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1章 爱的对错之十

古词语推荐各位书友阅读:疑路寻踪正文 第11章 爱的对错之十
(古词语https://www.guciyu.com)    “寻龙千万看缠山,一重缠是一重关,关门若有千重谜,定有真相居此间。”

    这一个晚上不太平静,萧默没能追上那个戴鸭舌帽的男人,再一次回到院里的时候,他发现五楼乔安的房间又透着光亮。

    脑中这个念头越来越深,看来乔安的死还真不简单。

    这一个晚上,各路神仙都闲得慌奔着此处而来,难道此处是飞升上仙的好去处?

    当他站在房间门口的时候,屋里那个人并没有发觉,因为那个人正背对着他站在屋中央,口中念念有词。

    仔细一听,他想发笑,因为那个人手里端着罗盘正念叨着寻龙诀。

    这个人除了不靠谱的齐大婶还能是谁?这小子,年纪轻轻的不晓得是哪根筋没搭对,十分迷信风水。每次办案的时候,都要给自己算上一卦,那个罗盘硬是从不离身。

    萧默走进去,从后边拍了齐大婶的肩膀,这娃差点吓尿了,手中的罗盘应声落地。

    嘴巴抖了筛糠,捂着脑袋求饶:“安姐,小安姐姐,冤有头债有主,是哪个害了你的你就去找他,千万莫冤枉好人,我是来替你伸冤的。”

    萧默气不打一处来:“朗朗乾坤,昭昭日月,你娃又在这搞封建迷信。”

    齐南跟个软面条一样瘫坐在地。

    “哥,人吓人是会吓死的知道吗?”

    “不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你小子怕是做了啥见不得人的事情,所以才会吓成这样。”

    “哥,你有点良心不?我这还不是为了你,也是为了安姐,连我们家芹芹约我去公园吹风我都没去,大晚上的跑这来找线索。”

    “那,你有什么发现吗?”

    齐南有些泄气:“哥,我这才刚念个诀你就来了,要不是你打断兴许我已经找到线索了。”

    这娃一时不吹牛嘴皮就痒痒。

    “少跟我废话,白天的时候你们不是来过了吗?没有找到什么有价值的线索吗?”

    “哥,你是知道的,有胡椒在,我只是一个没有存在感的小透明。他一个闷葫芦,即使他找到了什么线索也不会对我讲的。”

    “那你大晚上又跑到这里来捡人家吃过的剩饭,不要跟我说你是一个敬业的警察,鬼都不带相信的。”

    “哥,你也太瞧不起人了,我这还不是为了安姐吗?你这被局里放假了,现在只有我是向着你的,你不晓得,胡椒这孙子大开碰头会议的时候,一口咬定你有嫌疑,我想反驳都没人给我机会。所以只好大晚上的出来找线索,还你一个清白,也好给泉下有知的安姐一个交待。”

    这娃,别看他平时一副吊二啷当的样子,认真起来还真让人不太适应。

    “怎么样,哥,是不是特感动?看在我这么辛苦的份上,一会儿请我去阿亮烧烤喝两杯?”

    这小子,经不起考验。

    “这都什么时候了,你哥的天都塌下来了,你还有心情喝酒,你长心了没?”

    齐南还委屈上了:“我这不是想陪你喝个酒,散散心吗?再说了,我跟你一个大老爷们喝酒有什么意思,有那工夫,还不如陪我家芹芹看通宵电话。”

    萧默来这里的目的当然不是和齐南斗嘴的。

    “得,你去保安那里将案发那天晚上到今天的监控给我拷贝下来,我一个人在这呆一会儿。”

    齐南是一个话唠,萧默不想让他在这里吵得脑壳发晕。

    门口的保安室,萧默晚间来的时候,本来是想先看一看监控的。

    那个保安大叔特别坚持原则,就算萧默亮了警官证也不给看,他说白天那位胡警官交待过了,如果有一位姓萧的警官来查看监控,绝对不可以。

    胡樵这孙子,心眼跟他那高大壮实的身躯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齐南这小子出现得及时,此时正好派上了用场。

    “好的,哥,不过这个宵夜你到底是请还是不请?”

    “请,只要你办好的事,哥铁定请你。”

    不知道是美食的诱惑力大,还是这小子真的懂事了,他转身快当地下了楼。

    乔安的宿舍不大,收拾得偏女性化,一律粉色系调,墙面贴了粉色的壁纸,床单被褥也是粉色的。

    到底是二十来岁的姑娘,少女心犹在。

    她是一个喜欢干净整洁的女生,但此时房间经过了白天局里的人搜证,和晚上那个不明身份的人来过,此时略显凌乱。

    梳妆台下面的抽屉半掩着,里面的东西也翻得凌乱无比,这个半掩着的抽屉铁定是刚才那个人的杰作,警察办案不会这么不严谨。

    他戴上手套,翻了翻抽屉,里面除了一些化妆口之外,还有一个记账的笔记本。

    乔安喜欢记账,平时的花销每一笔都记录得一清二楚。

    两个人结婚的时候,住的是萧默买的小两房。

    乔安一直嫌弃那套比她年龄都大的老房子,她想要一套宽敞的房子,装修也得是欧式的那一种。

    自打两个人结婚以来,能不花钱的地方绝对不花钱,她想要攒钱买大房子。

    省钱的正确方式就是记账,从记账方面来看可以看得出哪些是必须花,哪些是可花可不花,哪些是绝对不能花的项目。

    乔安的想法很坚定,不买大房子,就绝对不要孩子。

    她可不想自己的孩子重蹈自己的覆辙,住的是那一种街边过个大型货车,都像是要将房子震塌了的老式房子里头。

    那一种生活,她已经过得够够的了。

    萧默翻了翻记账本子,自打乔安从家里搬出来之后,她的花销多了,大多都用在穿衣打扮上了。

    一件衣服动辄上千,几千也是有的。

    记账的习惯也改了,上面的时间显示最后的记账时间是两个月前。

    但仅仅是半个月的花销,已经远远是她工资的好几倍了,这是不太寻常的一面。

    账面上最后一项居然是买了一件价值上万元的某男士品牌大衣,而这件衣服当然不是买给萧默的。

    从这一点上来看,萧默认为,徐非凡说的乔安和他只是演戏是在撒谎。

    萧默和乔安两个人的存款是存在萧默的建行卡上的。

    乔安离家之后,这张卡上的钱分文未动。

    如果没有一个经济条件允许的男人,在她的背后支撑着她的消费是说不过去的,这个人是徐非凡还是另有其人?

    倒让一向觉得自己非常了解乔安的萧默迷惘了,一下子显得神秘了许多。
未完待续,继续阅读下载:腾文APP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疑路寻踪》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疑路寻踪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疑路寻踪》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