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七章

古词语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小王爷今天吃药了吗正文 第七章
(古词语https://www.guciyu.com)    六月初六,大婚之日。</p>

    这日一早,府中上下便已经忙碌了起来,各处张灯结彩自是不说,平日里清冷的菀竹苑一时也热闹非凡。</p>

    晏慈洗漱完便坐在了铜镜前,看着琴漱为自己梳发。</p>

    一席青丝如瀑,丝缕之间平白填了几分绵绵之意。</p>

    她想到自己在北狄时,便常常是不束发的,总是散乱着这烦恼丝,奔跑在广阔的大草原之间,累了,就坐在河畔喝上一壶酒,唱一首小曲。</p>

    而如今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却是不似当初肆意的模样了,仅仅这般坐着,倒还真有几分大家闺秀的样子。</p>

    “过一会,三夫人会过来给小姐上梳。”琴漱将发梳顺了后,放下木梳道。</p>

    “上梳?”晏慈闻言微愣,片刻回神后道:“我倒是忘了还有这个礼俗。”</p>

    “这会还早,小姐要不要吃点什么,不然晚间许是要饿的。”琴漱问道。</p>

    晏慈摇摇头,方才起来时嘴馋吃了一块桂花糕,此刻并没什么胃口。</p>

    琴漱倒来一杯茶放于她面前,道:“可是刚刚的桂花糕太甜了?”</p>

    晏慈接过茶喝了几口,消去了口中残留的甜腻感,才回道:“是有点,我虽喜甜,但吃不了太甜的。”</p>

    “原是这样,怪不得不常见你吃这府中的点心。”说到这,琴漱俯身轻声道。“我家小姐嗜甜,府中的厨子知道,送到咱们院子的点心总要格外甜一些。”</p>

    晏慈轻笑:“那便怪不得了,我还道是我自己许久不吃甜食,吃不了甜了。”</p>

    正说着,院子里的小丫鬟阳春进来通报到:“小姐,三夫人过来了。”</p>

    这么快?原以为她会晚些时候来,晏慈一时有些没有准备。</p>

    虽说何烟鱼是在三夫人院下长大的,与何昀兆又十分亲近,但对于三夫人,一直是客气而疏离,三夫人又是一个话少的,常年就在院子里念佛吃斋,自晏慈回来后除了来问候过她一次,便与她没什么交集了。听闻三夫人的父亲是武将出身,故虽然左相是文官,但何昀兆却是自小开始学骑射的。</p>

    “三娘。”晏慈起身微微施了个礼。</p>

    三夫人点点头,走到她身边,道:“坐下吧。”</p>

    晏慈便坐下,取过桌上的红木梳递给三夫人,道:“有劳三娘了。”</p>

    三夫人接过来,看着镜子里的她说道:“这么快,你已经长到出嫁的年纪了。”</p>

    晏慈没有说话,一是不知道该说什么,二是她并不是很喜欢对上三夫人的眼睛,那双眼睛总给她一种能将一切看清的错觉。</p>

    三夫人抚顺了她刚刚站起乱了的发,将梳子从上梳下,同时念到:</p>

    “一梳梳到头,富贵不用愁;</p>

    二梳梳到头,无病又无忧;</p>

    三梳梳到头,多子又多寿;</p>

    再梳梳到尾,举案又齐眉;</p>

    二梳梳到尾,比翼共双飞;</p>

    三梳梳到尾,永结同心佩,</p>

    有头又有尾,此生共富贵。”</p>

    她的声音温雅如风,提高了声量念着上梳礼词,颇有几分庄重之感。</p>

    晏慈一字一句听着,恍惚间几乎以为自己真的要出嫁了。这对她来说有一种很陌生的归宿感,但事实上,她连那个“夫君”的样子都还未见过。</p>

    此番代嫁过去,不过是为了一个接近西昭王室寻药的目的,嫁给八王爷并非必然,却是为她实现目的最为快捷的办法。至于嫁过去之后将要面对何事,也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p>

    镜子里披散的长发被挽成发髻,戴上金钗珠花,素净的脸上了粉黛,点上唇红,变得越发明艳。</p>

    待换上嫁衣,嫁鞋,做好一切准备,盖上了红盖头,外面的天色已经渐渐昏暗下来。</p>

    拜别了左相和大夫人,迎亲的队伍已经到了门外,喜娘已经拿着帖子进了府。</p>

    晏慈戴着红盖头,只能看到脚下片缕之地,全凭着身边的琴漱为自己引路。</p>

    待到了大门口,琴漱拉住她,让她停下,晏慈意会,站在那等着,不一会就见有一个熟悉的身影在自己面前背对自己半蹲下了。</p>

    原本应当是大哥何昀瑞背着新娘入轿,但许是因为何烟鱼同三哥何昀兆更为亲近,左相便也默许了让何昀兆代替何昀瑞背着妹妹上轿。</p>

    何昀兆小心地背起晏慈,一步步稳健地走向花轿。</p>

    晏慈幼时也曾有一位兄长,但是后来失散了,自此便是孤家寡人一个,如今扮作这何烟鱼,见了何昀兆,倒是时常想起幼时的兄长。</p>

    进了花轿后,晏慈听着外面的鞭炮声,一抬手撤掉了头上的红盖头。</p>

    这凤冠着实是沉得狠,压得晏慈一天下来时不时觉得头晕。她抬手揉了揉脖子,将头靠在后面,借此减轻凤冠压在脖子上的重量。</p>

    听着外面敲锣打鼓的声音,晏慈想起了上一次为了除掉格满鲁和萨满耶伪装成婚的场景,也就是她上一次穿嫁衣的时候。北狄迎亲也爱打鼓,却没有锣,迎亲的车队往往会随行一队人,边走便唱,热情得很。</p>

    不知过了多久,轿子停了下来,晏慈坐正了身子,又将红盖头再头上盖好。</p>

    半柱香的时间过去了,还没人来掀帘子,就听到喜婆有些焦急地喊道:“怎么还没人来接新娘子下轿,这误了时辰就不好了。”</p>

    “来了来了!”一道清朗的声音传来,听着应该是个男子。</p>

    “哎,王爷,您这,这样不行,这新娘子下轿需要女童来接的。”就听着喜婆在外急道。</p>

    “我,我的,新娘子我的,我来接。你,你让开。”晏慈皱了皱眉,听着这话,莫不是那个痴傻了的八王爷吧?</p>

    “哎!王爷——”</p>

    话音刚落,面前的帘子就被掀开了,入眼便是一只白净好看的手,一只男人的手。</p>

    晏慈愣了愣,一时不知该不该把手放上去。</p>

    “走,走,我带你走呀。”有些稚气有些迫切的语气,莫名让晏慈心里一软。</p>

    她抬起手,犹疑了一会,便放在了他的手心中。</p>

    她的手很凉,而他的很暖,她能感觉到放上去的那一瞬间,他握紧了自己。</p>

    跟着他出了轿子,才出了轿门,就觉得手上一松,接着身体一轻,身旁这个人已经将自己抱在了怀里,四周皆是低声的议论,大概是说着这样是如何的不合礼数。</p>

    “地上脏,我抱着你走吧。”说完,他便笑了。</p>

    那笑声太近,晏慈觉得心脏都被震了几下。</p>

    “谢谢。”晏慈低声道,也不知他听见了没有。</p>

    晏慈倒也不扭捏,就借此找了个舒服的姿势躺在他怀里,一时连脖子都不那么难受了。</p>

    借着余光看着地面,看他跨过马鞍,跨过大门,这一刻,她便是真正进了八王爷府了。</p>

    <div style="font-size: 1.05rem;">

    <a href="http://zhifu.luochu.com/monthly/" style="color: #00b8ac; display: block;

    text-align: center; line-height: 3rem; margin-bottom: .5rem;">

    开通VIP,立享专属订阅优惠>></a>
未完待续,继续阅读下载:腾文APP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小王爷今天吃药了吗》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小王爷今天吃药了吗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小王爷今天吃药了吗》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