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六章

古词语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小王爷今天吃药了吗正文 第十六章
(古词语https://www.guciyu.com)    “王爷,你刚刚说什么?”展斯慢慢地拿起杯子,为自己倒了一杯茶压压惊。</p>

    江辰暮叹了口气无奈地看了他一眼:“紫苏果然没告诉你。”</p>

    展斯拿着杯子的手一抖,突然明白刚刚那个复杂的眼神是什么意思了。</p>

    “她早就知道了?”展斯不敢相信。</p>

    江辰暮点点头:“你忘了她的身份了吗。”</p>

    展斯扶额,一时竟忘了她是密探出身。</p>

    “你才回来没几日,不知道这件事也正常,她或许还未找着机会告诉你。”江辰暮见他受打击不轻的样子,安慰道。</p>

    展斯摇摇头,表示自己没事,又问:“那她究竟是谁?”</p>

    江辰暮转头看向门口处,缓缓道来:“一个故人。”</p>

    自那日后,江辰宇陆续又来了几回,不过再没找过晏慈说些什么,那个银发的男子也不曾再出现。</p>

    这几日晏慈也一心放在了江辰暮身上,毕竟是为了自己受的伤,晏慈心底多少有些过意不去,故连带着这几日劝他喝药都更比以往耐心和温柔。</p>

    好在伤的确只是小伤,虽然江辰暮身子较常人羸弱些,但这几日好生休养之下,也好了大半。</p>

    紧接着便是要准备宫宴的事了,毕竟是平宁公主的生辰宴,首先贺礼上便不好失了八王府的面子,因而这几日晏慈同管家林叔就这贺礼的事也是费了不少心思。接着还要准备当日出席要穿的衣服这样一些细节的事情,听着简单,但是其中要花的心思和时间也着实不少了。</p>

    府中内务原先一直是管家林叔在处理,因着王爷的情况,大多数事都是林叔直接拿主意,但如今有了王妃,一些大事上的决断便不得不由晏慈来决定,这多少让晏慈有些头疼。毕竟算是在草原上长大的人,晏慈又向来不爱处理这些内务之事,现下的情况着实为难她了。</p>

    好不容易熬到了月底,一切准备妥当后,晏慈便陪同江辰暮坐上了进宫的马车。</p>

    马车行至宣武门,便不得再前进了,所有人必须下马步行。</p>

    江辰暮先下了马车,接过晏慈下来,脚尖刚刚落地,便见后面一辆装饰华丽的马车也到了。</p>

    王室专用的马车上常常会有代表各自身份的印记,这辆马车上金笔刻画着一个“汰”字,若是没有猜错的话,当是五王爷江辰汰的马车。</p>

    果不其然,待那人下了马车,身后的紫苏便低声提醒道:“那便是五王爷。”</p>

    既然遇上了,不打个招呼就走显然是不合规矩的,故晏慈只得同江辰暮等着那人走近。</p>

    “巧了,既然在这遇上了八弟。”那人江辰汰大步走来,朗声道。“这就是弟媳吧,百闻不如一见,果然是大家闺秀啊。”</p>

    晏慈心下低嘲,何烟鱼向来不参与京城贵族的活动,深居简出的,哪来的百闻?但还是回礼道:“烟鱼见过五皇兄。”</p>

    倒是江辰暮,却一反平日地沉默,并没有回言。</p>

    不过江辰汰却并无在意的样子,仍然笑道:“听闻八弟前几日遇袭了,今日一见,想来伤势已无大碍了吧?”</p>

    江辰暮歪着头看向晏慈,一幅不愿意开口的样子。</p>

    晏慈心下叹气,只得上前一步半挡住江辰暮道:“多谢五皇兄关心,王爷的伤已好得差不多了。”</p>

    看着晏慈一幅护着江辰暮的模样,江辰汰嘴角弧度扬起,笑道:“看来八弟今日并不是很想同我多聊,既然如此,五哥我先行一步了,待会宴席上见了。”说罢点头示意了一下,便带着自己的人离开了。</p>

    晏慈诧异江辰暮面对江辰汰的反应,但是显然江辰汰已经习惯了这样的情景,不知究竟是什么,能让江辰暮这般反感这个人,虽说江辰暮是孩子心性,但这样不加掩饰地表现对一个人的厌恶,也的确鲜少。</p>

    见人走远了,晏慈回过头,扯了扯江辰暮的衣服:“走吧。”</p>

    江辰暮点点头,牵过她的手,靠近她轻声道:“不喜欢他。”</p>

    晏慈看了看几步外的守门侍卫,看上去并没有听见江辰暮说了什么,方接过江辰暮的话:“我也是。”说罢,冲他调皮一笑。</p>

    江辰暮看着这样的晏慈,一时觉得有些新奇,便也学着她的样子笑了笑。</p>

    见他学自己,晏慈更觉有趣,低下头,笑着摇摇头,便要迈步,却突然脚步一顿。</p>

    江辰暮见她停下,眉头微微皱着,笑容立刻变成了担忧:“阿慈你怎么了”</p>

    晏慈勉强挤出一个笑容,对着他摇摇头,暗暗深吸了一口气,看上去并无异常。</p>

    见她没什么事,江辰暮便乖乖点了点头。</p>

    晏慈跟着江辰暮的步子走着,暗自调整着呼吸,好在胸口密密地刺痛感并不强烈,但是她也知道,这不过是一点点初兆罢了。</p>

    怎么偏偏赶在这个时候。晏慈心下叹气,三个月的安稳,让她几乎忘记了身体里的蛊毒。</p>

    当初为了说服萨满耶和他身边的人放自己来寻药,保证自己三年内无论如何都会回去,晏慈不得不让苗蛮给自己下了三年期的噬心蛊。</p>

    中蛊后前三个月的蛊虫潜伏期,中蛊之人不会有任何不适,但是三个月后蛊虫初次苏醒,便会开始阶段性地释放毒素侵蚀中蛊之人的心脏,之后每隔三月,蛊毒都会发作一次,发作时心脏如被万虫啃噬,并且疼痛感会随虽时间的推移逐渐加深。此蛊阴毒,但是当时的晏慈别无选择,如果不这么做,萨满耶身边的心腹是不会就此放过她来中原的,那些人信不过她,只因为她原是中原人。</p>

    下蛊时萨满耶并不知下的是噬心蛊这样阴狠的蛊,否则事后他也不会如此心急地派人四处寻她。</p>

    但事已至此,晏慈也没有办法就如此空手回去,况且,只有为他找到解药,自己才能真正还清他这些年对自己的恩情。</p>

    不过晏慈没想到自入京后一切都那么顺利,仅仅三个月时间,此刻的自己竟然已经站在了这皇城之内。</p>

    想到这里,晏慈抬头看向江辰暮的侧脸。</p>

    暮光落在他的脸上,洒下一片金辉,原本就俊秀的五官此刻看着更是如同精雕下的美玉,一时让她有些晃神。</p>

    似是感受到了她的目光,他侧过脸看向她,清澈的眼眸离倒映出她的脸,不知道是不是她心理作用,总觉得此刻的他眼中流露着安抚之意。</p>

    手心传来的身旁之人的温度一时过于炽热,总觉得这股暖意不知不觉就冲到了心口处。</p>

    晏慈回过神低下头,压下心中的波动,想起当日惋惜江辰宇对江辰暮的利用,一时自嘲,其实自己也一直在利用眼前这个人不是吗?甚至,比之江辰宇更为卑劣。</p>

    晏慈始终把江辰暮当做未知世事的孩子,她舍不得伤害他,但也知道,自己一开始的欺骗,就注定了伤害。</p>

    <div style="font-size: 1.05rem;">

    <a href="http://zhifu.luochu.com/monthly/" style="color: #00b8ac; display: block;

    text-align: center; line-height: 3rem; margin-bottom: .5rem;">

    开通VIP,立享专属订阅优惠>></a>
未完待续,继续阅读下载:腾文APP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小王爷今天吃药了吗》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小王爷今天吃药了吗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小王爷今天吃药了吗》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