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章:赏花宴

古词语推荐各位书友阅读:拂衣司正文 第十章:赏花宴
(古词语https://www.guciyu.com)    何苓琪心里虽疑惑,可还是干笑几声,转身面对着抱着自己的男子,但却不动声色的装作不小心碰倒了身后的双莲并蒂。</p>

    果不其然,这些男子都是不靠谱。原本还幻想着沉醉美人乡的程旋恺不假思索便放开了怀里的人,惊险的把玉石雕品接着。</p>

    而被随意丢弃在一旁的何苓琪,毫无意外的和大地来了一次亲切且友好的接触。</p>

    可能是因为愧疚,但也可能只是觉得自己这样做,得不到美人的心,程旋恺转头看见何苓琪跌倒在地上,连忙把手中的玉雕拿给旁边的奴仆,转身将她扶起来。</p>

    “哎呀!美人,你没事吧?怎么这么不小心就给摔了?”</p>

    废话,我怎么摔得你心里没点数?何苓琪心里虽然是这么说,可表面依旧娇嗔道。</p>

    “程公子,我无大碍。只是我这脚刚刚不小心崴了,不知可否给我一个静养的地方?俗话说的好,伤筋动骨一百天,我想尽快把伤养好,给公子献舞报答公子的恩情。”</p>

    程旋恺一听连忙点头答应,叫几个丫鬟将何苓琪带到了他的内院的一座名为“清雅阁”的院子里。</p>

    别说,这名字还起的真有那么几分雅致。进院里映入眼帘的就是郁郁葱葱的湘妃竹,院子里还有一条潺弱的小溪。</p>

    但可惜了,院子虽是十分清雅,但屋里是一如既往的奢侈糜烂。晃瞎眼的玉石玉器,金丝镶边的紫檀木床,棱边处还雕刻着镂空花纹,蜀锦被子与窗幔整齐划一的摆放。</p>

    这得贪多少钱才能过上比那高台上的人还要奢侈的日子?</p>

    何苓琪随便找了一个借口,把打算伺候或者说监视自己的丫鬟全打发了出去。</p>

    “演了一天的戏,可真是要累死了。”</p>

    何苓琪拉起裙角大大咧咧的坐在凳子上,舒展一下矜持扭捏了一天的筋骨。</p>

    回想一下接这个任务的时候,要不是蓝灵那小丫头挑衅,何苓琪怎么会脑袋一热就接了这个烂摊子,一不小心还有可能和自己的老冤家江逸洋打照面。</p>

    何苓琪这几日都小心翼翼的,防止一不小心就遇见来探望好友的江逸洋。</p>

    可是,有的时候有些事就是不能多想,不然想着想着就有可能成了反结果。这不,何苓琪就天天想着千万不要碰到自己的冤家,老天可能是耳背,听错了何苓琪的愿望,偏偏就把江逸洋带到了她的眼前。</p>

    在程府用脚伤待了没几天,程旋恺就在家中办了一个赏花宴,邀请了自己的狐朋狗友来家中欣赏他那玉石雕的花。</p>

    果然,有钱人的脑袋都不知道在想些什么。</p>

    何苓琪为了继续演下去,还得一瘸一拐的走在丫鬟身后,偏偏脚下的繁重袄裙还时不时阻挡着她的步伐,就多了一种不用自己硬演出来的要摔不摔的感觉,怎么看都比之前要自然多了。</p>

    好不容易磨蹭了大半天,丫鬟终于是把她带到了宴会上,她如释重负的对我何苓琪说。</p>

    “昙花姑娘请”</p>

    看来,这次去叫何苓琪参加赏花宴,程旋恺肯定是给她下了死命令,不然也不会这么小心翼翼。</p>

    昙花就是她临时给自己起的名字,用来糊弄程旋恺他们足矣。</p>

    其实何苓琪自己心里是极其不愿参加这种你捧我踩的赏花宴,但是这可是一个刺杀程旋恺很好的机会,俗话说趁他醉要他命,何苓琪可不想再在这里多待上一天。</p>

    一进程府的赏花宴席上,</p>

    何苓琪心里感叹“我天!这就是一场赤裸裸的炫耀吧。”</p>

    看看这一个一个穿的花里胡哨,戴的……金光闪闪的,不知道的还以为是要去参加宫中选秀。</p>

    但估计高堂上的那位,对这些也不感兴趣。毕竟那争奇斗艳,万花簇开的后宫佳丽三千都比不上他手中的一块木材,更不用说这些嘴上说没钱,现在却穿金戴银的世家公子们。</p>

    但一般在这种环境下,有一种人即使是什么都不嚷就这么静静的坐着,也是很吸引别人目光。</p>

    比如一袭白衣清新俊朗,在嘈杂的宴会里,形形色色的人群里依旧鹤立鸡群。</p>

    而他身后的人,也是不凡。一袭黑衣剑眉星目,眼含?眼含星辰!</p>

    二大爷,真是冤家路窄,身后的人不是江逸洋嘛!他怎么在这儿?</p>

    那日问了程旋恺,明明没有邀请他的呀。</p>

    何苓琪擦了擦眼睛,再三确认。没错了,身后的男子就是老冤家江!逸!洋!</p>

    看来今天不适合进行刺杀任务,本来就咬自己咬的紧,如果再在他的眼皮子底下杀人,估计锦衣卫不愁吃不愁住的大牢就要向自己敞开了。</p>

    何苓琪一转头低身拔腿就打算跑,奈何程旋恺眼睛特别尖,即使是在百花缭乱的人群中还是一眼就看见了她。</p>

    “昙花姑娘,快来看看二王爷殿下带来的真正的并蒂莲”</p>

    程旋恺的声音很大,一瞬间所有人的目光都看向了正准备逃跑的何苓琪。</p>

    “这就是小侯爷的新欢啊!”席间的一个男子搂着怀里的歌姬,饶有兴趣的看着何苓琪。</p>

    “呵呵呵……”何苓琪尴尬的站起身来,娇羞得体大方的给众人轻轻颔首。</p>

    “小女子见过各位大人。”</p>

    “见过见过。”一个长得人摸狗样的公子哥说道</p>

    “小侯爷眼光可真毒辣,这等女子都能搞到手,林某佩服佩服”</p>

    “就是就是,也不知是小侯爷的运气好,还是这小女子的运气好了”</p>

    “废话!当然是这女子的运气好,能得到小侯爷的宠爱。”</p>

    席间的男子调笑道。</p>

    程旋恺也是很爱听这些话,被众人说的心花怒放。</p>

    众人的目光都是恶俗,令人很不舒服,除了那个白衣男子,还有就是老冤家江逸洋的目光。</p>

    守了这么久,终于还是愿意露出你的面目了,江逸洋看着何苓琪,眼角藏笑,处变不惊的坐在二王爷身后。</p>

    何苓琪逃避着江逸洋的目光,看向赏花宴席上众多的玉器花石之中,放着一棵金黄渐色的并蒂莲,何苓琪还上前掐了一下它的叶子,嫩黄的汁水流了出来,嗯!是真的!</p>

    走到程旋恺的身前,何苓琪微微一笑“程公子,我这腿还伤着呢,你怎么就忍心让人家出来。”</p>

    说完,还装作娇滴滴的拍了一下他的胸口,其实何苓琪心里都快被自己恶心死了。</p>

    程旋恺一把抓住何苓琪的手“哎呀美人!你这都晾了本侯爷多久了,这腿伤也一直不见好。”</p>

    “所以,侯爷是想让昙花忍着伤给你献舞嘛,那样侯爷的心该有多疼啊”</p>

    何苓琪心想,多亏了当初去千娇阁蹲守程旋恺的时候,自己没闲着,没事就去看那些专业的姑娘怎么招揽自己的客人。时不时还跟着善舞坊里的平陵城第一舞女——李若初去学如何最大化的展现自己的魅惑力,让男人对自已无法抵抗。要不然,这第二个方法交给自己来办还真的勉勉强强。</p>

    <div style="font-size: 1.05rem;">

    <a href="http://zhifu.luochu.com/monthly/" style="color: #00b8ac; display: block;

    text-align: center; line-height: 3rem; margin-bottom: .5rem;">

    开通VIP,立享专属订阅优惠>></a>
未完待续,继续阅读下载:腾文APP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拂衣司》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拂衣司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拂衣司》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