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7章 两个少年

古词语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圣魔正文 第7章 两个少年
(古词语https://www.guciyu.com)    也正是想到这里,朱紫玉的神情陡然变得幽怨,一双明亮眸子露出些水汽,惹人尤怜:“姜浩,你昨天和刘峰师兄比斗,也身受轻伤,我担心你,才跟你一路走来。”

    “我见你进入灵药阁内,还以为你伤势过重,需要调养。那时我的心中,有一种酸楚颤动。”

    姜浩静静的看着这一幕,面容间毫无情愫可言。

    他心想,若是曾经那个姜浩,恐怕就要沦陷在朱紫玉的一番似水柔情当中了吧?

    可是,他终归不是原本的姜浩了。

    在他眼里,朱紫玉脸上有得并不是柔情,而是做作。

    不让人觉得怜惜,反倒让他觉得有些恶心。

    哪怕对比起在灵药阁中的那位普通少女伙计,朱紫玉也多有不如。

    实则,朱紫玉若是对姜浩冷然相对,姜浩或许还会高看她一眼,可现在……

    曲意奉承,性情多变。一边巴结刘峰,又一边向自己示好。

    为得,恐怕是想探寻自己,为何会发生如此大的转变吧?

    念及此处,姜浩淡然说道:“所以,刚才在灵药阁里发生的一切,你也都看到了?”

    朱紫玉委屈点头,一步步靠近:“我不是有意查探的,只是方才你的表现神乎其神,让人忍不住在心中为你喝彩。”

    话到此处,姜浩都懒得和她继续装模作样了,直接掏出腰间装有两枚极品回灵丹的锦盒,放于手中抛起:“怕不是为我喝彩,而是为这两颗回灵丹喝彩吧?”

    “在你看来,这回灵丹正好成双作对,是否正如你我一样?”

    “所以,我应该赠予你一枚?”

    朱紫玉听到这话,步伐陡然一停:“姜浩,你怎么能这样曲解、冤枉我?我对你是一片真诚啊。”

    “我从未贪图过你的极品灵丹,只要看到你安然无恙,我便安心了。”

    这话一出,险些没把姜浩逗笑:“真是如此?你没有贪图我的灵丹?”

    “那么太好了!”姜浩说着就把锦盒重新收了回去,拍了拍胸脯:“我现在很好,劳烦你的关心了,你可以走了。”

    此情此景。

    直接让朱紫玉的脸色变得宛如猪肝色,她再也佯装不下去,指着姜浩:“姜浩……你……你真得收了起来?”

    姜浩佯装愕然:“不收起来还干嘛?你不是不贪图我的灵药吗?难不成,我还要分你一颗?哈哈哈哈……”

    一阵狂笑,朱紫玉愤怒的攥起了粉拳,险些想要动手。

    但一想到姜浩连刘峰师兄都能碾压,更何况是自己呢?

    “姜浩,你等着!”她愤怒大喝。

    姜浩冷眼一横:“怎么?总算露出狰狞嘴脸来了?不再和我装模作样了?”

    朱紫玉浑身颤抖,指着姜浩,出言威胁:“恐怕你还不知道吧,刘峰师兄的亲弟弟,是为外院弟子排行第十,如今已经被宗门长老收入门下。”

    “你如今打伤刘峰师兄,刘峰师兄的弟弟必然会让你好看。”

    “以他的身份,哪怕将你一个试学弟子击杀,长老也不会怪罪,甚至为他掩藏。”

    听到这里,姜浩眼中杀意毕露:“他杀我一个试学弟子无罪?那我请问一句,若是在这荒郊野外,我将你这个试学弟子击杀,会不会有人知道呢?”

    “你鬼祟跟踪我,恐怕并没有告诉别人,你的行踪吧。”

    这一刻,朱紫玉陡然大惊,后退一步:“你,你要做什么?”

    哼!

    姜浩心中冷哼一声,扭头就走,只是飘然留下一句话:“看在你与我还曾有过一段婚约的面子上,我不杀你!滚吧,日后别再来纠缠我!”

    直至看到姜浩远去,朱紫玉才猛地松了口气。

    就在方才,她分明感受到了来自于姜浩的杀意。

    “好好好!”

    “好你个姜浩,我看等刘峰师兄的弟弟出关,你死是不死!”

    一个朱紫玉,并不能撼动姜浩的情绪,在他眼中,那不过是人生过客而已。

    哪怕不杀她,她也会湮灭在自己修行途中的无尽时光当中。

    回到住处,姜浩以灵石布置一个防御阵法,反锁房门后,这才盘膝坐于床.上。

    从锦盒中拿出两枚极品回灵丹,仔细感应起来,只在片刻后,他便嘴角泛起笑容:“果然不错,方才在炼药途中,我分明感觉到有一丝药精成形,这才特意将丹药一分为三,化为主次,掩盖掉这一抹气息。现在看来,哪怕重生附体,我的炼药造诣,亦是没有一丝半毫的退步。”

    两枚回灵丹中,其中一枚蕴含药精。其中气息已然隐隐达到灵丹级别,超越凡级,效用将会成倍增加。

    心中欢喜,姜浩不在怠慢,清明心神,将两颗丹药塞入嘴中。

    登时间,一强一弱两道灵力自然化开,钻入体内灵海,在其内掀起剧烈灵潮,效果却是要比姜浩预估的还要强烈。

    ……

    另一边。

    叶正林自灵药阁离开后,回返府邸。

    身为灵云宗的炼药堂堂主,府邸奢华,其中仆佣无数,更是在主宅中蕴藏凡级聚灵阵,天地灵气得以汇聚。

    坐于厅中堪堪休息片刻,就询问身边管家:“灵儿呢?”

    管家神色一哀,无奈道:“大小姐今日又有病症发作,方才好不容易缓过来,这又胡闹的要去荒野采摘草药,被我拦住后,正在花园里生闷气呢。”

    一听这话,叶正林亦是无奈。

    他老来得女,对女儿宠爱有加,可偏偏上天无恩,自打女儿出生便身患先天寒疾。

    他虽然身为灵云宗炼药堂的堂主,但对于这种病症也无计可施,只能用秘法为女儿延缓生命。

    “你做的没错,以后禁止她私自离府,将灵儿叫来吧,我来劝她。”

    管家领命,这便前往后花园。

    不多时,一位气质轻灵的少女来到正厅。明眸大眼,粉嫩的面颊似乎总带着些许俏皮,可一看到叶正林脸色陡然吊了下来,满是委屈。

    “爹,你怎么不让我出府,我整日在家又有什么用?难道我的病就能自己痊愈了?”

    叶正林对女儿提不起任何半点怒气,只是笑道:“你出去一圈,难道就能找到救治的方法?”

    父女俩一唱一和,惹得身旁管家亦是忍不住发笑,连忙将门关闭,留下两人尽享天伦之乐。

    叶正林以为自己能一句话将女儿止住。可谁知,女儿忽然开口,理所当然的点头:“当然,我上次出门,就找到了一个药方,是一个少年给我的,他只是一触碰到我的胳膊,就感受到我患有先天寒疾。”

    这话一出,叶正林陡然愣在当场,转而大怒:“什么,有个少年竟然触碰你的身体?成何体统!”

    “那人是谁,我必要将他惩治。”

    少女并没有被叶正林这副模样吓住,反而逗乐,嘻嘻哈哈:“爹,人家又不是故意的,只是无意间的触碰,你能不能关注一下重点,那少年只是一次与我的触碰间,就发现了我的病症。”

    如若此时姜浩在场,必定会大吃一惊。

    这少女不正是在荒野中为自己包扎,在自己心中留下一抹美丽印记的人吗?

    他竟然会是这个糟老头子的女儿?

    不对吧,这老头看起来少说也得五十多岁了,怎么女儿才和自己一般大?

    这一边。

    叶灵的一句话,总算将叶正林的思绪拉了回来:“你说,那少年真得只是一次触碰,就查探到你的病情了?”

    犹疑间,叶正林还忍不住摇头:“不可能,你的病情若是不仔细查探,是查探不出结果的。”

    “反之,你的病情在灵云宗一众高层内部,不算辛秘,若不是有人故意想要借此接近你?”

    听到这里,叶灵也笑不出来了,一阵无语的看着老爹:“爹,那人肯定不是故意接近我的,他当时在荒野伤重晕厥,谁会为了接近我,把自己打成那样啊。”

    “而且,少年身穿试学馆的服装,哪里会认识我是谁,最后分别时,想要询问我的名字,我都没有告诉他。”

    身穿试学馆服饰?

    叶正林陡然一愣,怎么又是一个试学馆弟子?而且也是少年人。

    念及此处,他忍不住将今天发生的事儿说给女儿听,并且形容对方的相貌。

    叶灵听完后亦是觉得惊奇,经过父亲的描述,这两个少年有六七分相似,只不过性格有所不匹配。

    父亲遇到的少年多有高傲,可自己遇到的少年,明明带着些痴傻,时不时呆呆的模样,让人忍不住发笑。

    “两个人,应该不是同一人吧,我也分辨不出。”叶灵如是说道。

    叶正林也颇有些为难,不过……

    这两个少年似乎有一个共通点,就是都通药理。

    一个炼丹之术神乎其神。

    一个只是一息之间的触碰,就能察觉到女儿的病情,必然精通药理。

    想到这,叶正林说道:“你先把他给你的药方,拿出来给我看看。”

    叶灵本想拿这个药方,给喜欢书法的爷爷献宝,自然随身携带,这就拿出递给了叶正林。

    叶正林只是扫过一眼,心中就颇有错愕。

    几种药物极其普通,根本是山野乡民,时常贩卖的那些东西,太过平常。

    可偏偏就是几种药物的搭配,所形成的药理,竟然颇有奇特,似乎的确针对先天寒疾。

    他这会儿拿不准注意,只能将在门外的管家喊了进来:“你去看看老爷子在哪儿,告知他我有要事与他商量辩证。”
未完待续,继续阅读下载:腾文APP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圣魔》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圣魔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圣魔》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