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十四章 脸颊的吻

古词语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契约宠婚,温总请自重正文 第二十四章 脸颊的吻
(古词语https://www.guciyu.com)    车子开得很平稳,颜绮罗有些累了,不知不觉睡了过去。

    暖色的灯光照在颜绮罗脸上,朦胧又美丽。温慕言突然发现颜绮罗的名字很符合现在的意境——烟绮萝。

    他又一次意识到,颜绮罗真是很漂亮的。曾经他选定颜绮罗,一来是因为她的侧脸和蒋妙语有九成相似,二来是知道颜绮罗的性格很强硬,如果自己待她不好,她是断然不会死皮赖脸贴着自己的,到时候离婚收场就会很轻松。但是现在看来,她比蒋妙语精致得多,并且也没有能待她多不好。

    蒋妙语。温慕言叹了口气。这个名字注定要成为过去式了,没办法,身在这样的家庭,只能以事业为重,自己本来也没有什么向往爱情的心,婚恋这种事在他的日程上是排不上号的,颜绮罗和蒋妙语没什么分别,都不能成为他的羁绊。

    想到这里,温慕言的心脏突然抽痛了一下。

    温慕言叹了口气,把自己的外套披在了颜绮罗身上。她还穿着这件漂亮的晚礼服,精致的锁骨一览无余,有点怕她睡着了会着凉。

    手指触碰到颜绮罗的肩膀时,颜绮罗突然动了动,回过了头。

    她没有醒来,依旧闭着眼睛。她的睫毛像树的枝桠一般,长长的在她脸上留下了阴影。温慕言的眸子暗了暗。

    恶趣味似的,温慕言用手指戳了戳她粉嫩的脸蛋。

    颜绮罗只是皱了下眉头,依旧没有醒来。

    她娇艳欲滴的嘴唇就像一朵盛开的月季,似乎在对温慕言发起什么邀请。

    温慕言的身体慢慢伏了下去,轻轻地吻在了颜绮罗脸上。

    似乎有一阵电流击中了温慕言,这是他从来都没有过的感受。温慕言的眼眸骤然放大,瞬间坐直了身体。自己这是怎么了?

    竟然会偷偷吻她……

    她并不是自己喜欢的类型啊。他不喜欢这样艳丽而又棱角分明的女人,他更喜欢温柔的,容易操控的女人。

    颜绮罗仿佛被他的吻惊扰,慢慢地睁开了眼。

    她往窗外探了探,好像没有到家。一回头就看到温慕言的脸。

    颜绮罗有些奇怪:“你喝多了吗?怎么脸这么红?”

    “没有。太热了。”温慕言下意识把头拧到了另一边。

    脸红?他居然脸红了?温慕言不敢置信。自己都二十八九的人了,就算是十八九岁他也没有脸红过!

    两人无话,车一在家门口停下,温慕言就快步走了进去,留下颜绮罗一个人慢慢从车里出来。

    真是奇了怪了,颜绮罗偷偷吐槽,干嘛这么着急。

    颜绮罗一起身才发现自己身上居然披着他的西装。她情不自禁地笑了起来。看来真的是挺怕热,西装盖在我身上了还嫌热,是不是因为自己睡着了怕自己着凉所以不开空调呢?看来他还是挺有人性的。

    颜绮罗把温慕言的西装整了整,走进了屋子。

    “赵姐,温慕言人呢?”颜绮罗一进屋就发现一楼空荡荡的,只有零星几个佣人。

    “少爷在书房呢,对啦,刚才少爷说没吃饱,让厨房准备一份宵夜,您也要来一点吗?”赵姐笑盈盈地接过颜绮罗的东西。

    宵夜?他今天没吃饱吗。颜绮罗回想了一下,他好像一直都跟人在一起东聊西聊,也没好好坐下来吃口饭。当大老板真是不容易啊。

    “好,我正好没什么事做,一起看看学学手艺吧。”颜绮罗走上楼准备换一下衣服。

    “好。”赵姐心想,大少奶奶要学手艺,那肯定就是要给大少爷亲自做菜了。小两口真恩爱啊。

    不一会儿,颜绮罗换上了自己惯常穿的纯棉睡衣,还没来得及卸妆了,只是把头发高高地束了起来。到厨房的时候厨师已经在下面了,好像是鸡汤面,里面还有竹荪和火腿,看起来鲜美又不失营养,颜绮罗便和大厨一起做了一道白灼芥兰。

    颜绮罗端着宵夜,敲了敲书房门。

    “进来。”

    颜绮罗把宵夜放在了温慕言桌上,看他正在忙碌,便准备离开。

    “再倒杯咖啡。”温慕言没有抬头。

    “这么晚了还喝咖啡,你晚上还睡得好吗?”颜绮罗有点担心。已经快十点了,明天一早都还要上班呢。

    “叫你……”温慕言有些不耐烦,皱起眉头抬起了眼。

    看到是颜绮罗,温慕言愣了愣,不耐烦瞬间烟消云散。

    “你做的宵夜?”

    颜绮罗摇了摇头:“我去厨房的时候大厨已经在下面啦,他教我做了个白灼芥兰。不知道好不好吃。”

    “既然不知道好不好吃那就一起吃吧,自己尝尝自己的手艺。”温慕言的继续手头的工作:“你先吃,我马上好了。”

    颜绮罗有些为难:“我没打算吃哎,所以只有一份餐具,厨师也只下了一碗面。你晚上都没吃什么,我再抢你的面吃那你不就吃不饱了?”

    “没关系,你吃吧,吃不饱我会让厨师再做点别的,本来我就不是特别喜欢吃面。”他没有什么特别喜欢吃的东西,如果不是这几天一直和颜绮罗一起吃饭,他是不觉得东西有多好吃的。

    颜绮罗点了点头,夹起了一筷子芥兰。

    唔,味道还不错。

    吃了三根芥兰,她又从温慕言的面里挑走了一片火腿。

    真好吃。

    颜绮罗开心地扬起了嘴角,一抬头,正好对上温慕言的目光。

    “我再给你拿副筷子。”颜绮罗放下自己手中的筷子,想给他拿一套干净的来。

    “没关系。”温慕言接过筷子,吃了起来。

    这筷子……自己用过欸。颜绮罗霎时间呆住了。

    这不就是间接接吻吗……

    温慕言似乎完全没有注意到她呆住的样子,专心致志地吃着面。

    不知道为什么,用着颜绮罗用过的碗筷,他居然有点高兴……

    温慕言慢条斯理地把菜吃了个精光,然后优雅地擦了擦嘴。他的眼眸停留在了颜绮罗的嘴唇上。

    她正不安地咬着自己的嘴唇,仿佛很拘谨的样子。“你为什么这样看着我?”颜绮罗突然感到一阵晕眩,一个没站稳,倒了下去。温慕言一把把她抱在了怀里,颜绮罗居然晕了过去!

    ……

    不一会儿,温家出现了一批医生。

    “她怎么样了?”

    此时颜绮罗已经醒了过来,她脸色苍白,看着医生。

    自己可从来没有晕倒过,不会是得了什么病吧?

    “少奶奶大概是精神压力过大,又比较劳累,有点低血糖。我给她开一些药,这两天让她好好休息,应该没什么大碍。”

    颜绮罗松了一口气。

    “好的,那一会儿让赵姐送您。”温慕言点了点头。奇怪,她为什么会精神压力过大呢?她家里的事不是已经被自己摆平了吗?

    颜绮罗煞有介事地点了点头,的确,每天面对这个阴晴不定的男人让她压力很大。不过没病就好,健康第一嘛。

    “你是不是在害怕我。”看到屋里没了人,温慕言问颜绮罗。

    “有……有一点。”颜绮罗不好意思地低下了头。

    “为什么会害怕呢?”

    因为你阴晴不定,因为你有很多重要的人物要见,因为我害怕给你添麻烦,因为我融不进你的生活。有太多理由了,颜绮罗却一个都说不出口,只好随便找了个理由:“因为我从来没有和男人住在一起过,更何况我们好像……”还不是很熟。

    瞎猫撞上死耗子似的,温慕言很喜欢这个理由。

    他知道,颜绮罗的第一次是给他的。那晚床单上的殷红着实让他吃了一惊。她好像还是个涉世未深的孩子。

    “慢慢适应吧。”温慕言的心里有了一丝柔软。

    颜绮罗温顺地点了点头。

    “过几天就要谈一笔大生意了,到时候你也要出席,不过你不用害怕,有基本的社交礼仪就可以了。对了,是个韩国企业,明天有老师会来教你几句礼貌用语,别有压力。”温慕言嘱咐道。

    “是。”颜绮罗又温顺地点了点头。

    第二天温慕言一下班,就看到颜绮罗在认真地向老师学韩语。只不过发音一直不太标准。

    见温慕言回来,颜绮罗有些不好意思。

    “那今天的就到这里了,明天我再来教您。”韩语老师见温慕言回来,便识相地下了课。

    温慕言一回来,佣人们就把准备好的晚饭端上了桌。

    颜绮罗想了想,主动给温慕言夹了一块藕。

    温慕言看到她第一次主动给自己夹菜,还用这种眼巴巴的眼神看着自己,就知道她肯定有什么话要说。不过她这种星星眼还满让温慕言有种小小的骄傲感的。

    温慕言清了清嗓子,心想自己真是幼稚,这骄傲个什么劲儿啊:“说吧,是不是有事要求我。”

    颜绮罗一脸被看穿的样子:“我还是好害怕啊,我能不去嘛?万一我出丑怎么办?”

    原来是这件事啊。“不行,对方也是夫妻一对来的,听说他们企业很重视家庭,所以指明要我带上你。”温慕言斩钉截铁。
未完待续,继续阅读下载:腾文APP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契约宠婚,温总请自重》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契约宠婚,温总请自重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契约宠婚,温总请自重》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