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七章

古词语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偷来的果实正文 第十七章
(古词语https://www.guciyu.com)    “你们谁都不能伤害依依。”顾七大喊一声,扛着杨依依跳下屋顶,蓝卓正准备追上去,管平一把拉住了他,蓝卓不解的看向管平。</p>

    “孽障啊,这两个小孽障。”余婆婆拄着拐仗恨恨的敲打着地面,蓝卓与管平左右扶着余婆婆坐下,一干妇儒孩童各个义愤填膺。</p>

    “咳,咳,我觉你们大家现在应该先考虑如何离开这里才是。”陆六六蹲在地上拿着树枝在那里乱画着。</p>

    “他是……”老夫人这才问起陆六六。</p>

    “余婆婆,这个晚点在向您解释,李嫂扶着老夫人,带着大家先离开。”蓝卓一边安抚着余婆婆,一边有条不紊的吩咐着。</p>

    “不要去城西,去城外的南山庄,那里他们不知道。”管平提醒道。</p>

    “嗯,按管婆子说的办,还有另外通知其他点的人尽快撤离。”蓝卓说道.“六六,你跟着李嫂子,不要走丢了。”</p>

    陆六六更想跟着蓝卓他们,但是仔细一想,他们还是会回到城外汇合的,而且跟着他们危险系数太高,陆六六点点头,跟着李嫂子身后。</p>

    陆六六正想这么大一群人如何出城,便发现大家是分散开来的,只有她陪着余婆婆和李嫂子。李嫂当她的娘,余婆婆就是婆婆,她们是进城给余婆婆看病的,李嫂子扶着余婆婆,她则提着给余婆婆包的药。</p>

    在出城门口的时候,一辆装饰豪华的马车与她们擦身而过,马车上帘子在经过陆六六身边的时候,一只玉手轻轻挑起了帘子一角,陆六六对着药包避之不及的表情尽数落在玉手主人的眼里。</p>

    “小姐,你怎么了,脸色这么难看?”马车上响起一名女子的声音。</p>

    “无事。”女子生硬的回答。</p>

    “六六,快着点儿。”李嫂子在前方喊道。</p>

    “哦,来了。”陆六六回头看了看那辆马车,“可惜了,如果不是赶时间……”陆六六遗憾的叹着气,快步跟上。</p>

    蓝卓与管平到达南山庄的时候已是半夜时分,陆六六正跨坐在树上看着天上的点点繁星,嘴里还啃着从俊俊那里带出来的苹果。</p>

    “六六下来。”蓝卓与管平在树下等着她。</p>

    陆六六看了两人一眼,麻溜的从树上溜下。</p>

    “两位大侠回来了,吃饭了吗?”陆六六问道。</p>

    蓝卓与管平相互看了一眼,都从对方眼看到了疑惑。陆六六说完就想打自己的嘴,这话问的想想真是别扭。</p>

    “两位大侠这么晚来找我是有什么事吗?”</p>

    蓝卓看了一眼管平,管平点点头,蓝卓上前一步说道:“我们明天要离开这里,希望你和我们一起。”</p>

    陆六六看蓝卓又转头看看管平,她从他们的脸上看出一丝尴尬,陆六六明白了:他们这是不相信她,怕她通风报信,但是又不能杀了她,所以带在身边才是最安全的,最起码这里的妇儒孩童安全了。</p>

    “可以啊,什么时候”陆六六正有此意,她还想打听一下那日她见到的那些磷的事情呢。至于去哪儿,说了她也不知道,而且她可不觉得这两人会说。</p>

    “明天我会叫你,”管平说道。</p>

    “明天见”陆六六没有多问便走了。</p>

    看着陆六六消失的身影,蓝卓与管平相视一眼。</p>

    “喝一杯”</p>

    “喝一杯”</p>

    两人异口同声,又同时笑了。</p>

    两个男人以男人方式和解了。</p>

    月光下,两条身影。</p>

    “你早就知道了。”</p>

    “不全是,老坛主走后你一直忙着老坛主的身后事,我又受伤在身,反而让我有时间静下心来想一想,”管平喝掉手中的酒,“然后我就发现这其中有太多的疑点,第一,路线只有你我顾七三人知道,可是偏偏是我们的路线出了问题,第二,杨依依出现的太及时了,及时到就好像早已知道事情会发生一样,第三,老坛主的尸体太奇怪了,杨依依说老坛主是为了救我而死,而我当时已经昏迷,如果按照杨依依的说法,老坛主是为了替我挡刀,那么刀的伤口应该是由后背刺中,但是我后来看过老坛主尸体上的伤口,伤口是由胸口位置直刺胸腔,这明显是正面受伤,那么杨依依就是在说谎,可是她为什么要说谎,老坛主是她的父亲,是什么样的原因让她放弃追查杀害自己父亲的凶手。我百思不得其解。再后来,我又到了出事地点,在那里我捡到一样东西,”管平说着,掏出怀中用手帕包裹着的东西。</p>

    蓝卓接过打开一看,那是一枚钢针,蓝卓捏起钢针,钢针在他的拇指与食指间来回的滚动着,片刻后,蓝卓放下钢针。</p>

    “这是他的独门武器,不会再有第二个人了。”</p>

    “起初我断定是杨依依蛊惑了他,让他做下这等欺师灭祖之事,可是今天我突然发现,我错了。”管平收起钢针交给蓝卓。</p>

    “怎么说?”</p>

    “你不觉得他今天最后说的那句话太刻意了吗?像是为了掩盖什么一样。”</p>

    “听你这样一说,确实是,他好像是故意说给我们听的一样。”</p>

    “我怀疑这一切都是他主导的才对。”</p>

    “他为什么这么做,难道就是为了这坛主这位吗?”蓝卓恼怒的抓起桌上的酒壶,仰脖一倒而尽,将酒壶扔在地上,“义父带他到碧波坛时,他才三岁,虽然义父平时对他严厉了一些,但是义父对每个人都是如此,他如果这么喜欢这坛主之位,我让他又何妨,根本就不想当这劳什么坛主。”是啊,你所厌弃的正是他们渴望的。</p>

    “因为他是老坛主的亲儿子,他本可以不用这么努力。”管平一句让蓝卓呆愣在那里。</p>

    “他出生的时候正是老坛主被人追杀的时候,老坛主为了安会起见,将他送到一户农家,从那户农家里抱走了他们的女儿——杨依依。”</p>

    <div style="font-size: 1.05rem;">

    <a href="http://zhifu.luochu.com/monthly/" style="color: #00b8ac; display: block;

    text-align: center; line-height: 3rem; margin-bottom: .5rem;">

    开通VIP,立享专属订阅优惠>></a>
未完待续,继续阅读下载:腾文APP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偷来的果实》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偷来的果实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偷来的果实》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