放眼望去,竟看不到空座。每排长条桌上都坐着人。好在有来的,有走的,像吃流水席,刚才还担心找不到座位,一回头,发现那排座位已经空了。

    “没想到啊,食堂还这么多人吃饭。这也算是令人欣慰的事。”吕东在饭口排着队,冲着身后的孟成感慨。

    孟成笑了笑,不假思索地说:“这还叫多啊。08年效益最好的时候,那才叫人多呢。你忘啦,门口的人都进不来,站在门口等着。最长的时候能等20分钟。吃完一波走一波。现在哪还有那种情况。”

    排在前面的张兴旺听到他们聊天,扭过身来,用一副大明白人的口气说:“原来人多,都是因为工作忙,回不去。现在人多,是特意来这儿吃的。物价在涨,收入在降。什么都涨就是工资不涨,就剩这点福利了,大家还不都来沾个光。以前不在这儿吃的,现在也特意跑过来吃了。就差把家里人也带来了。”

    吕东瞪了瞪眼,有些扫兴。转身看向吃饭的人群:“至于啊,这饭也不咋地啊。”

    “嗐,能吃饱就行。现在这猪肉都多少钱了!上这儿来吃个肉菜,就挺得。”张兴旺嘿嘿地乐起来。

    橱窗里边,两个胖厨师抬着一口硕大的脸盆哼哧哼哧挪过来,挨个倒到饭口的保温箱里。里面盛的是鱼香肉丝。张兴旺脸上乐开了花,连连说:“这个好,这个好。”他指点着师傅要了三个菜、二两米。吕东看了,便问:“呀,吃得不多啊。今天食欲不佳啊?”张兴旺头也不回地快速往座位上走,边走边说“不不,我还得打点别的”。他放下餐盘,拨开人群一闪身又排到了另一个窗口的队伍里。动作麻利得像受过训练。吕东抬头一看,那个窗口是打卤面。

    吕东和孟成挨着张兴旺的菜盘坐下,吃了一半的时候,张兴旺端着满满一碗打卤面回来了。“哎呀,吕总,来点面条吧?”张兴旺客气地让了让。

    “不不不,今天没什么食欲。我吃点菜就行了。你吃你吃。”吕东使劲摇着头。

    “不容易呀。我这是最后一碗。后面的没啦。所以,慢了就不行。”张兴旺说完,头也不抬,甩开腮帮子吃起来。

    兴旺是新闻频道办公室的后勤人员,正式工。吕东瞅了一眼旁边的人,好多都是打了菜和米饭,旁边还放着一碗打卤面。大家吃得很投入。在一片吸溜声和咀嚼声中,人类最本能的欲望得到了满足。某种情绪也得到了宣泄。

    正式工侯宝才摸了摸像怀胎八个月的大肚子,打了个响嗝。面前的碗里还剩了几根面条。他想下会食儿,一眼瞅见了隔着三个座位的吕东。心头涌上一股倾诉的欲望,但又想不起来有什么具体的事要说。只是觉得现在的日子不如以前舒服了。他故意看着旁边同部门的张兴旺,大声说:“咱们饭卡里不是每个季度给120块钱的补贴嘛,现在还给吗?妈的,我这卡里就剩2块钱了。”张兴旺头也不抬,使劲儿咽了一口,大声嘲讽着说:“早就不给了。什么时候的事了。这都民国了,你还说清朝的待遇呢!”侯宝才脸一红,拿起刚吃苹果时剩的牙签,在牙缝里快速戳动,边戳边自讨没趣地骂了一句:“娘的,这他妈变得也太快了,都跟不上了。”他瞥了一眼低头吃饭的吕东,把牙签往餐具里使劲儿一扔,一手端餐盘,一手端碗,想起身站起来,屁股抬了一半又坐下了。从腰部的动作和脸上的表情看,应该是吃得太撑了。他放下盘子和碗,把手摁在桌子上,两臂一用力才算成功站起。费力地哈了一下腰,总算把盘子和碗端在了手里。嘴里哼哼着“吃饱了”,一摆一摆地晃着身子走了。

    吕东看着老侯的背影,脸上面无表情。
未完待续,继续阅读下载:腾文APP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电视人》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电视人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电视人》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