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十九章 蒋妙语醒了

古词语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契约宠婚,温总请自重正文 第二十九章 蒋妙语醒了
(古词语https://www.guciyu.com)    同时接到通知的,是温慕言。

    医院告诉他,蒋妙语醒了。

    温慕言和颜绮罗几乎是同时兴冲冲地跑到医院的,一个坐专车,一个坐地铁。

    两人谁也没看到谁,各自奔向了要看的那个人。

    “妙语,你醒了?”

    温慕言穿着探病服,坐在蒋妙语病床前,握着蒋妙语的手。

    蒋妙语似乎很虚弱,对他眨了眨眼睛表示自己已经醒来,然后在他的手掌心画了一颗爱心。

    表示自己还是很爱他。

    温慕言百感交集,心想着自己这个时候绝对不能再让她受刺激了,只能紧紧握住蒋妙语的手,然后告诉她自己也还爱她。

    蒋妙语一定不知道,自己已经昏迷了六年。蒋妙语也一定不知道,温慕言等了她六年,只是他娶了别人。

    如果蒋妙语能早醒这么两三个月,或者自己能再多坚持两三个月,就不会是现在这个局面了。

    温慕言就这么安安静静地陪着蒋妙语睡着,然后找了她的主治医生。

    “妙语现在的身体怎么样了?”

    “只要她能醒过来,一切都好办。她当年的车祸并没有什么外伤,只是淤血形成的血块压迫了她的脑神经。现在淤血散了,相信过不了多久就会痊愈的。这两天我们会时时刻刻好好照看她。”医生高兴地说到。

    这个病人也在他们医院六七年了,终于醒了过来,可以说是个奇迹了。

    但其实他们都知道,蒋妙语迟早要醒的,只是上次温徽到医院特地嘱咐他们,要告诉温慕言蒋妙语很可能醒不过来。

    他们都这把年纪了,当然知道温徽为什么这么做。

    因为温徽不喜欢蒋妙语,他喜欢颜绮罗做他的儿媳妇。

    任谁都不会选一个药罐子做儿媳妇的,蒋妙语就算病好了,体质一时半会儿也调不回来,一直会病殃殃的。如果温家很急着抱孙子的话,在蒋妙语身上他们可以说想也不要想了。颜绮罗他们虽然不了解,但是做体检的时候可以知道她是很健康的,听说她还很喜欢运动,浑身上下都洋溢着健康开朗的气息。

    长辈会喜欢哪一种,显而易见了。

    但是既然蒋妙语醒了,他们还是要第一时间通知温慕言的,这是他家族的事了,与医院无关。

    这个时候,温徽也到了医院。

    “蒋妙语醒了?”

    温徽直奔主题。

    “是的。”

    温慕言的眼神充满了不确定和纠结。

    “那你打算怎么办?和颜绮罗离婚?”

    温徽问出了温慕言也在问自己的问题。

    “我……”温慕言一时语塞。

    他不应该和颜绮罗离婚,出于家族。也不应该把颜绮罗当成工具,只结两三个月就离婚,还是这么有名望的家族,离了婚让颜绮罗以后怎么做人?活在别人的流言蜚语里吗?

    如果他没有遇到颜绮罗,没有和她相处过,一开始就坚定不移地选蒋妙语的话,也就这样坚持下去了。可是现在不一样了。

    蒋妙语这三个字好像没有这么大的力量支撑着他和整个家族背道而驰了。

    “再说吧,暂且是不会离婚的。好了,我们通知蒋家吧。”温慕言叹了口气。

    听到儿子并没有毅然决然选择和颜绮罗离婚,温徽松了一口气。

    很快,蒋家人也赶到了医院。

    蒋妙语昏迷的时候才18岁,现在已经24了。这么多年,他们一直都信任温家,让蒋妙语在温家的私人医院就诊,现在想来是没有信任错人,温家的私人医院的确是医疗水平最顶尖的医院。

    他们都知道温慕言已经和颜绮罗结婚,但是这是小辈之间的事了,只要女儿能醒来,什么都好,任由他们去吧。

    蒋妙语的父母在玻璃窗外看到女儿的睡颜,不禁老泪纵横。

    虽然他们还有个儿子,但毕竟蒋妙语是他们的老大呀,陪他们度过了懵懂的初为人父初为人母的时光……

    ……

    而另一头把父亲从医院里接回家的颜绮罗,也知道蒋妙语醒了。

    如果不是怕太大动静,颜绮罗恨不得马上冲到温慕言面前问一句他们是不是可以离婚了。

    但是她还是怕父亲知道自己结婚只是为了医药费,所以她克制住了。

    晚上,颜绮罗在客厅等着温慕言回家。她第一次这么迫切地想要看到温慕言。

    只可惜一直等到晚上十点,温慕言都没有回家。

    温慕言不想回家,他怕面对颜绮罗。

    颜绮罗应该也知道蒋妙语醒了,下午医生告诉她颜绮罗接颜佳泽回家了。

    如果回家,颜绮罗让他做选择,他又该如何选择呢?

    这个时候,手机微信响了起来,居然是颜绮罗发来的短信。

    颜绮罗主动给他发短信好像是破天荒地头一回。

    “蒋妙语醒了?”

    颜绮罗一点也没有迂回。

    “是的。”

    温慕言打了一行字又删除,最终还是只回答了一句是。

    “那温太太的位置是不是可以还给她了?”

    颜绮罗又直奔主题。

    她就这么不想当自己的太太吗?温慕言气极了。

    “你不怕离婚以后,外面的流言蜚语?你不怕你父亲到时候问你?”

    温慕言问道。

    “不怕。迟早要离婚的。”

    颜绮罗飞速回复。

    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还有什么好说!

    “好的,我抽空起草离婚协议,你等着签吧。”

    “谢谢。晚安。”

    颜绮罗又是飞速回复。

    颜绮罗,你真的没有心吗?温慕言愤愤地把手机扔到了沙发上。

    ……

    “你为什么要和颜绮罗离婚?”温徽闻讯赶来。

    “因为她不爱我,我也不爱她。”温慕言的眼睛有一些血丝,昨晚他一夜都没有睡好。

    “你从小就应该知道,你不能由着性子做事!爱不爱的都是其次,重要的是你要继承家业,更要培养出优秀的接班人,你懂吗?”

    温徽十分生气。

    他懂,他又怎么能不懂?他从小到大都是被这样“培养”的,如果没有这样的“培养”方式,他的快乐也不会来得这么容易——一份和关东煮一起吃的快餐饭就会让他快乐。

    他没有什么感情,其实也不懂什么是爱,他从没感到过被爱,好像也从没爱过别人。

    如果蒋妙语不是曾经带给他快乐过,他应该也没有想要和她开始一段恋情的欲望——但一旦开始了,他也并不很想结束。至少蒋妙语和他是一类人,淡淡的,温柔的,从来不会有什么过分的要求,她很独立。

    “颜绮罗很优秀吗?和她结婚就能继承家业培养出优秀的接班人了吗?”温慕言反问道。

    “至少她家世清白,身体健康!”温徽很生气:“蒋妙语她现在这个身体,她当得了温太太吗?她能为我们家开枝散叶吗?”

    “也不一定非是蒋妙语!”温慕言也气了起来。

    “至少现在,我不想和颜绮罗在一起了。”温慕言也不知道为什么对颜绮罗有莫名的抵触。他不想再见到她,不想再让自己的心意给别人带去负担,颜绮罗一心只想远离他,他懂他都懂。

    “哼。”温徽冷哼一声。

    “我给你一年的时间,不管是不是颜绮罗,你必须找一个家世清白面容姣好身体健康的女性结婚,然后开枝散叶!我们温家百年的家业,可不能毁在你的手上。”

    温徽抛下这句话便走了。

    温慕言收敛起了脸上的神色,让李法把离婚协议送到家里,让颜绮罗签署。

    李法有些可惜,之前两人不是好好的吗?虽然在一起是因为契约,可是在一起后明明很和谐啊,他看得出温慕言很喜欢颜绮罗,颜绮罗也不是不喜欢温慕言,两个人怎么会闹到这个地步呢?蒋妙语一醒,连一天都没有耽搁,就签好了离婚协议书?

    但是总裁的事也不是他可以插手可以管的,只能匆匆地回到家里。

    出乎意料的是,颜绮罗看到这份离婚协议书,好像并没有任何表情,她稍微翻看了一下内容,温慕言什么也没有分给她,也没有让颜绮罗给他什么,这样就最好了。于是颜绮罗很快地签上了自己的名字。

    终于离婚了,颜绮罗竟然有些雀跃,把家里属于自己的物件收走后,一刻也没有耽搁,颜绮罗便踏上了回家的路。
未完待续,继续阅读下载:腾文APP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契约宠婚,温总请自重》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契约宠婚,温总请自重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契约宠婚,温总请自重》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