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16

古词语推荐各位书友阅读:眸光恰似见星河正文 016
(古词语https://www.guciyu.com)    说完了这话,郝向宇就伸出手,一脸沉重的拍了拍许钧阳的肩膀。</p>

    然后转身,就要回他的办公室。</p>

    刚才检查报告出来之前,他们都让安米苏在那里等。</p>

    只不过,他走到一半又回过头来,看着许钧阳说:“不过你最好收敛收敛脾气,不要刺激她或让她太累。”</p>

    “否则就算是华佗在世,她这病也不好治。”</p>

    郝向宇这么一说,许钧阳的脸色,就更加的难看了。</p>

    知道是自己的话,把他给吓住了。</p>

    第一次捉弄许钧阳这么成功的郝向宇,心情那叫一个好。</p>

    背过身去,就忍不住笑起来。</p>

    回到了办公室,还忍不住的对一脸不解的安米苏眨眼睛。</p>

    “向宇哥你这样不好吧?到时候他要知道了,他肯定会生气的。”</p>

    刚才他们在外面说的话,安米苏多多少少的还是听了个大半。</p>

    只不过她自己的身体,她怎么会不清楚?</p>

    一听郝向宇的话,也知道他是夸大其词,故意吓唬许钧阳的。</p>

    “嘘!”只是安米苏这么一说,郝向宇就赶紧嘘声。</p>

    警觉看了门外一眼,果然许钧阳正好从门口进来。</p>

    他就心照不宣的看了看安米苏。</p>

    这才板起脸,一本正经的说:“我先给你开几天药,你先回去吃着。”</p>

    “以后复诊的日子,我会打电话催你过来检查。”</p>

    “还有……”</p>

    郝向宇这一条一条的交代下来,仿佛就像说不完一样。</p>

    心情难过的想要杀人的许钧阳,可没有耐心听下去。</p>

    直接瞪了他一眼,就说:“详细的注意事项,以及检查日期,你发个Email给我。”</p>

    “每次她检查的时候,我会陪她来。”</p>

    说完了这话,许钧阳二话都没说,直接就走过去。</p>

    到了安米苏的面前,伸出手把她打横抱起。</p>

    然后大步的就朝郝向宇的办公室门口走出去。</p>

    那气场悲愤得,郝向宇都看呆了。</p>

    直到他们走了好半天,郝向宇才嘀咕着说:“好像,有点玩过火了。”</p>

    安米苏虽然心脏是有问题,但是多休息。再进行点常规治疗,康复是完全没问题的。</p>

    看起来他刚才描述得,有点太生动了啊。</p>

    “许钧阳你放我下来,这么多人都在看呢。”</p>

    医院里面那么多人,许钧阳就这么抱着她,不顾众人的眼光出了医院。</p>

    安米苏羞得,都快没脸见人了。</p>

    可是对于她的抗议,许钧阳就像没听到一样。</p>

    还是脸色阴沉的,就那么径直抱着她上了他的车。</p>

    直到他们上了车,许钧阳也没有松开她。</p>

    而是紧紧的把她抱着,像是恨不得把她整个人揉进他的身体里面一样。</p>

    被他这么搂着,因为他太用力的缘故,安米苏觉得自己都快无法呼吸。</p>

    就皱着眉头说:“钧阳你放开我好不好,我快没办法呼吸了!”</p>

    她知道向宇哥的话,把他给吓到了。</p>

    可是事实并不是这样的,她也不要他的怜悯。</p>

    听到安米苏这么一说,许钧阳这才松开她。</p>

    但还是用手捧着她的脸,用他的鼻尖都碰到她鼻尖的近距离。</p>

    对她说:“不要留在沈氏了,搬到我那里去住。”</p>

    “我不许你出什么意外,绝对不许!”</p>

    说着这话许钧阳就低下头,想要吻她。</p>

    可是心情复杂的安米苏,却在关键时候侧过了头,躲开了他的吻。</p>

    她的头发,也随着她的动作,惯性的遮住了她的脸。</p>

    然后就只听见,她的声音听不出喜怒的说:“许总我不会死的,您不用觉得我可怜。”</p>

    全国各地的报纸,已经刊登了他和乔熙要结婚的消息,差不多大半个月了。</p>

    这如果是谣言,以许钧阳的脾气,他早就下令辟谣了。</p>

    他不发声,那就是默认。</p>

    所以安米苏实在是不情愿,自己沦落为她和乔熙之间的第三者。</p>

    只是听到安米苏这么说,许钧阳就忍不住,气愤的低吼:“安米苏!你是想要气死我是不是?”</p>

    都到了这个时候了,这个丫头居然还和他犟。</p>

    他实在是搞不懂,她究竟想要怎么样。</p>

    难道她拒绝他的帮助,也是为了她那个所谓的男朋友?</p>

    可不管许钧阳怎么生气。</p>

    心中难过的安米苏,则用力的推开他抱住她的手。</p>

    努力的心平气和的说:“许总我真的没事,我自己的身体怎么样,我比任何人都清楚。”</p>

    “我很感谢许总今天陪我来医院,只是以后的事情,我自己解决就可以了。”</p>

    “虽然许总心里坦荡荡,但是我们毕竟曾经有过婚约。”</p>

    “如果走的太近,难免会引起一些不必要的误会。”</p>

    就算许钧阳这几天做的事情再过分,安米苏也知道,他带她来医院是好心的。</p>

    他的心里,也未必是真的恨她入骨。</p>

    但是许钧阳的不忍,对她来说并不是就是好的。</p>

    “什么误会?怕谁误会?”安米苏这么说,许钧阳就直勾勾的盯着她。</p>

    冰冷的眸子里,满满的全是压抑的怒火。</p>

    “你是怕你那个,被你爱的死去活来的男人,吃醋发火是不是?”</p>

    许钧阳实在是难以相信,他和安米苏二十多年的感情。</p>

    到头来他居然会输给一个,只和她相识了几年的男人!</p>

    以前他们有婚约的时候,她说退就退了。</p>

    什么时候像现在一样,这样小心翼翼过了?</p>

    “难道许总就不怕乔总误会吗?”被许钧阳这么盯着,安米苏也不甘示弱。</p>

    他真的以为乔熙嘴上不说,心里就真的不在乎?</p>

    就像五年前她一样,她不喊痛,他就以为她不会痛。</p>

    都到了这个时候,安米苏居然还如此理直气壮。</p>

    许钧阳的怒火,马上就要压制不住了。</p>

    再说起话来,也是咬牙切齿的:“你自己百般讨好别的男人,也需要把乔熙拉下水?”</p>

    他和乔熙是什么关系?乔熙有什么资格吃她的醋?</p>

    安米苏这个女人,简直是不可理喻!</p>

    “我没拉她,许总如果不喜欢我说话牵扯到她,以后我会注意。”</p>

    果然她一说到乔熙,他便是舍不得了。</p>

    安米苏心里有多酸楚,笑得就有多酸楚。</p>

    因为安米苏和许钧阳之间的争吵。</p>

    整个车里面的气氛,压抑得让人大气都不敢喘一下。</p>

    尤其是坐在前排,负责开车的司机。</p>

    车开到了盛许楼下,都不敢和许钧阳说,他们到了。</p>

    反倒是安米苏注意到这个,这才努力笑着说。</p>

    “今天的事情,谢谢许总的费心。”</p>

    “只是我希望我们以后,能够保持应该有的距离。”</p>

    “我的策划案,麻烦许总抽时间看一看。”</p>

    “有需要修改的地方,许总直接电话通知就好。我会尽量,改到许总满意为止。”</p>

    说完了这话,安米苏二话不说,推开了她那边的车门,就准备下车离开。</p>

    她知道许钧阳说话做事,从来都说一不二。</p>

    但是他让她搬去他那里住,他以为她现在是什么身份?</p>

    只是自以为,自己能够爽快走掉的安米苏。</p>

    刚刚动身,就被许钧阳拽住了手腕。</p>

    依旧冷冰冰的看着她:“安米苏我再问你一次,你真的要和我撇清关系?真的不愿搬去我那里?”</p>

    他已经说过,他可以不在乎她这五年间,和谁在一起。</p>

    只要安米苏心回来,一切都还可以回到五年前。</p>

    许钧阳每次这样,安米苏心里的伤口,就会更深一分。</p>

    所以她努力的,压制住自己颤抖的声音。</p>

    笑着对他说:“许总,我的话已经说得很清楚了,也不会改变。”</p>

    说完,她就推开了许钧阳的手,头也不回的下了车。</p>

    她宁愿昂着头颅骄傲的从他身边离开,也不愿意低声下气的,祈求他同情怜悯的爱。</p>

    “很好,安米苏你果然很好!”</p>

    从车的后视镜,看着安米苏头也不回的离开。</p>

    生平第一次,如此对一个人无可奈何的许钧阳,几乎是从牙齿缝里挤出来这话。</p>

    他发现他真的开始忍不住,恨安米苏这个女人了!</p>

    安米苏和许钧阳分别之后,没有再回去公司。</p>

    而是打了个的,去了整个昆都有权有势的人,死后才能住进的昆山墓园。</p>

    因为李特助已经和她说的很清楚,她在公司唯一的事情,就是全权处理好这次和盛许的合作。</p>

    等到这个案子一了,沈逸生就会按照他承诺的。</p>

    给她接戏,让她以沈氏艺人的名义正式出道。</p>

    只是想到这个,安米苏的心情就有些复杂。</p>

    一边拿着柔软的湿布,擦拭着墓碑上面,有些厚重的灰尘。</p>

    一边对着墓碑说:“妈您很怪我吧,可我实在是没有办法,就这么嫁给他。”</p>

    “您的心愿,我没有办法替您完成了。”</p>

    她和许钧阳的婚约,是很早的时候。她妈妈在病重的时候,和许伯伯定下的。</p>

    她是知道她对许钧阳的心思,所以想要靠着许伯伯对她的感情,为她的未来做谋划。</p>

    可是她老人家的苦心,却败在了她的倔强上。</p>

    她真的没有办法强迫自己,嫁给不爱她的许钧阳。</p>

    可是不管她怎么说,墓碑上那张照片上的笑脸,依旧笑得如她记忆里面那般温和。</p>

    所以安米苏就伸出手,轻轻的抚摸着墓碑上面的照片。</p>

    轻言细语:“妈,我活成这个样子,您很失望吧?”</p>

    她回来了,嘴巴上说着,要和许钧阳撇清一切关系。</p>

    可是到头来,如果不是靠着他们之间的关系。</p>

    安乐的事情,公司的事情她一样都解决不了。</p>

    这也是为什么她离了盛许,离了许钧阳,这五年会过得这么累的原因。</p>

    “妈我以后会好好的,在昆都生活下去,也会经常来看您。”</p>

    “我会像您当初保护我一样,努力替安乐撑起一个家的。”</p>

    安米苏的情绪,并没有因为她和许钧阳之间的争执影响多少。</p>

    倒是和她分别之后的许钧阳,回到了公司之后,整个人心气儿都不顺了。</p>

    先是把几个,来他面前汇报工作进度的部门经理,骂了个狗血淋头。</p>

    后来又给上次说安米苏没有男朋友的赵助理,安排了一大堆的工作。</p>

    可是他郁闷的心情,依旧没有因此缓解。</p>

    所以他就站在窗前,大口大口的抽烟。</p>

    让整个总裁办公室里,都变得烟雾缭绕,烟味呛鼻。</p>

    “安米苏你这个女人太过分了!你以为我许钧阳真的就非你不可吗?”</p>

    <div style="font-size: 1.05rem;">

    <a href="http://zhifu.luochu.com/monthly/" style="color: #00b8ac; display: block;

    text-align: center; line-height: 3rem; margin-bottom: .5rem;">

    开通VIP,立享专属订阅优惠>></a>
未完待续,继续阅读下载:腾文APP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眸光恰似见星河》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眸光恰似见星河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眸光恰似见星河》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