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章 重生洞房花烛

古词语推荐各位书友阅读:重生八零后我要当富婆正文 第1章 重生洞房花烛
(古词语https://www.guciyu.com)    一对红烛欢快的闪烁着火焰,一滴蜡泪滴下,像是血泪一般触目惊心。

    红烛后面的墙上,贴着大红的“喜”字,在红烛的映衬下,明明暗暗折射出不同的光泽!

    大红喜被的床上,躺着穿着一身红的新娘,只是这新娘双手,双脚都被麻绳捆绑着,眼睛紧紧的闭着。

    门外,一阵凌乱的脚步声传来,紧接着,“吱呀”一声,门被推开。

    走进四个女人,一个年长些,看起来有五十岁左右,另外三个女人大概在二十多岁左右的样子。后面跟着一个年轻的男人,身着一身崭新的中山服,虽然长得有些黑,但在中山装的衬托下,不仅不丑,反而有种阳刚之美。

    “妈,你说这个女人怎么还不醒啊?”一个穿着碎花外套的女人,走到炕前,低下头看了看,见躺在炕上的女人一直没有醒,扭头问身后那个年长一些的女人,眼中一副看戏的模样。

    吕淑珍看了眼说话的女人,狠狠的瞪了一眼,别以为她没看出老二的心思,这哪是关心?分明是在看笑话!

    谢香霁怕吕淑珍,从嫁进程家那天起就怕,这一眼,吓得她后退一步,收敛了眼中的讥笑,但看热闹的心思却更浓了。

    吕淑珍上前一步,仔细观察着躺在炕上的女人。

    另外两个女人对视一眼,在离炕还有一米的距离停了下来,并没有上前。

    舒意安就是在这个时候醒来的,睁开眼睛,看到一张大脸,吓了一跳,想要起来,才发现自己的手和脚都被绑着,惊得眼睛鼓了起来。

    吕淑珍正趴在舒意安的脸前,看到她突然睁开眼,也吓了一跳,后退一步,防备的看着她。

    舒意安看到墙上的“喜”字时,瞳孔猛的一缩!

    吕淑珍嘿嘿一笑,“意安啊,你醒了。”看到她绑着的手和脚时,眼中闪过不忍,可她也没有办法,不绑,她就不会跟她儿子结婚。

    脑中像是有千军万马奔腾着,舒意安先是惊讶,再然后慢慢平静下来,看了眼坐在椅子上一直没说话的男人。

    程海峰看了眼舒意安,只是这一眼,除了厌恶还是厌恶。

    舒意安抿抿唇,看向吕淑珍,“姨,麻烦你帮我把绳子解了。”

    “不解,万一你......”跑了咋办?最后四个字吕淑珍没有说出来,但眼中的意思表现的明明白白的。

    她有四个儿子,三个小的都已经成亲,老大是老头子生前跟舒家指定的“娃娃亲”,为了让老头子死后瞑目,这桩婚姻,不论是舒意安,抑或是她的儿子,都必须履行!

    “我不跑,你把绳子给我解开吧。”舒意安坐起来,淡淡的说道。

    闻言,屋内所有人都怀疑的看着舒意安,白天成亲的时候她可没少闹腾,幸好舒意安的父亲出的主意,将她手和脚绑起来,这才消停下来,不然这婚能不能结成都不一定。

    “我说了不跑,就不会跑。”舒意安清冷的看着吕淑珍。

    吕淑珍看着舒意安眼中的坦然,以为她接受了,上前给她解开绳子,但还是威胁道,“意安,你们家彩礼收了,你跟海峰婚也结了,这事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事了,你可不许再闹腾。”

    “我知道。”看着手腕上的青紫,舒意安起身,吓了所有人一跳。

    “海峰,快关门。”吕淑珍还以为舒意安要跑,扭头朝儿子吼道。

    舒意安无语,抿了抿唇,指着门后的洗脸盆,“我只是想洗把脸。”

    吕淑珍尴尬的笑了笑,但对于自己的行为一点也不后悔,谁知道这舒意安说的是真的还是假的,防着点总没错。

    舒意安没有看任何人,走到门后,兑了温水洗了脸和手。

    “妈,时间不早了,你和弟妹们回去休息吧。”一直没说话的程海峰,从椅子上站起来,看了眼舒意安。

    吕淑珍老脸一红,之前还很抗拒这桩婚姻,现在就急着赶她们走,看来明年她就能抱孙子了。

    哦,不,还是孙女吧。

    想起另三个儿子,除了老二有两个儿子外,老三和老四跟前都是三个儿子,竟然没有一个孙女,心有点塞。

    看了眼舒意安平坦的腹部,希望她能争气点,给老程家生个闺女出来,她现在看着那一堆的孙子就头疼。

    *

    “舒意安同志,如果你反悔的话,我现在就放你走。”

    舒意安正用毛巾擦脸,听到这话,扭头看了眼程海峰,见他一脸的真诚,不像是说谎,心里一沉,“我没有后悔。”

    程海峰上前两步,走到舒意安的面前,一脸正气的说道,“舒意安同志,我是一名退伍军人,虽然现在已经退了,但‘退伍不退色’,我妈怪罪下来,我担着,白天人太多,我没法放你走,但现在可以。”

    “不用了。”舒意安放下毛巾,看了眼炕,抿了抿唇,打开柜子,重新拿了一套被褥,自觉的打地铺。

    程海峰看着已经在地上躺下的舒意安,伸手挠了挠头,这到底是啥意思啊?

    白天闹腾得那么厉害,一副如果嫁给他就死在他面前的架势,如今咋又愿意了。

    看了眼窗户,天已经完全黑了,又看了眼舒意安,程海峰在炕上躺了下来。

    *

    房间灯灭的时候,舒意安睁开了眼睛,黑夜中,一双大眼睛像是黑夜中的星子般,不停的眨着。

    舒意安怎么也没想到,她会重生,而且还重生在结婚这一天。

    她家住在隔壁村,她父亲跟程海峰的父亲是战友,俩人关系一直很好,小的时候就给她和程海峰定了“娃娃亲”,那时候她和程海峰还小,也不知道“娃娃亲”是做什么的,俩人都没有反对。

    虽然两家父亲关系很铁,但可惜的是程海峰的父亲在他八岁的时候就去世了,之后两家就没有再往来。这些年,也不是没人上门说亲,只是都被父亲以她有“娃娃亲”给挡了,父亲是个重承诺的人,虽然程海峰的父亲已经死了,但只要程家没有说这桩婚事不作数,他是不会将女儿嫁给别人的。

    直到上个月,程海峰的母亲找父亲,说是该履行两家当初定的“娃娃亲”,父亲当时一口拍板定下。
未完待续,继续阅读下载:腾文APP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重生八零后我要当富婆》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重生八零后我要当富婆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重生八零后我要当富婆》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