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章

古词语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小王爷今天吃药了吗正文 第一章
(古词语https://www.guciyu.com)    夏日初至,出了关门,远离了西北的风尘,进到了关内后,周围的景色一时都变得葱翠了许多。走过关门,向里走了不过几十里路,便隐约可见繁荣的街市。</p>

    在街市上采办了一些所需品,晏慈又转进了一家小酒馆,买了两壶竹叶青和一袋早茶。北郭地处南北地界之间,民风较之南方更豪放,较之北方,又多一分温婉。故北郭之人皆爱饮酒,兼爱饮茶。晏慈为行路方便时常扮作男装,用伪声,且每到一处,必停下寻酒与茶。</p>

    稍作休整后已是午时,晏慈估摸着此刻出发,到太阳落山前应该还可以赶得到下一个驿站,便要起身出发。</p>

    “近日边关似乎不怎么太平。”旁边一桌客人中,一个身着藏青色长衫的客人放下酒杯,突然说道。</p>

    听到这,晏慈又坐了下来。</p>

    只听其同桌的灰色衣裳的客人回道:“怎么说?”</p>

    “往日里通商的那条官路不知怎的,封了好几条道,平日里的那些蛮族商人近日都不怎么出现了。”</p>

    “许是改了谋生,倒也不一定就是要起战事吧。”</p>

    那人摆摆手,突然压低声音道:“听说是北狄的王殁了,新上位的那个又是个有野心的狠主,怕是……”那人未说完,灰色衣裳的人便止住了他。</p>

    灰色衣裳的一惊抬头张望了一番,晏慈低下头装作什么也没听见的模样,继续喝茶。灰色衣裳的客人见没人注意到这边,方回道:“此事可不好乱说,让人听去了不好。”</p>

    那人见朋友如此,不甚在意地道:“我那日去商道易货,在路边的茶馆里遇到了几个蛮族服饰的人,无意间听到他们的谈话,说是换了新王了,就这几日的事,消息不久也就传出来了,这也不是什么秘密了。”</p>

    “话是如此,但是别的我们这些小老百姓也不好随便揣测,说多了容易惹祸上身。”灰色衣裳的摇摇头,叹气道。</p>

    “你就是太谨慎了,这边关之处,不像京城。”说到这,那人似是想起了什么,也就不再多说,只拍了拍灰色衣裳客人的肩膀,饮了杯酒。</p>

    见二人无意再谈,晏慈喝下最后一杯茶,起身结了账,就出了酒馆。出了酒馆不远的街角处,几个蛮族服饰的人正拿着一张画像沿途询问路人。晏慈见此,转身绕进小道之中。</p>

    “还真是穷追不舍呢。”叹了口气,晏慈快步离开,在城门附近买了匹马,不一会就出了这边关小城。</p>

    一个月后。</p>

    从边关一路向京城过来,晏慈没敢多走官道,专捡着小路走,时不时下来溜溜马,喝点酒。多年不曾回中原,晏慈此番途中算是把能买得到的酒中喝了个遍。中原的酒大多不比塞外的辛烈,但却各自有其韵味之处。</p>

    此时,晏慈正提着一壶女儿红坐于这树林中的孤亭之中,外边下着大雨,雨水顺着亭檐如连珠般落下,倒是别有一番景致。</p>

    正喝着,不远处传来一阵车马声,透过雨雾,隐约可见一辆马车正往这驶来,周身还随了好几人,皆着蓑衣骑着马。</p>

    不一会到了亭外,就听见那驾马车旁随行的人朝马车内喊道:“公子,亭子到了,咱们在这躲会雨吧。”</p>

    “好。”车内传来一声回应,就见那驾马小厮在一旁停了马车,撑开了一把油纸伞。</p>

    那人拉开帘子出来,一席水蓝色锦袍,衬得身材颇为颀长。只是不知为何,脸上带着素银面具,让人看不清他的模样。</p>

    一旁随行的人落了马,进到亭子内自觉的围守成一圈。</p>

    晏慈看了眼,这些人看着规整得很,倒不像是寻常的家仆,晏慈心中喃喃着“非礼勿视,非礼勿听”,转而朝着进来的那人举了举杯。</p>

    “叨扰了,这雨下得大了,路遇此处,寻个躲雨的地方。这些都是家仆,在外经商,少不得带些练家子。希望没吓着兄台。”</p>

    “无妨,这雨下得愈发大了,公子也是在赶路吗?”</p>

    那人见她举杯,微微作揖致意,道:“是的,早些时候看着还晴朗,也不知怎的突然就下起了雨。兄台倒是好雅致,孤亭雨中饮酒,颇为闲适。”</p>

    “闲适不说,闲散游人一个罢了。不介意的话坐下一齐喝一杯如何?”</p>

    “自是不介意的。”那人踱步至晏慈身旁的石凳坐下,招呼小厮道,“去把车上的杏花村拿来。”</p>

    晏慈眼前一亮,没想到这人竟然还随身带了杏花村。</p>

    “看来公子也是个爱饮酒之人了?”</p>

    那人轻笑一声,道:“从商之人,往来应酬少不了要喝酒,但要论爱酒的,当是家弟,这杏花村原也是家弟所赠。”</p>

    “哦?原是如此。说到这,倒还不知道公子贵姓,在下姓晏,处之晏然的晏。”</p>

    小厮从车上取来了杏花村,并带着一些杯盏,那人斟了酒置于晏慈面前,方道:“免贵姓江。”</p>

    “江公子此番是要返京吗?”接过酒点头致谢,晏慈又问道。</p>

    “不,我是江南人士,此番来京是为拜访友人。晏公子是?”</p>

    晏慈看向他的眼睛,总觉得那双眼睛精明了些,好似有种看透人心的能力,上一次看到这样的眼睛,是在萨满耶身上。想到那个人,晏慈便是颇为头疼。一时失去了与眼前这个江公子交谈的兴趣。</p>

    “我是个闲人,四处云游罢了。”言罢饮了一口杏花村,晏慈抬眼惊喜道,“好酒!果真是地道的杏花村!”</p>

    “实不相瞒,这酒原是家弟所酿,他向来不理家族事业,专爱琢磨怎么制酒。只可惜此番家弟身体不适,未曾与我同行,不然你二人当是真的酒逢知己了。”江公子谈到家弟时的眼神倒是温柔了不少,看得出来与其弟关系之密。想到这,晏慈又觉得或许这个人同萨满耶到底是不一样的人。</p>

    “缘分到了,自然会相遇。知己是可遇不可求呀。”</p>

    说话间,外边的雨势小了些。</p>

    江公子看了看亭外的雨,对下边的人招了招手,耳语了几句,待那小厮转身走向马车后,又转身对晏慈作揖道:“雨看着是小了些,江某此番急着赶路,这就告辞了。”</p>

    “一路顺风。”晏慈回礼道。</p>

    又见那小厮从马车回来,提着一壶酒。</p>

    “这杏花村就留给晏兄吧,好酒当赠与有缘之人。”</p>

    “这,令弟的心意岂可转赠。”</p>

    “无妨,家弟自是爱酒之人,晏兄懂酒,当受得起的。”说到这,招手让那小厮将酒呈上。</p>

    晏慈接过酒,道:“如此,便谢过了,来日若有机会,当再把酒言欢。”</p>

    告别了江公子,晏慈又在亭子下坐了会,直到雨完全停了,才起身继续赶路。</p>

    雨后的林间小路泥泞得很,好在马还在,骑马走倒不至于弄脏了鞋袜。大约行了二十里路,眼前景色渐渐明朗起来,隐约可见前面的大道。</p>

    走上大道,路一下子宽敞了不少。晏慈在路边的茶水摊停下脚,要了一杯茶水。</p>

    “大爷,这离京城还有多远啊?”晏慈向送茶的茶水摊的大爷问道。</p>

    大爷放下茶水道:“不远了不远了,出了前面三座山,再过条河也就到了。”</p>

    “奥,好的,谢谢大爷。”</p>

    “小兄弟是一个人?”</p>

    晏慈点头:“是啊,怎么了?”</p>

    “这你要是一个人,最好还是绕着前面的山走。”大爷语重心长道。</p>

    “前面的山如何?”</p>

    “前面的山叫祁山,是个匪窝,你一个人走不安全。”</p>

    “匪窝?这离京城这般近?怎么还有人敢在这天子眼皮底下占山为王不成?”晏慈心中有疑,这昭宣帝向来是个眼里容不得沙子的人,竟然会容忍这皇城外的山中有山匪?</p>

    “哎,听说这些山匪凶悍得很,朝廷上派人来了几回都没什么结果,后来也就不了了之。知道的商贩啊,都是不敢往那条路上走的,一些外地来的商贩不知道,都吃了亏了。”大爷又说道。</p>

    “那他们杀人吗?”</p>

    “……”大爷顿了顿,“这倒是没听起过,一般都是抢了钱财就走了。”</p>

    晏慈听到这大概有所了解了,又道:“不杀人即可,我这一身最值钱的也就这一条命。”</p>

    说完,留下了茶钱,就牵着马向祁山走去。</p>

    大概是因为这一带有山匪的缘故,晏慈一路过来一个人也没遇到。林子里除了偶尔传来几声鸟叫,还算得上有些动静以外,可以说是十分安静了。</p>

    从包袱里拿出来一个苹果,晏慈用袖子擦了擦,正要咬下第一口,就见眼前突然出现了一群人。</p>

    “打劫!”</p>

    “还真有山匪?”晏慈轻声喃喃道,放下还没咬的苹果,又把它塞回包袱中,想想自己的确没什么可抢的,便坦然地看着那群人,正要开口,就见那四个人在那低声交谈着什么。</p>

    中间那个较为壮实的汉子,手上拿着张画像,对着晏慈看了看,挠了挠头。</p>

    “怎么就一个人?”那汉子有些疑惑道。</p>

    “就是她了吧,长得一模一样,不过怎么看着是男人装扮?”一旁瘦一点的汉子道。</p>

    晏慈默然,再看那张画像,莫非他们是萨满耶的人?不可能,这里离北狄少说也有个几千里路,他没道理能找到这里。</p>

    “管他呢,老大说了看到就带回去。先带回去交差再说。”领头的壮实汉子说道。</p>

    晏慈轻咳了几声,作揖道:“几位兄弟,在下只是路过此地,且身上也没什么值钱的东西,还希望诸位不要为难在下。”</p>

    “老大不是说他们是商量好的吗?而且这怎么还早了两个时辰?”瘦点的汉子道。</p>

    “哼,莫不是这娘们反悔了,想毁约?不管了,先带回去。”领头的汉子说完带着人上来,“我们不要钱,你最好安分点跟我们走一趟,不然别怪我们动手了。”</p>

    晏慈看了看对方的体型,又看了看自己的,看了看对方的人数,再看了看自己和马。</p>

    好汉不吃眼前亏,晏慈默默地点了点头。</p>

    <div style="font-size: 1.05rem;">

    <a href="http://zhifu.luochu.com/monthly/" style="color: #00b8ac; display: block;

    text-align: center; line-height: 3rem; margin-bottom: .5rem;">

    开通VIP,立享专属订阅优惠>></a>
未完待续,继续阅读下载:腾文APP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小王爷今天吃药了吗》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小王爷今天吃药了吗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小王爷今天吃药了吗》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