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九章

古词语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小王爷今天吃药了吗正文 第十九章
(古词语https://www.guciyu.com)    江辰暮摆摆手表示自己没事,晏慈便也放下了心,回头看向方才笑出声的江辰宇。</p>

    “四哥见笑了。”</p>

    “阿暮果然很是喜欢烟鱼啊,不过,阿慈是你的乳名吗?”江辰宇笑问道,眼中带着一丝试探。</p>

    晏慈心中一惊,那日说出这个名字实属无意,之后想来虽然有些有失考虑,但见江辰暮叫着习惯了,便也未让他改口。在王府中听着习惯了,倒是忘了在外这般称呼,让其他人听见了着实容易起疑,是自己太过于大意了。</p>

    压下眼中的惊诧,晏慈追忆似的缓缓开口道:“阿慈是我幼时娘亲对我的私称,娘亲去世的早,之后便没人这般唤过我,当日大婚一时想起,大抵是私心想念娘亲,便又重新用起了这个名字。”</p>

    其实这个名字的由来也的确如此,晏慈父母皆早逝,幼时晏慈的娘亲也确实总唤她阿慈。</p>

    江辰宇似是没想到她会这样回答,且看她神情,却不似作假,便只好带着歉意道:“是我多言了,让你想到了伤心事,抱歉。”</p>

    一旁的江辰暮看着二人,不知在想什么,目光最终停留在晏慈身上,却什么也没说。</p>

    渐渐从方才涌起的回忆中回神,晏慈摇摇头:“不必道歉,四哥也是无意。”</p>

    晏慈表情一时有些寡然,江辰宇见她无意再聊,便也只好举起酒杯,自罚一杯,便又将注意力转到了席间的歌舞,状似专注地看起了表演。</p>

    又是半杯酒下肚,还未细细回味一番,体内蛊虫又开始作祟。</p>

    心口突然一阵麻,晏慈握着杯子的手一时失力,酒杯碎落在了桌案上,剩下半杯酒皆洒落在了晏慈的衣裙之上。</p>

    酒杯掉在桌案上破碎的声音虽被这礼乐声的掩盖了一些去,但因着位置离平宁公主较近,对方还是注意到了这边的动静。</p>

    平宁公主挥了挥手,礼乐一时停了下来。</p>

    “怎么了,阿慈?”一旁的江辰暮最先注意到晏慈的不对劲,开口问道。</p>

    “这便是八王妃了吧,方才这是怎么了?”见晏慈身边坐着江辰暮,平宁便猜到了她的身份,见她衣裙上洒落的酒水,便知方才那声响应是自她这边传来了。</p>

    心口的疼麻感时有时无,晏慈压下不适,拍了拍江辰暮的手以示安慰,便对平宁道:“多谢公主关心,许是不甚酒力,有些醉了,故一时没拿稳杯盏。”</p>

    闻言平宁也未作多想,便道:“平日不善酒力的人一时喝了这玫瑰玉露的确容易醉,是我考虑不足。”说罢又向身后招了招手,“来人,带八王妃去永乐宫换身干爽衣服。”</p>

    晏慈也不推辞,便道了谢,又对江辰暮安抚了一番,方起身随着宫女小烟去了永乐宫。</p>

    永乐宫便是平宁所居之处,离这庭湖的汀水阁并不远,这也是为什么,平宁将此次生辰宴设在汀水阁的原因之一。</p>

    从汀水阁出来,一路走过庭湖,除了偶尔遇上些个巡逻的侍卫外,并未遇到什么人,约莫走了半刻左右,便到了永乐宫。</p>

    因着不习惯有人伺候着更衣,晏慈让小烟将衣服放下后便让她在外面等着。</p>

    换下了衣服后,晏慈并未急着出去,走到窗前,开窗望了望。此时天色早已完全暗了下来,又因为是月底,月亮也几乎不可见,故更显得昏暗一些。</p>

    如此,晏慈敲定了打算,关上窗出了门。</p>

    小烟在门口等着,见她出来了,便要带路回去。</p>

    待一路出了永乐宫,晏慈便停了下来。</p>

    小烟见她停步,微微俯着身子问道:“王妃有什么吩咐吗?”</p>

    “方才的酒劲有些久,我这会头还有些晕,想在外面走一走,你先回去吧,若是公主问起,就说我一会就回来。”说完,晏慈还抬手揉了揉太阳穴。</p>

    “这……”大抵也是没料到这状况,小烟有些犹疑,多少是怕自己办错了事被公主责备。</p>

    晏慈上前像方才安慰江辰暮一般拍了拍她的手,道:“我就是一时酒劲上来有点不适想在外面吹吹风,一会就回去。”</p>

    如此一来,小烟也没什么可说的了,便只好点点头道:“那王妃可千万别走太远了,宫里路径大多相似,初次来容易迷路,若是有事,找各宫门站守的侍卫或是像方才巡逻的那些侍卫们便可。”说完,行了个礼便退下了。</p>

    见人走远了,晏慈方沿着反方向,一路走下去。</p>

    之所以说要一个人走一走,倒也没有别的特别的理由,只是突然想起,当初萨满耶讲起自己在这宫中的时日时,似乎提到过所住的洛淮殿离这平宁公主的永乐宫并不甚远。</p>

    怪不得原先听闻平宁公主的名讳时一时心中曾觉得熟悉了。</p>

    当初战后和谈,北狄王为了表现诚意,将名下年纪最小的儿子萨满耶送到了京城作为质子,当时中原虽为胜利方,但是为表中原皇帝的气度,昭宣帝对于萨满耶的起居开支并未有过苛待,甚至应允了其同皇子们一同受学,若非萨满耶后来知晓了自己中了这中原皇宫特制的毒,大概还会对昭宣帝心怀感激。</p>

    回想着当初萨满耶同自己讲起的这些,晏慈多少有些唏嘘,他一路走来并不容易,若非年少时早早经历了这些腌臜之事,或许……可是世间哪来那么多如果呢。</p>

    如今的萨满耶,早已不是那个羸弱可欺的质子。</p>

    如此想着,也不知兜兜转转走了多久,晏慈不觉中走到了一处偏冷的旧殿。</p>

    不知为何,这座宫殿并没有牌匾,宫门看上去陈旧而破败,而宫墙上的墙皮也纷纷脱落,屋顶上的瓦片斑驳,整个荒凉败落之感,令人难以置信这竟是在皇宫之中。</p>

    因着没有牌匾,晏慈不知自己究竟是不是到了洛淮殿,但出于好奇,还是迈着步子,小心进了这宫门。</p>

    进了里面,这破败感更为强烈,整个宫殿似是经年未修,无人踏足一般。</p>

    晏慈慢慢地跨过地上一些枯树枝和碎石块,走到了内室的门前,正犹豫着要不要推门进去看看,便听见里面传来了轻微的对话声。</p>

    “娘娘真的准许我出宫了吗?”</p>

    <div style="font-size: 1.05rem;">

    <a href="http://zhifu.luochu.com/monthly/" style="color: #00b8ac; display: block;

    text-align: center; line-height: 3rem; margin-bottom: .5rem;">

    开通VIP,立享专属订阅优惠>></a>
未完待续,继续阅读下载:腾文APP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小王爷今天吃药了吗》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小王爷今天吃药了吗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小王爷今天吃药了吗》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