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十章 离婚后

古词语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契约宠婚,温总请自重正文 第三十章 离婚后
(古词语https://www.guciyu.com)    “她就这么走了?”温慕言回到家里的时候,似乎什么都没有发生变化。

    他给她买的衣服都在,为她挑选的化妆品也在,还有平时一起用餐时她那份餐具也在。

    可是那些她会使用的东西已经都不见了。

    干净得像她没来过,又丰富得像她还没走。

    温慕言的声音闷闷的。

    赵姐等佣人都是因为颜绮罗才来的,现在颜绮罗走了,她们也不知道是去是留。只好点点头。

    “知道了,你们先各忙各的吧。”温慕言的心就像被挖掉了一个小小的角,尽管微不足道,尽管无伤大雅,但是就是空了一块。一安静下来的时候仿佛听得到那一块在呼呼漏风,可是他却没有办法。

    契约是他提的,难听的话是他说的,离婚协议也是他起草的。

    是他小瞧了颜绮罗,又或者说他高估了自己的魅力。

    从来没有人会拒绝他,从来没有人会不留恋他,他身边多的是和他沾上一点关系就死不放手的女人。走得这么干脆甚至连道别都没有的女人,他是第一次见。

    温慕言不由得冲到房间里照了照镜子:我有这么差吗?还是我的魅力有所衰退?现在连个喜欢的女孩子都……

    温慕言一惊,喜欢的女孩子?自己难道喜欢上她了?

    温慕言懊恼地离开了镜子。就算喜欢,也已经太晚了,现在的他和颜绮罗就像两条平行线,再也不会相交了,以后他是他,颜绮罗是颜绮罗,两人再无瓜葛了。

    他有点心痛,有点难过,更有点生气。

    难道自己是这么可有可无的一个人吗?连一个值得道别的过客都算不上吗?

    故意写了这样一份什么都得不到的协议,她连问都不来问一声吗?

    当初挑她因为她很容易摆平,现在怎么到期望她多纠缠一会儿了呢。

    温慕言坐在床边,抓着床沿。

    想起她还在自己身边的日子,没什么存在感的她,从来不会主动找他说话的她,有时候怯生生有时候又充满活力的她,吃起饭来很香睡着了又很甜的她,以后是再也看不到了吗?

    再也回不到他身边了吗?

    明明只相处了几个月而已啊……

    ……

    没有温慕言的日子,一天一天都过得很快。颜绮罗努力地帮着颜佳泽重振家业,照顾着颜佳泽的饮食起居,一点乱想的时间都没有。

    偶尔她会想起温慕言在身边时那种坐立难安的感觉,都感觉像过了一个世纪一样漫长。

    现在的温慕言应该已经可以接蒋妙语出院了吧,三个月了。

    她前几天还在热搜上看到了温慕言接神秘女子回家的新闻,看那个女孩子和自己八成相似的侧脸就知道是蒋妙语。自己功成身退了,他也把自由还给自己了。

    倒确实没有食言,只要等到蒋妙语醒来,就可以把温太太的位置还回去。

    睡美人醒了,她好像目睹了一个童话的成真。

    也许很快就会听到温慕言和蒋妙语成婚的消息了。颜绮罗笑了一下。

    ……

    “小姐,有位陈先生找您。”佣人有些紧张地望着蒋妙语。

    自己从蒋妙语十七岁的时候就跟在蒋妙语身边,出车祸后她算是松了一口气。蒋妙语的脾气很古怪,出院后就更奇怪了。可以说是恶劣。她前几天亲眼看到蒋妙语在花园里喂一只小猫,小猫似乎很信任她,可是第三天蒋妙语就把那只小猫捅死了。她看到以后毛骨悚然,也不知道蒋妙语大病初愈是哪里来这么大的力气,她不敢和任何人提起。

    一想到蒋妙语时而阴冷的眼神,她就觉得不寒而栗,一定要找个合适的机会辞职。

    “让他进来。”蒋妙语笑盈盈的,眼神却无比空洞。

    “是。”

    不一会儿一位看起来十分老实的陈先生就走进了蒋妙语的书房。

    “这是我收集到的全部关于颜绮罗的资料了。”陈先生把一叠厚得像字典一样得资料放在了蒋妙语面前:“我可是按照时间顺序整理的,这件事我跟进了三个月,细枝末节能查到的我都查到了,最后的照片是三个月里跟踪她拍到得。”

    蒋妙语翻了翻资料,表示很满意。

    “那我的酬劳……”

    蒋妙语从抽屉里拿出一个信封:“不会亏待你的,你不要松懈,继续跟进。”

    那个男人打开信封后显得十分满意,承诺自己绝对会让蒋妙语放心,便离开了蒋妙语的书房。

    蒋妙语一页一页地翻看资料,眼神也变得越来越凶狠。

    那天她偶尔在家听到两个佣人谈话,都说温慕言很宠颜绮罗。

    现在看到颜绮罗参加宴会的照片,果然是这样。她身上随便一件首饰就能抵得上以前她陪温慕言参加宴会时的全部衣物了。难道颜绮罗配,自己就不配吗?

    以前自己要求了他才会带自己参加一些无关紧要的宴会,现在为什么大大小小的宴会都要带着颜绮罗?有些饭局根本是完全没有必要的!

    蒋妙语气得双手颤抖,喝了好几口水平复心情才好了些。

    不过没关系,颜绮罗,温慕言根本不知道他小时候最喜欢的那个女孩子真正的名字,他一直以为他从小喜欢的女孩子就是我。

    他回忆里美好的那个人就是我最大的优势。蒋妙语笑了起来。

    而且,那个让你用契约夫妻的条件去交换的父亲,根本不是你的生父。蒋妙语高兴地笑了起来。

    一切都变得明朗化了,蒋妙语挑了一些照片,把这些照片发到了颜佳泽的工作邮箱里。

    ……

    “你是谁?”

    过了一天,蒋妙语就收到了颜佳泽的回复邮件。

    “我是谁你不必过问,如果你好奇的话9月22号下午3点,到园区的S.tea见,我会穿着一身红色的衣服。”

    蒋妙语回复到。

    9月22号那天,蒋妙语如约而至,不一会儿就看到了神色紧张的颜佳泽。

    “你怎么会有这种照片?”颜佳泽气得头上青筋乍现。

    “那要问问你的前妻怎么会干出这种事,好在天网恢恢疏而不漏,几十年前偷情……”蒋妙语的话还没说出口就被颜佳泽打断:

    “你别再说了,直接告诉我你到底想怎样吧。”

    颜佳泽不想听到这么龌龊的字眼,更何况那个女人已经去世了多年!虽然自己一直在给别人养女儿,但好歹颜绮罗还是很懂事的啊……

    “颜先生是个痛快人,那我就直说了。”蒋妙语笑了起来:“和颜绮罗断绝关系,把她逐出家门。如果不这样做的话只有一个后果。”蒋妙语笑得更高兴了:“那就是你的亲朋好友乃至街坊四邻都知道你被带了二十几年的绿帽子,而小野种颜绮罗女承母业,破坏别人的感情,被温慕言包了!”

    颜佳泽的眼眶红了红,事情居然会变成这样。

    本以为自己捡回一条命来一切都会否极泰来,现在自己从小到大最疼的女儿居然不是他亲生的,而且还要被这种难以启齿的事威胁。

    “你不要以为我在忽悠你,也别以为我在骗你,你不信的话可以自己去和颜绮罗做个亲子鉴定,然后你会回来找我的。”蒋妙语一脸笃定。

    颜佳泽的手渐渐颤抖:“我答应你就是了。”

    颜佳泽咬紧了牙齿。这是他们家族的耻辱啊,自己本来也是S市有头有脸的人物,前几年因为家庭内部斗争经常会上一些社交软件的热搜,已经闹得很难看了。要是老婆出轨被爆出来,加上颜绮罗和温慕言契约婚姻被爆出来……那真是不堪设想。

    “很好。”蒋妙语把资料和U盘如数交给了颜佳泽:“那希望你不要食言,否则你懂的。”

    温慕言,我没得到地东西,她也别指望得到。

    既然染指了我的男人,那就等着完蛋吧。

    我一定会让她知道,乱签契约的代价有多大!

    ……

    “砰砰砰”,颜绮罗敲着家门。

    “爸,爸你在家吗?”颜绮罗感到很奇怪,平时指纹可以验证的门锁现在解锁不了了,密码怎么输都不对,拿钥匙也打不开家门。难道换锁了爸爸没告诉她吗?
未完待续,继续阅读下载:腾文APP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契约宠婚,温总请自重》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契约宠婚,温总请自重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契约宠婚,温总请自重》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