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一章:小侯爷死了

古词语推荐各位书友阅读:拂衣司正文 第十一章:小侯爷死了
(古词语https://www.guciyu.com)    程旋恺搂着怀里的何苓琪,调戏道“心疼!怎么能不心疼呢,你可是我花了大价钱才挽留回来的美人儿。”</p>

    我呸!何苓琪暗自翻了一个白眼,拿过程旋恺手里原本想喂给她的酒亲手喂给了程旋恺喝。</p>

    粗制滥造的酒,就是没有莫言山庄的“万人醉”和小娘子的桃花酿来的好。</p>

    所以在赏花宴进行到一半的时候,何苓琪便找了一个理由暂时离开,等一会儿赏花宴进行到最后,再去程旋恺房里趁别人不知道杀了他。</p>

    好不容易逃离那乌烟瘴气的地方,何苓琪只觉得神清气爽,连周围的空气都变的好闻了许多。</p>

    打发走了身后的丫鬟,何苓琪暗自将袖箭藏在袖子里。</p>

    “别动!”</p>

    还没等何苓琪抬头,脖子处一阵冰凉,锋利的剑刃带着杀意。</p>

    “绣春刀。”何苓琪大概知道了身后人是谁,今日到场的所有宾客里,只有一位身上能够配有绣春刀。</p>

    何苓琪问道“江指挥使,你不是最不喜欢这种宴会吗?今日怎么愿意来程府了?难道是程公子邀约的你?这不对啊,今日来的要不是皇亲国戚那些不思进取的公子哥,就是和东厂关系好的那些公子,你一个锦衣卫怎么也被邀请来了?”</p>

    “他并没有叫我。”身后的人面不改色的说道。</p>

    “也是,他好像并不是很喜欢你,一个小小的锦衣卫指挥使。”何苓琪又说道。</p>

    江逸洋闻言一笑说道。“是啊,可他不喜欢我参与进来,但他总不能不让二王爷进府,你说是吧。”</p>

    “嗯。”</p>

    何苓琪回答道,小心翼翼的不敢点头。唯恐自己的动作一大,这锋利的刀刃就轻轻划过自已的脖子,然后自己就这么一命呜呼。虽说她做的是杀手这一行,可还是比较惜命。</p>

    何苓琪轻轻的把脖子上的绣春刀挪开。</p>

    “可江指挥使……我们多日不曾见面,这刚一见面不先叙叙旧就给这么大礼,不好吧。”</p>

    身后的人笑道“这不是给你一个回礼嘛。”</p>

    何苓琪连忙摆了摆手,学着刚刚和程旋恺说话时的扭捏造作的声音说道“江指挥使这么大的回礼,人家怎么受的了啊。”</p>

    江逸洋脸色一黑,“何苓琪你最好给我好!好!说!话!”</p>

    切!好好说就好好说,发什么火。何苓琪忍不住翻了一个白眼后恢复正常道。</p>

    “江指挥使,在锦衣里你是不是很闲,为什么只盯着我?”</p>

    “因为你是拂衣司的人。”江逸洋说道。</p>

    何苓琪又问道“那拂衣司那么多人,你为什么只盯着我?”</p>

    江逸洋冷冰冰的说道“你杀了林田。”</p>

    “谁?”何苓琪杀的贪官污吏,仗势欺人的恶霸不计其数,一般都是杀了就忘了,这林田好像真没什么印象。</p>

    江逸洋提醒道“酒楼,胖子。”</p>

    这么一说,何苓琪就想了起来“你说那大胖子林司务啊。”</p>

    “不然呢?”江逸洋说道。</p>

    要不是现在提起,何苓琪都快忘了自己在酒楼杀得那个仗着自己的地位,霸占别人田地,欺负穷苦百姓,还强娶人家姑娘的大胖子。</p>

    “你不觉得他其实很该杀吗?”何苓琪反问道。</p>

    “该杀!可也不该你来杀!”江逸洋沉默了半晌,其实他也觉得林田这个人该杀,可这事自有朝廷来管,还由不得让一个江湖组织来杀朝廷的人。</p>

    “既然该杀,那谁杀不一样?”何苓琪接着问道,刚才藏在袖子里的袖箭蓄势待发。</p>

    “你觉得杀一个小喽啰,和杀一窝扰乱平陵城的人,哪一个更好?”</p>

    “你什么意思?”何苓琪问道。</p>

    可还没等到江逸洋的回答,不远处突然传来脚步声。江逸洋身形一转,拉着何苓琪躲进了旁边的假山里。</p>

    “嘘!别说话!”</p>

    江逸洋蒙着何苓琪的嘴,两个人的距离近的可以听见两人的呼吸声。</p>

    何苓琪拍了拍他的手,示意自己不会那么笨,才不会在这紧要关头说话暴露了自己,江逸洋这才放开了她。</p>

    两人都降低了呼吸,隐藏自己的内力气息。尽量不太大的波动,以防假山后面的人感觉的他们俩的存在。</p>

    何苓琪和江逸洋在的地方,刚好看不见讲话的两人,只能听见声音。</p>

    “主上,你要我办的事我已经办妥当了。”一个女子的声音传来。</p>

    “可有人看见?”之后传来的声音是一个略显老成的声线,是个男子。</p>

    何苓琪倒是没听出什么,可是江逸洋却觉得男子的声音自己好像在哪里听到过,很熟悉可是又想不起来。</p>

    女子恭敬的说道“没有,我做的很仔细。”</p>

    男子满意道“那就好,但是之后也不能掉以轻心。”</p>

    “是!主上!”</p>

    男子接着问道“我要的东西找到了吗?”</p>

    女子有几分犹豫,半天才说道“主上恕罪,东西奴婢找了很久,一直没找到。”</p>

    “废物!”男子怒斥道。</p>

    女子可能是害怕了,连忙说道“主上恕罪!主上再给我两天时间。两天时间我一定找到主上要的东西。”</p>

    男子厉声警告道“你最好不要再让我失望。”</p>

    “是,主上!”女子恭敬的答应道。</p>

    之后两人的声音便消失了,想来是商量完事之后,便走了。</p>

    “江指挥使,考验你能力的时候到了,你给我分析分析这两人是谁呗。”何苓琪两眼放光,带着几分伶俐的看着眼前的男子。</p>

    江逸洋像是碰到了什么脏东西,嫌弃无比的离何苓琪五步远。</p>

    “你们拂衣司不是天下第一组织嘛,什么人的生平往事都一清二楚,来给我猜一猜这两人是谁。”</p>

    “我怎么知道!”何苓琪说道。</p>

    江逸洋也说道“那你还问我!”</p>

    嘿!何苓琪还打算说什么。突然府上掀起了一阵喧闹,听声音好像是赏花宴那边出了事。</p>

    何苓琪和江逸洋身形一动,越过屋檐立马就回到了赏花宴内。</p>

    一片狼藉的赏花宴,玉石碎了一地清脆作响。四下慌乱的人群都在争相逃命,唯恐慢了一步就横尸当下。</p>

    这可心疼死了何苓琪,这么多珍贵的玉石好好拿出去得卖多少钱。</p>

    二王爷长身而立周身气度不凡站在一边,对眼前的危险置若罔闻。而二王爷身边的仆人小心翼翼的把二王爷带来的并蒂莲护在中间。</p>

    北云枫如此处变不惊很难和坊间传闻的那个爱花如命,不恋女色恋男色的二王爷相结合。</p>

    “小侯爷死了!”手忙脚乱的人群中不知是谁大吼了一声。</p>

    何苓琪和江逸洋连忙上前查看。</p>

    <div style="font-size: 1.05rem;">

    <a href="http://zhifu.luochu.com/monthly/" style="color: #00b8ac; display: block;

    text-align: center; line-height: 3rem; margin-bottom: .5rem;">

    开通VIP,立享专属订阅优惠>></a>
未完待续,继续阅读下载:腾文APP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拂衣司》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拂衣司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拂衣司》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