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章:惹怒

古词语推荐各位书友阅读:拂衣司正文 第二章:惹怒
(古词语https://www.guciyu.com)    伴随着拍手声的是一个略显低沉的慵懒声音,听起来很是悦耳。</p>

    可何苓琪也知道这声音的主人一定是个不好惹的家伙,能够一眼看出自己在拂衣司身份的人,想来一定不是什么等闲之辈。</p>

    那些隐藏在众多江湖人里的朝廷爪牙一听眼前的紫衫女子是拂衣司的人,纷纷按耐不住提刀围在女子的周围。</p>

    早就听说江湖有一个将拂衣司的门派专门替人打抱不平,江湖中有的能人志士很是佩服她们。所以酒楼里有些江湖人见此情形,立马仗义的提起自己的兵器跃跃欲试。</p>

    气氛一下子紧张了起来,何苓琪回过身目光警惕的看向客来酒楼的二楼。</p>

    “只是虚名罢了,只是,在下倒好奇阁下到底是何人?”</p>

    珠帘轻响,从二楼走出来一个身穿直襟青衫大袖,半束发,腰间佩刀的男子,剑眉星目,眼中似有星辰,可又星辰之下藏着几分邪魅。</p>

    只见他彬彬有礼的施以一礼,冷眼说道“在下江逸洋”</p>

    江逸洋!锦衣卫指挥使江逸洋!没想到今日竟然让自己给遇见活的了。平日里只在姐妹们嘴里听说过,真正活生生出现在自己眼前这还是第一次。</p>

    紫衫女子看向楼上居高临下的男子,棱角分明的脸庞里透着一股冷俊,可偏偏那一双好看的眼替他消减了几分冷,紫衫女子的脑海里突然涌现了一首经常在耳边萦绕的诗——“有君子兮,见之不忘。一日不见兮,思之如狂。”</p>

    江逸洋玩味的看着楼下的何苓琪,四目相对,各自都藏着自己的心思。</p>

    “姑娘在我的地盘堂而皇之的杀人,可有问过我腰间的绣春刀?”</p>

    “为何要问?”何苓琪在帷帽下的不屑的翻了个白眼,冷嘲道“而且也当真是稀奇,堂堂一个指挥使居然沦落到亲自来抓我们这种小贼小盗,莫不是朝堂已经沦落到无人可用了?”</p>

    楼上的江逸洋轻笑出声,有点冷清的脸上笑起来居然能让人感觉到三月的清风轻抚着脸颊的感觉!这么一看倒是多了几分好感,至少比刚才哪一张像欠了他八百万两的脸好太多。</p>

    “小贼小盗?何姑娘可真是贬低了自己,你们拂衣司做的事可远不止小偷小盗这么简单。”</p>

    “是嘛?”何苓琪看着楼上“我就说你们怎么对我们拂衣司的人紧追不舍,还以为你们看上我拂衣司的那位小娘子了。”</p>

    “大胆!你.......”</p>

    “陈言!”江逸洋身旁一个穿着黑衣的男子怒目吼道,可话还没说完,便被江逸洋打断。</p>

    “无妨,她只是逞一时之快罢了。”</p>

    “是”被叫做陈言的男子拿着剑退后。</p>

    江逸洋重新将目光放在楼下女子的身上“何姑娘,话说完了你现在还想着逃吗?”</p>

    何苓琪看看周围刀剑相见的两伙人,东厂和锦衣卫的人加起来,还不够自己活动筋骨,有什么好逃得。“不逃不逃,好不容易才见到传闻里貌似潘安的江指挥使,小女子可得替拂衣司的姐妹们多看几眼。回去也好给姐妹们吹吹牛,说这朝堂上稳坐在锦衣卫指挥使位置上的人是如何貌美颜俊的天人之姿。”</p>

    周围的江湖人一听,纷纷捧腹大笑。</p>

    “江指挥使!”</p>

    陈言在江逸洋的身后气的脸跟一块黑碳似的,这不是明里暗里说江指挥使是靠他那张脸才坐上指挥使的位置嘛!脾气暴躁的陈言按捺不住的想下去教训教训眼前不知死活的人。</p>

    可偏偏指挥使没有下令,自己不敢随意出手,而且江指挥使脸上也没有丝毫发怒的迹象。</p>

    “她是故意的。”江逸洋一双凌冽的眼早就将何苓琪的把戏看透。</p>

    的确,何苓琪就是故意激励锦衣卫的人,想让他们打起来混作一团,这样好掩护自己逃走。</p>

    可她说了这么多,楼上的男子却依旧沉得住气,丝毫没有发怒的迹象。</p>

    “怎么?江指挥使莫不是也认同小女子说的话?”何苓琪继续妄图用语言激怒楼上的男子。</p>

    可江逸洋只是嘴角微微上扬,站在栏杆旁像看戏一般看得津津有味,仿佛何苓琪说的并不是自己。</p>

    何苓琪心里知道如果出手,自己不一定是眼前男子的对手,时间拖得越久她身边的官兵就会越来越多,所以她只能尽快寻找时机逃之夭夭。</p>

    可无论何苓琪用什么去惹怒,挑衅,高台上的人依旧言笑晏晏的与她对峙,仿佛是被施了定身术,不温不怒的看着何苓琪在楼下唱着独角戏。</p>

    无计可施的何苓琪忽然想到当初小娘子给自己讲的趣闻,虽说她平时不是很喜欢戳人伤心处,可现在为了小命真的是无奈之举,眼珠一转说道。</p>

    “要不,江大指挥使考虑考虑来我们拂衣司?江湖人都知道我们拂衣司什么都不多,但是要说美女,豪放艳美,机灵乖巧,还有江南娇软糯语的我们拂衣司可都大有人在,随便抓一个估计都要比你哪位亡妻要漂亮,温柔很多。而且吧江大指挥使也老大不小了,以其整日替朝廷卖命,还吃力不讨好,倒还不如来拂衣司这个温柔.......”</p>

    话还没说完,何苓琪的帷帽就被打落,脖子上冰冷的架着一把绣春刀。</p>

    这可真是天道好轮回,刚才还把剑架在别人脖子上,现在这么快就轮到了自己</p>

    “别......别冲动嘛,我就是说.....说着玩,没别的意思。”何苓琪已经明确的感受到江逸洋的怒气,自己洁白娇嫩的脖子上已经有了丝丝的温热。</p>

    “道歉!”江逸洋在这里待了这么久第一次情绪失控,语气冰冷充满杀机,原本冷峻的脸此时也黑的如黑炭一般。</p>

    果然,他的软肋就是他那还没来得及入门就被江湖人误杀的妻子,这也是他为什么这么恨江湖人的原因。</p>

    头上帷帽一落,在场的人这才看清拂衣司前五的何苓琪相貌如何,明明长的乖乖巧巧,人畜无害。可偏偏刚才杀人的时候是狠烈利落,和眼前的人一点都不相符。</p>

    何苓琪看着眼前愤怒的江逸洋,可惜了原本笑起来的是一个多么阳光的人,可偏偏要用冷漠视人。</p>

    何苓琪将手腕极速一转,用手中的凌霜剑将脖子处的绣春刀挑开。</p>

    江逸洋只觉得拿刀的手被一股强大的内力震开,身形一跃退后。</p>

    周围的锦衣卫和东厂的瞅准机会便举刀上前,和那群江湖人打成一团。</p>

    好机会!</p>

    何苓琪看准机会就跑,逃跑时还不忘转头向跳到不远处的江逸洋扮了个鬼脸,得意洋洋的提着自己的剑趁乱跑出了酒楼。</p>

    陈言收拾了身前的一个江湖大胖子,跑到江逸洋身旁问道。</p>

    “指挥使,追不追?”</p>

    江逸洋看了一眼刚才被震开的手,心有不甘的怒道“追!务必将她给我抓回来!”</p>

    “是!”陈言领命,便领了一些人追了出去。</p>

    江逸洋看着地上被他打掉的帷帽,玩味的喃喃道“有意思!”</p>

    这还是第一次遇到这么有趣又能一招把自己的刀挑开的姑娘。手一挥便带着自己的人离开了客来客栈,等东厂的人自己和那些江湖人打斗。</p>

    <div style="font-size: 1.05rem;">

    <a href="http://zhifu.luochu.com/monthly/" style="color: #00b8ac; display: block;

    text-align: center; line-height: 3rem; margin-bottom: .5rem;">

    开通VIP,立享专属订阅优惠>></a>
未完待续,继续阅读下载:腾文APP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拂衣司》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拂衣司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拂衣司》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