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十章 散场

古词语推荐各位书友阅读:穿书之我在豪门当咸鱼正文 第三十章 散场
(古词语https://www.guciyu.com)    吊灯的突然砸下,众人在意外发生的时候都愣住了。庆幸的是现场没有人受到重伤。</p>

    等大家都反应过来的时候,现成乱成了一片,有小胆子较小的女生已经被吓得哭了出来。也有些拍着胸脯安慰自己大难不死,必有后福。</p>

    酒店负责人在事情发生的一瞬间,就带着人跑了过来。</p>

    肖夜看着满地的荒唐勃然大怒,大声斥责酒店负责人:“黄山河,酒店的安全不是应该做到万无一失的嘛,你今天要是不给我一个交代,你就自己滚吧。”</p>

    肖楼辛:“肖夜,当务之急是要查清楚事情真相,而不是在这里发脾气。”</p>

    肖夜被肖楼辛落了面子,不好再发脾气。冷硬的对着酒店负责人说:“限你们三天之内,查清事情的真相。”</p>

    酒店负责人点头哈腰的答应了,然后回头看了一眼肖楼辛。在他心里能够做主的还是肖楼辛,所以他下意识的寻求肖楼辛的意见。</p>

    肖楼辛:“先把吊灯故障排查一边,确认是否是意外造成的。”</p>

    酒店负责人:“是,三爷。”</p>

    肖夜就和酒店负责人放了一个狠话,就回去看了季夏。刚才吊灯砸下来的时候,差一点点就砸到了季夏。</p>

    肖夜站在季夏面前:“你没事吧?”</p>

    季夏:“阿夜,你不担心,我没事。”</p>

    肖夜:“还能走嘛?”</p>

    季夏:“就是被吓得有点脚软。”</p>

    肖夜嘴里说着:“麻烦。”却一边伸出了手,季夏满心欢喜的将手放到了肖夜手中。</p>

    这个时候,季冬儿一瘸一拐的走了过来,脸上挂在泪痕:“太好了,夜哥哥,姐姐,你们都没有事。”</p>

    季冬儿的腿部被玻璃刮出一道伤痕,肖夜瞧见了立即甩开了季夏的手,去扶了季冬儿。</p>

    肖夜:“冬儿,你怎么样了。”</p>

    季夏被甩开,身形没有站稳,差点摔倒在玻璃碎片上。</p>

    季冬儿生气的对肖夜说:“夜哥哥,你怎么可以推姐姐。就算姐姐刚才是推了我一把,你也不能这样对她。”</p>

    肖夜:“冬儿,你说什么推你?”</p>

    季冬儿目光闪躲的说:“没有,你听错了。”</p>

    肖夜:“冬儿,你说实话。”</p>

    季冬儿被肖夜的严厉吓了一跳,唯唯诺诺的说:“刚刚吊灯砸下的时候,姐姐推了我一把,我才受受伤了。”</p>

    肖夜猛的回头蹬着季夏,季夏连忙摆手:“我没有,我真的没有。”</p>

    肖夜像是没有听到季夏的话,一步步的逼近她。季夏后退,很快就退到了鱼慕他们的面前。</p>

    肖夜站在季夏面前抬起手,出乎意料的打了季夏一巴掌:“你竟然敢推冬儿。”</p>

    季夏被打了一巴掌,久久没有回过神来。</p>

    鱼慕被这突如其来震惊了。</p>

    而一旁的肖楼辛的脸已经黑得不能再黑了。</p>

    肖楼辛:“肖夜,别忘了你自己的身份。”</p>

    鱼慕对着肖夜说:“其实吧,说句实话,你有点过分了。”</p>

    肖夜:“她刚刚差点害死冬儿,我打她一巴掌已经够轻了的了。”</p>

    鱼慕:“如果季夏真的伤害了季冬儿,我会建议你在打一巴掌。但关键是人家没有呀,你这就过分了。”</p>

    肖夜:“你没听到刚刚冬儿亲口说季夏推的她嘛。”</p>

    鱼慕:“根据刚才我的目测,季冬儿离吊灯大概有三米远,而季夏离吊灯大约一米远。在吊灯砸下去的一瞬间,如果大家都开始跑的话,季夏只有两种可能推到季冬儿。一种可能是季夏吃了恶魔果实,变成了橡胶人,她的手可以向后伸长。还有一种可能就是季夏会查克拉,她一瞬间瞬移到了季冬儿的身边。”</p>

    肖夜:“……”</p>

    鱼慕:“你看你更加接受哪一种说法。”</p>

    肖夜:“一派胡言。”</p>

    肖楼辛看着季冬儿:“胡不胡言,调个监控不就知道了。”</p>

    季冬儿一听到监控,就心里焦急起来。她摇晃了一下身形,倒在地上。</p>

    肖夜冲过去抱住她,不停的晃着她:“冬儿,你没事吧。”</p>

    鱼慕幽幽的说了一句:“本来没事了,现在估计已经被摇晕了吧。”</p>

    肖夜:“……”</p>

    鱼慕:“让我来。”只见鱼慕不知从哪拿出一个乘红酒的容器,直接泼了上去。</p>

    装晕并且刚刚换了一身新衣服的季冬儿:“……”</p>

    鱼慕看着没有要醒的季冬儿:“量不够,她醒不过来。有盆或者缸嘛?”</p>

    季冬儿:“……”</p>

    所有人:“……”只怕人没被泼醒,就先淹死了。</p>

    鱼慕:“看来只能做心肺复苏了。等我找根电线!”</p>

    肖夜:“你要电干嘛?”</p>

    鱼慕:“除颤,刺激心脏跳动。”</p>

    季冬儿一听:“!!!!”为了避免鱼慕做得更加过分,她慢慢的睁开眼睛“阿夜,我头好痛呀。”</p>

    肖夜抱起季冬儿:“你等着,我马上带你去医院。”</p>

    肖夜走了之后,季夏也跟了出去。</p>

    肖夜走了之后,晚会现成群龙无首,肖楼辛只好站出来,和大家道了歉。允诺大家只要拿着邀请函来酒店,可以享受一次免单。</p>

    在遣散了所有的人之后,肖楼辛和鱼慕才从酒店出来。</p>

    鱼慕:“你的手没事吧?”</p>

    肖楼辛:“回去消个毒就好了。”</p>

    鱼慕:“你把手伸出来。”</p>

    肖楼辛伸出手:“你要干什么?”</p>

    只见鱼慕嘴巴快速的蠕动,含糊的说:“给你消毒。”</p>

    察觉到鱼慕意图的肖楼辛,手快的伸出两个手指做剪刀状,夹住了鱼慕嘴巴,并且往外扯了扯。</p>

    肖楼辛嫌弃的说:“你要是敢往我我手上吐口水,你这嘴巴就别想要了。”</p>

    鱼慕嘴唇被夹着讲话也不利索:“遮就素妮不冻了,扣睡也阔以小度的。(这就是你不懂的,口水也可以消毒的。)”</p>

    肖楼辛:“我并不想懂,把你的口水给我咽下去。”</p>

    鱼慕可怜巴巴的点头。</p>

    肖楼辛这才把他的嘴唇给放开。</p>

    鱼慕吸一吸鼻子,决定恶心一把肖楼辛:“刚才你掐着我嘴唇,害得我鼻涕都忍不住流出了。”</p>

    肖楼辛脸色一僵,盯着自己的手指头看,就怕上面沾上了某种不知名物体。</p>

    肖楼辛看着鱼慕的眼神充满危险:“看来你很喜欢挑战我。”</p>

    鱼慕自然的替肖楼辛接出下一句“呵男人,恭喜你,成功的引起了我的注意,以后你的一切都逃不过我24k纯金镭射眼上注意。”刚说完,鱼慕就观察到肖楼辛越来越黑的脸上认怂对着肖楼辛卖萌:“啾咪~人家开玩笑惹啦~太认真的人都活不长。你知道乌龟为什么能活这么久吗。就是因为它们懒得认真。”</p>

    肖楼辛冷笑,语气里充满危险:“……你说我是王八。”</p>

    鱼慕能屈能伸:“不,你相信我,我绝对说得我自己。我小时候外号就叫乌龟王子。”</p>

    肖楼辛:“……怎么会你有这么厚脸皮的人存活于世。”</p>

    鱼慕:“上天有好生之德!”</p>

    肖楼辛:“……”</p>

    鱼慕:又是靠自己的机智活下来的一天。不过怎么感觉自己忘了一个什么东西。</p>

    而从酒店厕所出来的宁不曲正站在酒店门口瑟瑟发抖。</p>

    宁不曲:艹,鱼老狗呢,不是让他在门口等一下我嘛?</p>

    风吹过,吹得宁不曲的心哇凉哇凉的。</p>

    <div style="font-size: 1.05rem;">

    <a href="http://zhifu.luochu.com/monthly/" style="color: #00b8ac; display: block;

    text-align: center; line-height: 3rem; margin-bottom: .5rem;">

    开通VIP,立享专属订阅优惠>></a>
未完待续,继续阅读下载:腾文APP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穿书之我在豪门当咸鱼》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穿书之我在豪门当咸鱼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穿书之我在豪门当咸鱼》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