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25节】变换

古词语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刺客风云史正文 【第25节】变换
(古词语https://www.guciyu.com)    在姬风尧面对玉复星的同一个时间,姬还高带着真的左光斗,扮成书生结伴同行。骑着驴,小碎步在田间小道走着。

    为了掩人耳目,姬还高从桐城开始就舍弃官道,一直走小路,

    前晚在桐城,姬还高要求卢千户给他一点时间跟左光斗谈谈。

    姬家一脉,传承下来一套变装的手法、一帖无人能解的毒物以及神出鬼没的短剑刺杀术。在这三个技艺的辅佐下,姬家近数十年当着权贵的密使,很多东厂的疑难杂症都是由姬家出面解决。

    虽然东厂和锦衣卫不乏人才,但是有些事,不得不暗着来,这也就是用得上姬家的地方。

    锦衣卫和东厂的高层都对姬家十分尊敬,尤其是那面东厂令牌。虽然卢千户对于他提出了要与左光斗独处一个时辰的要求十分忐忑不安,但还是勉为其难答应了。

    一个时辰过去,卢千户看着姬还高带着姬风尧开门离去,留下了左光斗。不知道他做了什么?左光斗本来激动的情绪似乎平复下来,不太说话了,对话也仅仅是“嗯”、“好”等几个词语。从激动到平静,卢千户还琢磨着这类政治犯最怕抄家一人不留,兴许姬还高是跟左光斗说类似他会看护左家一家老小,譲左光斗安心离去等话语。

    其实姬还高演了一齣狸猫换太子,不但骗了玉复星,也骗了卢千户。

    跟随姬还高进去的是姬风尧,留在房里的是姬风尧假扮的左光斗。

    左光斗被点了哑穴,控制了行动,扮成姬风尧跟姬还高一起离去。门口的护卫一心查看左光斗,忽略了跟在姬还高身后的假姬风尧。

    姬还高一早就带着假姬风尧跟卢千户告别,说是许显纯大人还有密旨交代,要他查清楚左光斗的相关行径。由于提出了许显纯的大名,卢千户也不好说什么,赶忙道谢,送姬还高离去。

    姬还高思量着左光斗扮茶商还是没有那个商贩的味道,读书人自视甚高的眼神是无法掩盖的,倒不如扮书生,较接近左光斗本来的面貌及形象。

    姬还高担心儿子的安危,把鱼肠剑留给了儿子。姬风尧对这个任务一直紧张,但拿到鱼肠剑无异是得到了父亲的肯定。虽然前途不知安危,但期许自己雄心振作,光宗耀祖一番。

    天气异常酷热,姬还高二人向北走了好一段路,行至午间,仍在安徽境内,眼前出现一个酒肆。

    没有招牌,只有一青一白的旗子在风中摇弋着。姬还高琢磨着还是休息一下,让左光斗喘口气。

    小小的酒肆只有四桌,姬还高到酒肆外把驴系住,示意左光斗挑了一张桌子坐下。

    虽然四下无人,姬还高还是保持警觉的打量酒肆老板并检视四周。

    酒肆中只有一个老头和一个丫头,丫头尚是妙龄少女,可身材琳珑有致,健壮结实,应该是老头的女儿。

    老头招呼着:“大爷,您喝点什么?安徽的茶老有名了,要来点祁红还是黄山?”

    丫头端着杯子和盘子,布置着各桌的碗盘,可估计店小物品少,仅是一些陶器,连瓷杯都没有。

    老头来往之间,其中一脚略微跛,姬还高突然注意到老头的手,绿筋缠绕,一双蒲扇大手配大骨。看起来手掌的肉特别厚实。那一双手,像是武人,不像是店小二出身。姬还高登时提高了警觉。

    姬还高向着老头试探问了一句,“掌柜的,这里离山东还有多远?”

    “回爷的话,这里离山东还好长的路呢,估计得走一天以上。我们这是淮南,您还得到淮北,才能进山东。呶,就顺着这道,一直走,就是淮北。”

    姬还高又问,“有啥吃的?”

    “小店只有包子、馒头。没有炒菜的,这里离城里远,都是我们每天自己做的。”

    “来两笼肉包吧,另外来壶热茶。”

    老头忙答应着,并招呼丫头去后面准备。

    丫头端上来一壶茶,给到了两大陶杯。桌上风沙大,丫头不好意思拿了黝黑的抹布抹了抹。

    姬还高闻了闻茶,眉毛一挑。左光斗口渴,急忙拿起杯子要往嘴里灌。姬还高用手一压,示意左光斗别喝。

    姬是使毒名家,他闻到茶的气味有异,再看到茶汤里泛着奇异的光渍,立时知道茶里有毒。这深山野林,掌柜身份不明,姬还高担心遇上黑店。

    姬还高正寻思要起身离开,有四个僧人,从路边悠悠晃晃地进来。

    穿着黄袈裟,但袈裟挡不住这四个人的浑身横肉。

    四个僧人都是光着头,却没有戒疤。太阳穴深陷,袈裟是粗衣粗裤,袖口都是油渍。四人身材高大,都是北方人的身形。

    当中一个皮肤很白,一个皮肤黝黑,一个皮肤蜡黄,站在其他三人身后的皮肤略黄但有明显白斑。

    白皮肤的像是西域混血,鹰钩鼻,眼珠颜色较淡。

    黑皮肤的就像书里的黑旋风李逵走出来到现实世界,说话大声带沫。

    皮肤蜡黄的长得最高。但偏瘦,骨架很大,手掌比一般人大了很多。

    皮肤上白斑的面色阴沉,头上還围了一个包巾,但神情萎靡,藏在其他三人身后。

    黝黑皮肤的和尚,恶狠狠的跟老头说,“有没有牛肉,最好还来几斤白酒。”

    “师父们好,我们小店只有包子馒头,是要荤的包子吗?”老头试探性的问。

    “对,多来几笼,”

    其中三个僧人,说话用语低俗又声音颇大,只有围头巾的一言未发。

    丫头结果老头递来的酒和酒壶,端着来到僧人桌前,小声的说,“大师,请慢用。”

    “哎呦,这姑娘长得不错。”黑和尚一把大手就放在丫头的臀上,丫头一扭,试图避开和尚的手。黑和尚一整个手像笼罩的如来的手,不管丫头怎么扭,大黑手始终在她臀部。

    姬还高拉着左光斗正要起身,只见左光斗满眼愤怒盯着黑和尚,立时就要过去阻止。姬还高机警的压住他。左光斗转头用努嘴示意姬还高出手解救。姬还高摇摇头,要他不要出声,别惹是生非。

    终于,丫头似乎忍不住了,一个右脚站定,回旋转身,脱离黑手的控制,反身恶狠狠的看着黑和尚。

    姬还高十分讶异,刚刚丫头的转身,马步紮实,是极高明的武功,绝非一般寻常人家。

    难道这姑娘也是习武之人,黑和尚就不用说了,看那蒲扇大手就是个练家子。

    姬还高心里一紧,难道贼人是针对左光斗来的?

    四个僧人毫不注意姬还高的心理忐忑不安。看这姑娘一躲,“黑大师”拿起茶杯往地上一摔,大喝道:“出来吧,伍易国,你这个江湖闻名的歌者,我们找了那么久,你们就躲在这里!”

    老头从后面走了出来,先看了左光斗一眼,惊恐的说。“四位大师,我们这里没这个人。“

    黄和尚接口说:“堂堂的相国后代,何必躲在在深山野林,卖酒谋生。”

    黑和尚道:“东厂悬赏五百两黄金要歌者的头,你这样,你自己献上来,我们分一百两给你这漂亮闺女,也算留个后路。”

    老头频频摇头:“不认识歌者,也不知道谁是伍易国?”

    黑和尚看老头不承认,勃然大怒,将茶桌上三支茶杯拾了起来,就往老头扔去。

    老头偏头一避,露出了功夫。

    黑和尚不屈不挠,拾起桌上竹筷,当做暗器向老头掷去。

    老头不得不显露功夫,随手从旁提起一张桌子,接了数支竹筷。黑和尚劲力惊人,竹筷如暗器插入桌面数存。

    老头看着插入桌上的竹筷犹在摇晃,面有惊色,双手将桌子一推,退了好几步

    黄和尚说“我们从京师查到这里,伍易国,你别逃了,你乖乖受缚,我们必定放你闺女一马。”

    “看来,今日伍易国必须一战。四位大师什么名堂?”老头突然变了一副口吻,承认了自己是伍易国。姑娘道:“爹,这些人不是出家人,根本就是无赖,东厂派来的走狗。”

    “娃儿不知,你爹爹才是江湖大无赖,人称江湖三大惹不起的歌者,就是你爹爹伍易国。”

    姬还高听到伍易国这三个字,内心雷电交加般的鼓捣。他记得父亲从小对他说过的故事,伍家与姬家一直是世交甚至多有通婚,姬家擅武,伍家擅文。但在几十年前因为一段恩怨而分散了,他小时候还见过伍家的人,听过伍易国的名字。伍家和姬家都以易水歌为年辈排名,所以才会有易字辈和水字辈,就像姬家现在是还字辈以及风字辈。

    姬家是专诸后人,伍家是伍子胥后人。两家从专諸刺杀公子僚,已相交逾两千年了。

    黄和尚从后面走了出来,摇着头说“伍老先生客气了,我们师兄弟四人跟你们无冤无仇,完全是奉了东厂的命令,你也知道,拿人钱财,与人消灾,我们不能不覆命。”

    “如此说来,一定要动手了“,老头至始至终不疾不徐,眼睛突然一睁,精光四射,眼如闪电,完全不像是店掌柜,气势突然爆发出来。好像沉睡已久的狮子突然惊醒,准备一鬥。

    黄和尚说:“汪文言已死,伍易国你已无靠山。你乖乖跟我们走,我们答应不动你女儿一根指头,反正东厂没指名要她,我们可以放过她。“

    “如果我不走呢?“

    “那别怪我们了!“黑和尚一把手就来抓老头的衣襟,一招龙爪手的捕风式,老头一个侧身,避开这一抓,但黑和尚出招不中断,一击不中,手变虎口,横扫硬打。

    老头被迫左手推出挡了这一抓,但是黑和尚的内劲实在太横,老头一掌挡出,竟然被迫退了两步。丫头一看不妙,转身入后堂,要去拿兵器。

    姬还高一直瞧着和尚的武功路数,一眼就能认出黑和尚使得是少林龙爪手,他狐疑这四人是什么来头?而且从这一招看来,老头决计不是和尚的对手,就算加上丫头都挡不了黑和尚。更何况还有三个和尚不知山高水浅的在旁观战。

    在春秋战国时期,伍子胥是吴国大夫,但到了明朝年间,伍家已是家道中落,不如姬家一直是朝廷的得意助手,虽然姬家是暗地行事,但是毕竟合作的是都指挥使或是督师等正三品官员以上,金钱以及权势上的得意满满都是不遑多论的。

    伍家就是因为不满姬家的作风,而两家渐行渐远,最后因为四十三年前的前朝万历年间的首辅张居正案(1582年)而大吵一架。起因是伍家怀疑姬家在张居正抄家案中为虎作伥,构陷张家后人,但姬家不承认,也不愿意断绝和朝中人物的来往。伍家愤而绝交而离开京城。那一年,姬还高才三岁。

    离开姬家后,伍家与东林一派成员交好,之后伍易国和汪文言成为莫逆之交,时常破坏阉党的行动,因此东厂不是很待见伍家。又遇到汪文言犯了事,东厂决定抓伍易国进京一并料理。

    姬还高不知道这是陷阱,还是他乡遇故知,他有点不知所措。
未完待续,继续阅读下载:悠空网APP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刺客风云史》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刺客风云史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刺客风云史》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