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十八章 王心怡的心思

古词语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契约宠婚,温总请自重正文 第二十八章 王心怡的心思
(古词语https://www.guciyu.com)    这几天的温慕言和颜绮罗就像是一对小冤家,谁也不理谁。颜绮罗倒是很开心,她不仅穿着最朴素的衣服,不用任何温慕言给她买的化妆品,更绝的是连吃饭都不一起吃。

    每天颜绮罗都是自己买菜,然后用偷偷买的小电煎锅自己煮,然后一个人吃。

    佣人们多多少少都觉得有些奇怪,可是都不好说什么。少奶奶说要学会独立,少爷也不阻止由她去,那他们有什么立场阻止呢?这说不定是有钱人的恶趣味呢。

    久而久之,佣人们看到颜绮罗就会自动到别的地方,让她自己做事,不妨碍她,也不给她站着看笑话的感觉。

    得罪颜绮罗可不行,少爷多宠她啊!

    但温慕言却气得不行。这个颜绮罗居然这样对待自己,样样事情都和自己分开做,用最低档的东西,这不就是摆明了和他对着干吗?

    只是她不服软,自己是绝不会松口的,既然她把自己当透明人,自己也把他当空气好了。

    于是后来温慕言时不时会在公司直接过夜,不回家。他有时会幻想一下颜绮罗会不会发短信给自己问自己为什么不回家,但很显然一条短信都收不到。

    如果让他知道每天颜绮罗看到他不回家都会开心地在床上打好几个滚,他大概会气死吧。

    本来,颜绮罗就讨厌温慕言睡在她旁边。

    二十多岁的女孩子旁边睡了一个血气方刚又很帅的男人,时不时还会搂着自己,再不花痴也会心动的好吗?不会心动的是死人。

    她没办法克制自己的“心动”但她是绝对会克制自己的感情的。

    一个根本没把她当人看的男人,她怎么可能会真的心动呢?

    只可惜,温慕言晚上不回家的消息,没有被颜绮罗记住,却被颜绮罗的一个远房亲戚王心怡记住了。

    说到这个王心怡,颜绮罗可能在过年的时候和她吃过三两次饭。她不太记得这个大众化的名字,也记不得王心怡那张说不上难看但毫无特色的脸。

    倒是王心怡,把颜绮罗深深地记在了心里。

    从小她就知道有个亲戚家的孩子特别漂亮,那个时候她们都才四五岁,正是小孩子最喜欢表现的时候。

    过年过节,王心怡总会穿上自己最喜欢的公主裙,然后在亲戚朋友面前唱自己学的歌,跳自己学的舞。但是只有大人会给她稍微捧捧场,但其实无论大人小孩,焦点都在不太爱说话的颜绮罗身上。

    颜绮罗总是穿着再简单不过的衣服,头发梳成简单的马尾辫。她既不唱歌,又不跳舞,和大家打过招呼后就安安静静地坐着。可是大家都把她当成公主。

    无论小男孩还是小女孩,都会围着她转。

    每当这个时候王心怡都会很生气,但又情不自禁地会学着她穿衣服,到那个时候就更没有人注意自己了。

    后来她再遇到颜绮罗的年夜饭时,已经十七八岁了。她知道小时候不爱唱歌跳舞的颜绮罗倒是成为了正宗的艺术生,艺考成绩很不错,考上了知名的美院。

    她长长的黑发不烫不染,披在肩头,俨然是一副艺术女神的样子。

    她还坦然地承认自己就是因为成绩不好才去当艺术生的,意外的绘画倒是有几分天赋,所以就这样走下去了。

    考上那所美院能叫意外?王心怡气得一口老血喷涌而出。

    不过她在心里恶毒地想着,颜绮罗是个独生女,根本不懂商界的事,白富美又怎么样,她迟早守不住家业

    然后颜绮罗家真的因为颜佳泽的病情内忧外患,颜绮罗失去了家里的靠山!

    但这个颜绮罗就像是天生开挂,这种关键时候居然有温慕言帮她!温慕言是什么人,是最顶级的钻石王老五啊,他不是无能的富二代,是家里祖祖辈辈都叱诧风云的真正豪门。

    颜绮罗到底凭什么总是有贵人相助?王心怡搞不懂。

    更何况温慕言这样的贵人是她和她的小姐妹们平时想都不敢想的。追星的姐妹有时候会做做梦幻想自己的爱豆来娶她们,一心嫁入豪门的小姐妹有时也会幻想有个有钱人来娶自己,但无论是什么幻想,都不会出现温慕言!

    因为她们都知道,温慕言不配。

    但温慕言找上已经濒临破产的颜绮罗,却给了王心怡不少的幻想。自从上次温慕言出现在颜绮罗身边帮她摆平一众亲戚,王心怡的目光便在温慕言身上挪不开了。她四处打探,时时刻刻监视着这对夫妻的一举一动。

    这么完美的一个男人,怎么能便宜颜绮罗呢?

    颜绮罗可以,自己也可以啊!

    得知温慕言最近一直在公司后,王心怡铁了心,向温慕言的公司走去。

    温慕言的公司岂是人人能进去的?但是王心怡告诉李法,自己是颜绮罗的亲戚,受颜绮罗之托要来找温慕言。李法确定了这层亲戚关系后,才把王心怡放进去。

    走到温慕言办公室里的时候,王心怡已经彻底晕了。

    身材高大,气质高贵,容貌更是无可挑剔。

    更何况,温慕言还是财富、地位、名誉、荣耀……的象征。

    温慕言抬起头,发现办公室里来了一个奇怪的人。他习惯性地皱起了眉头,仿佛在询问她什么事。

    这样的眉头颜绮罗看惯了,不怕他。一般人看到了都是要抖一抖的。

    王心怡的脚步一下子停住了,站在距离温慕言几米外的地方怯生生地开口:“姐夫……”

    姐夫?谁会叫自己姐夫?温慕言的眉头皱得更深了。

    “我是颜绮罗的表妹。”见他没有把自己赶出去,王心怡赶紧汇报。

    “什么事?”温慕言不再打量这个女人,而是继续做自己的工作,面无表情。

    这种眼神,他看得太多了。简直恨不得把自己的眼珠子贴在他身上。看在颜绮罗的份上他听这个女人说几句,万一颜绮罗真的有什么事要找自己呢?

    看到温慕言连搭理都不打算搭理自己,王心怡气得暗暗咬牙。

    但是心里还是激荡起了无数的涟漪。这么好看的男人和自己靠得这么近,是人都要心怦怦直跳的好吗?

    这句吐槽倒是可以看出王心怡和颜绮罗的确是亲戚了。

    “姐夫,听说你这几天晚上都住在公司没有回家……”

    温慕言有一丝高兴,抬起眼睛示意她继续说下去。

    是不是颜绮罗不好意思说,然后和自己的妹妹求助,想出动亲戚劝他回家呢?

    但这丝欣喜却在王心怡眼里完完全全变了味,她以为这是温慕言对她的暗示。

    王心怡大喜过望,一下子冲到了温慕言身边:“你和姐姐感情是不是不和?没关系,我和她从小一起长大,我最了解她了!”

    “是颜绮罗让你来的吗?”温慕言的眼睛冷冷地扫了她一眼,把王心怡吓得退了三四步。

    “是……不!不是,是我自己……”王心怡被吓得有些语无伦次,不知道该说什么。

    “到底是,还是不是!”温慕言的耐心已经没有了,他只想知道颜绮罗到底有没有惦记着他。

    “不是,是我自己要来的。”王心怡三魂不见了七魄,只好老实回答。

    “滚。”温慕言低声说道。

    王心怡在原地怔怔地看着温慕言。

    温慕言似乎连一句话都懒得对王心怡多说,在电话机上按了一个数字。

    不一会儿就有几个人上来把王心怡带走了。

    到了公司楼下,王心怡隔了良久才反应过来。

    怎么想怎么觉得不公平。

    论姿色,她和颜绮罗也不差多少,凭什么大家眼里都只有颜绮罗,没有她?

    论年龄,自己还比颜绮罗小了两岁,难道不是更年轻更有优势?

    论讨好男人,她怎么也不相信在这点上颜绮罗能胜过她!像颜绮罗这种八杆子打不出一个闷屁的性格,能讨好谁去!

    那为什么,又凭什么落在颜绮罗头上呢?

    然而颜绮罗却并不知道今天发生了什么。

    她想都没想过这么一个完全想不起来的远房亲戚会打着自己的名号去找温慕言,更不知道自己惹怒了温慕言。

    她接到了医院的电话,父亲已经可以健康出院了。
未完待续,继续阅读下载:腾文APP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契约宠婚,温总请自重》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契约宠婚,温总请自重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契约宠婚,温总请自重》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