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八章:再次交手,完胜

古词语推荐各位书友阅读:拂衣司正文 第八章:再次交手,完胜
(古词语https://www.guciyu.com)    寂静的房里燃着熏香,床上的红纱幔帐隐隐约约的遮挡这床上的女子。</p>

    听见有人进来,女子娇滴滴的问道。</p>

    “可是小女子的有缘人?”</p>

    “嗯。”江逸洋看着红帐里的女子,敷衍的回答道。</p>

    女子又说道“既然是,那为何公子不上前来,难道是小女子入不得公子的眼?”</p>

    说完,还装作小声哭泣了一番。</p>

    江逸洋勾唇,嘴角微微上扬,“不是姑娘的错,是小生害怕配不上姑娘。”</p>

    说着将绣春刀解下来放在一边,提步神色自若的向床边走来。</p>

    “公子既然是缘人,就没有什么配不配得起一说。”帐中的女子善解人意的说道。</p>

    江逸洋站在床边,小心翼翼的将红帐掀起,可还没等帐中的人露出面貌,江逸洋就看见一道寒光向自己刺来。</p>

    果然是她!三菱刺一出,带着素有的凶残狠毒袭来。</p>

    江逸洋侧身略过,一把钳住拿着三菱刺的纤纤细手的手腕处,几个动作便将帐中的人压在身下。</p>

    “三菱刺——渡仇!”江逸洋看着何苓琪手里的三菱刺,说道。</p>

    “何姑娘果然名不虚传!只是令我没想到的是姑娘腰间的三菱刺居然就是大名鼎鼎的渡仇!”</p>

    相传三菱刺渡仇是魔教三大护法里的唯一一个女护法使用的武器。</p>

    当年魔教独大的时候,众多门派都被魔教屠杀,杀人放火,灭宗灭族,所到之处只要是惹上魔教的人,家中都会完全不留活口,其手段残忍惨烈。在街上只要是一听魔教的人,百姓和各大世家子弟都会能躲就躲。</p>

    而这唯一的女护法长年面纱遮面,从来不在世人面前展露真容。只要是遇上她的人,经常就是因为一句平常的话,或者-个平常的眼神,都有可能惹上灭顶之灾。</p>

    除去性格的难测,还有就是她手里那三只三菱刺,三面血槽,顶端锋利且自身含有砒霜之寿。被刺中者如果万幸没被毒死,那也绝对会流血过多而死。</p>

    因为被刺中者会被造成大面积的伤痕,且难以愈合,三面血槽皆可放血。</p>

    所以,当时的人只要一听魔教女护法的大名都会吓得腿软,唯恐一不小心就成了她手中“渡仇”的亡魂。</p>

    可是,有一日不知怎的,魔教教主却对她下了“追魂令”。</p>

    之后,这位女护法和’渡仇”就在江湖上人间蒸发了。有人说,她是躲在了菜个小村落里,相夫教子去了。有的人说是被魔教的“追魂令“给杀了,可事实上谁也不敢确定自己说的到底是不是真的。</p>

    江逸洋猜的没错,这红帐中的人就是被苦逼着硬拉来参加这次暗杀的何苓琪。</p>

    何苓琪没想到来的人居然不是程旋恺,而是冤家江逸洋,而且一眼便看出手里的“渡仇”自知大事不妙。再想起上次自己既捉弄了人家,又惹怒了人家,现在又倒霉的落到人家的手里,不免担心接下来的事。</p>

    “哟!这不是江指挥使嘛,好……好久不见。”</p>

    真是冤家路窄!何苓琪只能干笑着和江逸洋打着招呼,可江逸洋没理她,反倒是将目光放在何苓琪今日的穿着上。</p>

    因为刚才跳舞没来的及换下的衣服是一层若隐若现的红纱,所以现在的何苓琪几乎在江逸洋面前没有什么遮挡,再加上衣服本就薄,刚才和他打斗一番,此时已经是不堪入目的场景。</p>

    裸露在外的大长腿被江逸洋压在身下,双手又被死死的禁锢在头的两侧。</p>

    “好久不见,江某居然成了姑娘的有缘人。既然如此,又有良辰美景相伴,我们就在这里把该办的事都办了吧!”明明说出来的话流氓劲十足,可偏偏江逸洋又是一脸正经,一身白衣如一个翩翩少年郎,被人哄骗误入了歧途。</p>

    这样看着,反倒是像何苓琪在强迫江逸洋。</p>

    “不可不可,江指挥使说笑了,本姑娘突然想起还有事没办,就先走了。”</p>

    何苓琪感受到江逸洋渐渐发热的身躯,知道不妙,连忙挣脱出一只手从腰间摸出小娘子给自己的药——“七魂散”</p>

    只要吸上一口,就可以让人睡上个三天三夜。</p>

    可还没来的及撒在江逸洋的面前,江逸洋就眼疾手快的将何苓琪手中的“七魂散”抢过去扔了。</p>

    奇怪?自己明明只是想逗一逗身下的女子,怎么自己身体会有反应?江逸洋也感觉到自己身体的变化。</p>

    何苓琪看着被扔的药,虽有一刻的愣住,可很快又从枕头底下拿出另一包“七魂散”,趁江逸洋不注意,撒在了他的面前。</p>

    防不胜防的江逸洋没想到何苓琪居然还留着一手,还来不及防备,便倒在了何苓琪的身上。</p>

    小样,跟姐姐斗,你还嫩个了点。何苓琪废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把江逸洋推开,之后便将他扔在了屋内,回到了拂衣司暂时的地方。</p>

    那是平陵城最不起眼的一条小街,这里面住的都是难民,或者是乞丐,再或者就是穷苦无处可去的百姓。</p>

    何苓琪穿过几个弯弯曲曲,青石路上洒满污水的小巷,走到了一处挂着陈旧白幡,门上歪歪斜斜的挂着“陈记棺材铺”五个大字的门外。</p>

    推门而入,映入眼帘的是满地的残破,积灰结网的棺材,横七竖八的放在院子里。白色经幡倒在各地,满地的杂草横生,时不时还有几只捉虫的鸟儿停下来歇息。</p>

    何苓琪进入内院,找到最里面最不起眼的棺材推开,自己躺了进去,然后将棺材板给小心掩上。</p>

    “江指挥使,我们追不追?”房顶上的陈言和江逸洋不知何时跟上的何苓琪,亲眼看着何苓琪躺入了棺材里。</p>

    “不用,我们去了也找不到。”江逸洋说道。</p>

    他知道按何苓琪的小心思,不会这么轻而易举就将拂衣司的地点暴露。就连刚才要不是自己提前吃过迷药的解药,只怕就着她的道。</p>

    可是,事实就是江逸洋这次真的想多了。</p>

    拂衣司的暂时据点就在这棺材的下方,下了石梯没有多远,就是一个别有洞天的山洞。</p>

    两边井然有序的摆放着从各地搜寻来的关于这次任务——程旋恺的资料,以及顺利完成此次任务的方法。</p>

    <div style="font-size: 1.05rem;">

    <a href="http://zhifu.luochu.com/monthly/" style="color: #00b8ac; display: block;

    text-align: center; line-height: 3rem; margin-bottom: .5rem;">

    开通VIP,立享专属订阅优惠>></a>
未完待续,继续阅读下载:腾文APP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拂衣司》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拂衣司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拂衣司》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