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9章:洗洗干净

古词语推荐各位书友阅读:侍夜宫婢正文 第9章:洗洗干净
(古词语https://www.guciyu.com)    独孤青绮的转变,来的突然,惊的轩辕珩浑身一怔,轻抿的性感唇角,也狠狠抽搐了下。

    这,这女人,方才还一派大家风范,此刻又如此这般……呃……没法儿形容,这一冷一热,未免变得太快了些!

    “宣王爷!”

    抬眸望入轩辕珩深邃的眼底,独孤青绮做楚楚可怜状:“我人长的丑,脾气也不好,本就一无是处,如今若再犯在皇上手里,指不定会有什么下场,我不想凄凉哀怨的老死宫中,求求你了,只要你肯放过我,我下辈子做牛做马也会报答你……”

    听着独孤青绮喋喋不休的求饶声,轩辕珩的俊脸,从清明到阴郁,最后又成了黑色。

    方才,这女人气势威严。

    可眼前的她,清泪流淌,在黝黑的脸上,浸出两道白色泪痕,跟个小花猫似的,与方才简直判若两人!

    “宣王爷……”

    眼看着轩辕珩不为所动,独孤青绮话锋又是一转:“我为人小气,刻薄,手段还狠辣,若日后留在深宫之中,必然会与太后和皇上的那些宠妃生有嫌隙,那些个宠妃也就罢了,只道是太后娘娘,若她万一被我气出个好歹……”

    独孤青绮话语至此,轩辕珩不禁紧皱了下眉头,不觉有些好笑。

    别的女人,挤破了头想要挤进这深宫之中。

    她倒好,一心想要出宫。

    为此,竟还不惜往自己身上泼脏水!

    小气?!

    刻薄?!

    她为了那个男人,根本已是无所不用其极!

    不过,话说回来,枉他阅女无数,如此善变的女人,他还真是头一回见到,有趣!有趣!

    初时的失措,渐渐淡去,取而代之的,是恒久的淡然自若,和唇畔的那抹玩味戏谑,轩辕珩的手指,一下一下的,轻叩着车窗,直到看到荣禄自朝阳宫疾步而出,这才眯起了狭长的星眸。

    抬头向前,见宣王府的马车,就停在朝阳宫前,荣禄眸华澄亮,快步上前。

    轻轻的,倚靠在车窗前,轩辕珩的语音低沉慵懒,“这大半夜的,荣总管要去哪儿啊!”

    身子,蓦地一紧,独孤青绮敛眉噤声,一双黑白分明的清澈水眸,瞪得大大的,圆圆的。

    感觉到她的僵硬,轩辕珩低垂眼睑,唇角淡淡轻抿。

    紧接着,便听荣禄的声音在马车外响起:“宣王爷来的正好,奴才奉旨正要前往宣王府呢!”

    “哦?!”

    俊朗浓眉轻轻一挑,轩辕珩轻声笑问:“方才本王方才与皇兄分开,怎地此时他便又想着要见本王了?”

    “奴才这里,有皇上密信一封,王爷看过便知!”说话间,荣禄将一封书信,顺着车窗递到轩辕珩面前。

    不曾多言,轩辕珩抬手接过书信。

    那封信,并非轩辕洛亲笔。

    但看过信后,轩辕珩的脸色微变了变,暗自思忖片刻,他对荣明吩咐道:“去初霞宫!”

    闻言,独孤青绮神情微松。

    据她所知,这初霞宫,是先故太皇太后的居所,如今空置,平时无人居住。

    不多时,马车在初霞宫停驻,轩辕珩攫着独孤青绮的手,一路拉着她进入大殿。

    顺着大殿,一路向里,在距离寝殿的地方,建有一座金碧辉煌的温泉池。

    温泉池里,波光粼粼。

    在池边站定,轩辕珩转身向后,目若寒星的凝向独孤青绮:“皇嫂,是你自己洗洗干净,还是臣弟替你洗?”
未完待续,继续阅读下载:腾文APP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侍夜宫婢》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侍夜宫婢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侍夜宫婢》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