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章

古词语推荐各位书友阅读:电视人正文 第三章
(古词语https://www.guciyu.com)    酒过三巡,牛小斌渐入佳境。不仅放下了架子,而且打开了话匣子。他一边拍着小红的肩膀头子,夸她直播时如何从容镇定,一边端起酒杯和小红喝酒。小红大名叫周楚红,是《北江零距离》的主持人。刚来台两年,北江传媒大学毕业。虽然是个三本的院校,但当初招考时,牛总就是看上了小红临危不乱、反应敏捷的控场能力。力排众议,点名要她。上岗一周即开始在《零距离》出镜直播。第一次竟然没出什么差错。更是验证了老牛看人眼光的准确。今天又听到牛总表扬,小红也不绷着,高兴得花枝乱颤。旁边《零距离》的老主持人孙雪娜听了,心里虽有些酸意,但仍然拿出大姐的姿态,也对小红连连称赞。说自己当年下了直播,手脚冰凉,因为太紧张。

    《北江新闻》的主持人罗江兰从一坐下就在察言观色。她是和小红同一批招进来的。见吕东半天不说话,急忙插嘴道:“要说镇定自若,吕总是我们最大的榜样。”

    吕东微微一笑,说:“你让我主持会议还行。但让我坐到主播台前对着镜头,我还真不如你们。”

    “哎,说到这儿,我给你们讲一个故事。你们吕总当年做制片人的时候,有一回人手不够,就亲自上了。那是去福山县下杨沟村暗访违规开采矿山的事,结果暴露了身份,被黑社会分子控制在了一个小屋里。回来我听摄像说,吕东不卑不亢、有理有据,那个淡定劲儿,老爷们都比不了啊!”牛小斌借着酒劲儿,回忆起了吕东意气风发的经历。

    “不不不,我那时候为什么那么淡定,因为去之前牛总把能想到的,可能出的意外都跟我说了。我是有的放矢。基本上后来发生的事都在意料之中。当时在现场,我还拿着手机往回跟牛总打电话,牛总一句话说得我差点乐了。说‘没事,你就陪他们玩会猫捉老鼠的游戏,我这就跟县公安局打电话’。所以,要说镇定自若,这儿还是最高境界。”吕东说着,双手向牛小斌一摊,冲着罗江兰挤了挤眼。

    “哇,你们这些辉煌的历史够我们学一辈子了!咱们一块敬牛总、吕总一杯吧?”罗江兰说完站起来端着杯跟牛小斌、吕东碰了一下,不忘了加一句:“以后在吕总的带领下好好学习!”

    大家跟着端杯。小红还有疑问:“哎,最后怎么着了?”

    “最后怎么着?大获全胜呗。县公安局、安监局联合执法。一下把窝点就给端了。不过我听陈家山说——家山当时是摄像,那会还没当制片人呢。说当时也挺危险。那会已经把家山手里的摄像机给抢过去砸了。如果执法队再晚去一会儿,他们就要对你们实施人身伤害了吧?”老牛说完看着吕东,似在求证。

    “哎哟,我永远记得那一幕。”不知什么时候,陈家山已经站在了牛小斌身后。听到他们的谈论,立马绷起脸,伸出手惟妙惟肖地再现起了当时吕东英明神武的形象:“当时吕东横眉冷对,用手指着带头的那个小子说‘限制记者人身自由是犯罪行为,如果再进行人身攻击就是罪加一等。你这一鞭子抽下去,等着你的就是三年的监牢。警察已经在赶来的路上了。请你三思而后行’!”

    吕东的脸更红了。

    “哇,山哥,你模仿的太有带入感了。我感觉好像当时我就在现场一样。”小红一脸的陶醉,突然又清醒过来,问:“山哥,当时你是不是对吕总肃然起敬。就像找到了自己的偶像?”

    “那当然。吕总一直是我心目中的女神。终生崇拜的偶像。”陈家山端着酒杯向吕东示意,又转身向牛小斌敬酒碰杯。

    吕东眼中闪过一丝不易被察觉的光。故意拿出严肃的口气说:“你少给我耍贫嘴。下面把《晚间》给我管好了,不然有你好看。”

    陈家山酒刚喝到嗓子眼,又想回应吕东的话,一下被呛了一口。边咳嗽边说:“哎哟,女神领导,你能不能等我咽了再发布命令。”

    “呛得就是你!要不你怎么知道吕总的厉害。哈哈哈。”宋春风端着酒杯,舔着肚子也来到了第一桌。第一桌的副总监、主持人也开始到另外两桌交流串门。有几位制片人来到第一桌坐了下来。牛小斌眯着眼睛,微笑着,得意地看着大家。突然像想起了什么伤心事,眼神光一下变得黯淡。大家正在诧异,牛总开口了。声音柔软得像犯了错的孩子。

    “我一直想问问大家,我这个人牛吗?我给大家的印象是不是很牛逼?”牛总的声音里开始有了委屈的味道:“台长说我,小斌,你哪儿都好,就是人太牛逼!”为了表达得逼真,牛总甚至模仿起了台长那一口棒茬味的方言。

    有人低下了头。

    有人拿起筷子大口吃菜。

    有人端起了茶水,咕噔咕噔地喝。

    吕东紧紧地咬住牙齿,不让自己笑出来。很快,她冷静了。因为她好像一下弄明白了不少事情。

    第一桌陷入了短暂的沉默。

    “你那不叫牛,你那叫英雄本色。”吕东看着满脸疑惑的牛小斌,给出了振奋人心的答案:“有本事的人才牛呢,能耍牛逼的人都是有大本事的人。”

    “那可不!”

    “对对对!”

    “就是就是!”

    在一片附和声中,牛总的脸上飘过了满意之色。就像某个重大选题,经过了先民主后集中的讨论后,终于有了科学的能禁得住推敲的结论。

    现场恢复了祥和。

    吕东终于明白了,老牛辞职的背后肯定有台长对他不满意的成分。但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她不便多问。她只知道自己被提拔为总监,连她自己也挺意外。因为在新闻频道的三位副总监里,她是排在第三位的。这么多年,她本没有当官往上爬的欲望,谁知命运却一直推着她不停地往上走。提拔新总监,为什么会是自己?是牛总推荐?还是台领导另有考虑?吕东还没有找到这些问题的答案。她只知道,上面把担子给了自己,就是对自己的信任。要么不干,干就干好。这么多年一直单身,也正是被这接二连三的升迁耽误了。从制片人到副总监再到总监,她越来越忙。到现在,已经三十八岁,她干脆放弃了组建家庭的想法。她觉得,工作让她变得充实而有意义。

    过了今天,牛小斌就要离开电视台了。在不舍和感伤之外,她还有很多问题想向老牛请教。看看大家都喝得有了醉意,她抬抬身子向老牛靠近了一点,试探着问到。

    “牛总,您有没有要叮嘱我的话?”

    牛小斌愣了一下。

    “嘿嘿,吕东,妹子,你的潜力很大······真的。但是,形势也很严峻······很多事,一言难尽啊······你看出来了吧,这年头,不是你有能力领导就赏识你的·····妈的······”

    吕东心里一沉,一脸疑惑地盯着牛小斌看。

    牛小斌眼白上漂浮着血丝,眼角的疵麻糊和发白的鬓角遥相呼应。刮过胡子的腮帮子青里泛着红。从不保养的皮肤疙瘩溜秋,在酒精的作用下更显粗糙。粗大的鼻孔里呼呼向外冒着酒气。吕东突然觉得,这张脸如此熟悉,又是如此陌生,似乎从未相识。

    “吕东,未来一年,电视领域还会有一波更大的辞职潮。而且很可能是以一线的记者为主。上半年已经走了五个了吧?这你心里得有个数。人员如果不停地流失,节目怎么办·······我这次反正是没带什么好头。唉!但也不会从根本上改变什么。重要的还是要看你这位‘道长’,呵呵,他们在底下不都是这么叫我们嘛。还是要看你这位道长能不能兴利除弊,力挽狂澜。”老牛的眼神恢复了冷静和犀利。

    “挽狂澜的事哪儿轮得上我啊!要不是台长赶鸭子上架,逼着我干这个总监,我才不干呢!实话跟您说吧,我干了一个月的时候,我就够了。”吕东一脸的谦卑。

    “嘻嘻嘻!能力越大责任越大。你觉得你还能跑得了吗?”牛小斌亮出了招牌式的坏笑。

    “宫仁,那海,他俩都比我有经验,资历也比我老。我是真没想到会让我来操这个盘。这都仨月了,我还没摸着头绪呢。”吕东一脸真诚,突然意识到现在再说这些有点幼稚,急忙转了话题问:“你觉得电视还有希望吗?”

    “融合发展,融合发展,中央不是定调子了嘛。电视台不会消失。但是地方台下面会走一个什么样的路子,还真得看我们这帮从业者能拿到多少本钱了。嗐,以后该说‘你们’这帮从业者了!嘿嘿。”

    吕东恍然大悟似地点着头。她把身子往前探了探,压低了声音说:“郭台一直让我拿方案,问我下面想怎么弄。我觉得还是先从管理上下手,向管理要效益。你比如说‘同工同酬’这事。喊了这么多年,但是正式工的奖金一直还是不参与二次分配。你也知道,台聘和岗位的早就放到一个锅里,实行多劳多得了。现在正式工干活的还有几个?每天都是晃日子,月底奖金比台聘的多一半。这个现状得改一改。”

    牛小斌听完,收回了因配合吕东而倾斜的大脑袋。目视前方,面无表情。突然,他站起来,冲着远处大喊一句:“小红,咱俩再喝一个?”

    吕东脸上闪过一丝尴尬,下意识地端起酒杯。刚要喝,老牛突然转身看着他,又用棒茬味的方言说道:“雄关漫道真如铁,而今迈步从头越!吕东,该你了!”

    吕东这次没有想笑的冲动,而是僵在了那儿。突然,她端起杯一仰脖,把酒喝了下去。
未完待续,继续阅读下载:腾文APP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电视人》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电视人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电视人》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