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十四章抹除证迹

古词语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大唐俏郎君正文 第二十四章抹除证迹
(古词语https://www.guciyu.com)    整人的感觉特爽。

    特别是修理位高权重的大人物,感觉倍爽了,既解气又过瘾,通体舒泰,飘飘欲仙似的畅快。

    可是迎来了皇上的口谕就不爽了。

    看着集趾高气扬、嚣张跋扈、讥笑于一脸的小德子,王浪军摸着下巴鄙夷:“宫中的鸭子飞出来也就剩下嘴硬了。

    你还能叫出什么花样来?”

    “你,你的眼神往哪看?你就是一个藐视皇上的反贼,人人得而诛之,杀!”

    小德子眼见王浪军的眼神看向身下、遍体一颤,触痛了心神上做太监的伤疤,行至八仙桌一丈之内止步,没见王浪军有离坐接旨的意思,挥手指挥侍卫呵斥。

    “噌噌噌”

    十几个侍卫拔出腰间的唐刀。

    人人扬起唐刀,分散到周围,包围过来。

    王浪军没拿正眼看他们一眼,但狄韵吓得花容失色,站在八仙桌一丈之外惊呼:“浪军,危险…”

    “小姐,我害怕…”

    香荷见侍卫人人一副凶神恶煞的模样,哆嗦着伸出手揽住小姐的莲臂,不让小姐冲到公子那边被侍卫杀死,一个劲的摇头说道。

    王浪军撇开狐假虎威的侍卫,回眸韵儿眨眨眼说道:“安啦,他们胆敢走近一丈之内,哼哼…”

    “沙沙”

    侍卫止步不前。

    人人流露出疑惑而惊讶的眼神转向小德子,现在怎么办?

    小德子气得遍体颤抖,瞥眼见秦琼父子二人坐在桌旁的太师椅上自顾自的吃喝。

    而站在八仙桌右侧丈外的魏征与长孙无忌流露出一脸的戏谑之色,分明是在看笑话?

    怎么会这样呢?

    这里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

    他们二人被这个小崽子排斥在外,不帮洒家收拾这个小崽子也就算了,还用那种眼神鄙视洒家?

    小德子愤恨不甘的挥退了侍卫,转向王浪军怒气冲冲的说道:“洒家代皇上给你传口谕,你接还是不接?”

    “本公子怀疑你假传皇帝口谕,皇帝让你传口谕,你若是胡诌出鬼话连篇的口谕谁能知道真假?

    因此,谁信你嘴里的口谕谁就是傻子,所以你费尽心机前来给本公子假传皇帝口谕,本公子不接、你又待如何?

    怎么地,你这是要张嘴咬人么?”

    王浪军摸着下巴鄙夷的看着气急败坏的小德子耍宝,以余光留意着魏征与长孙无忌怪异的模样,不紧不慢的说道。

    长孙无忌彻底服气了,暗忖这小子就是一个无赖,根本不卖皇上的账,分明是有恃无恐啊?

    皇上都不便明言杀了他,只因他救了皇后,加上他造出了奇物板车,以及他研发出松花酒等诸多促进大唐兴盛的物件与能力?他的这种能力让皇上下不了灭杀他的决心。

    最主要的是他医治皇后身犯顽疾的能力。

    皇后在他以草木内劲的医治下,不但祛除了体内的顽疾,而且美颜增寿了。

    他拥有这种能力,谁舍得杀他啊?

    这就是王浪军送酒进宫其中的一个目的,长孙无忌想通了,侧眸魏征似乎早有意料,迷糊了。

    魏征淡漠以待不言不语,不插嘴,不参与,仅给小德子使了一个眼色,收手吧。

    小德子心中一突想到自己做了一回恶人,还被这庶子骂成狗咬人?咬牙传旨:“皇上口谕,令王浪军加入作坊…”

    “闭嘴,本公子早就说过你假传皇帝口谕,再多嘴一句就灭了你信不?”

    王浪军站起身来,怒视着小德子呵斥,加入工部作坊被人管着没有自由,傻子才去找罪受。

    再说那个张松张大人就是工部侍郎,进入工部被他监管起来整治还能有好?

    这就是个套,栓孙猴子的紧箍咒。

    他们合起伙来妄想奴役本公子,想的美。

    看来本公子要早点离开这个是非圈子了…王浪军瞪着小德子,心思不断涌现。

    小德子暗恨这个小崽子大逆不道,挥手屏退了侍卫,取出折子送到八仙桌上说道:“王公子请过目,若是公子看了皇上御批的折子没有异议、还望公子给个明确的答复?”

    “看什么看?你想吃喝没有,要话也没有,一边玩去。”

    王浪军感觉皇帝一套一套的设计害人,越发对李世民没什么好感了,翻开折子看了一眼,愤怒的说道。

    这特么的皇帝是不是吃多了撑的?

    皇帝也不嫌累得慌,没事找事。

    王浪军暗自不爽,表面不动声色的把折子交到秦琼手里说道:“你把折子收起来,有了这份折子明日就可以正式运营酒坊了。

    你不做将军做酒坊老板也挺好的,开心就好。”

    “浪军重情重义,替秦某脱困,自今日起,浪军但有所命,秦某舍命前往。”

    秦琼感觉浪军话里有话,若有所悟,站起身来接过浪军递过来的折子,抱拳向浪军行礼说道。

    这戏做足了,嘿嘿,王浪军心有所想,伸手托起秦琼的手,瞥眼见魏征等人一脸古怪,笑道:“不妨事,交人交心,你我有缘不分彼此。

    我看你们父子也吃好了,那就有劳你们送韵儿回东园歇息去吧!”

    “啊,姐夫,我还没有吃饱…”

    这才哪到哪啊?秦怀道吃的正过瘾,却被姐夫剥夺了吃美味的资格,幽怨的侧眸姐夫,却见老爹怒目而视,说出了半口话。

    就知道吃,没点眼力价,秦琼一头黑线的逼视着儿子离坐,走向韵儿说道:“韵儿,跟随义父回东院。

    放心吧,义父向韵儿保证,浪军不会有事的。”

    “嗯,好的吧,浪军早点休息!”

    希望浪军不要出什么事!狄韵不情不愿的欠了欠身,告别浪军之后三步一回头的离去。

    看着韵儿离去,王浪军坐回原位,支起筷子边吃边说:“有事说事,没事走人。”

    “王老板既然接下了皇上御批的折子,那洒家就直说了。

    洒家传皇上口谕,请问王老板为什么不把并蒂彩莲送入皇宫?

    那并蒂彩莲是狄家进贡给皇家的奇花…”

    小德子不信王浪军还能脱罪,狞笑着走近王浪军,欲图坐到右侧的太师椅上说道。

    王浪军冷哼一声,侧眸怒瞪,逼得小德子哆嗦着退到一旁,不屑的说道:“你这宫鸭子想说奇花是本公子潜入皇宫偷回来的,对吧?

    本公子猜想你还想说奇花只有皇上,皇后才有资格拥有?

    但他们拥不拥有奇花,不关本公子什么事?

    本公子到觉得你这小丑很滑稽,你趁早滚犊子,别找不自在。”

    “你,你等着洒家从你这里搜出皇宫失窃的并蒂莲花,再跟你算账。”

    小德子挥手让侍卫搜查西园,怨毒而得意的瞪着王浪军呵斥。

    王浪军自顾自的吃喝,漠视一帮侍卫奔走在西园各个角落里。

    当侍卫回禀什么也没有搜到,就连那些名贵的药材也没有搜出来的时候,小德子傻了眼。

    怎么会这样呢?

    没有搜出并蒂莲花与那批药材就没有证据拿捏王浪军了?

    “沙沙”

    王浪军…不好…小德子警惕的盯着王浪军,挪步向右侧的魏征与长孙无忌的身边退去。

    二人眼见小德子的额头上冒出冷汗,滴落了一路退到身边,却迎来了一道人影:“啪啪啪”

    三个耳光连成一片。

    只打得小德子晕乎乎的眼冒金星,失声痛哭:“啊,你敢打洒家,欺君罔上…”

    “冒充君主,掌嘴。”

    王浪军抡起巴掌左右开弓,打的是小德子,抽的是皇上的脸,直接把他打成猪头三。

    魏征看着小德子被王浪军抽晕在地上,戚戚然的说道:“你存心与朝廷对抗?

    虽然你救治皇后娘娘有功,但是皇上派人给你送还并蒂彩莲试探你的衷心。

    没想到你不但窝藏了并蒂彩莲,而且敢殴打侍奉皇上的公公。

    这罪过比你的功劳大多了…”

    “你有本事就从本公子搜出并蒂彩莲再行论罪,否则就是一个笑话?”

    王浪军暗自好笑,并蒂彩莲早已化作修为存于丹田之中,要不然香荷清晨进入房间的时候就发现并蒂彩莲了,遂鄙夷的回敬。

    这是怎么回事?魏征自知大内密探跟踪袁天罡护送药材进入翼国公府,如今没了?不禁心惊莫名的说道:“那你让秦琼献酒意欲何为?”
未完待续,继续阅读下载:腾文APP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大唐俏郎君》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大唐俏郎君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大唐俏郎君》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