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七章 莫名其妙的生气

古词语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契约宠婚,温总请自重正文 第十七章 莫名其妙的生气
(古词语https://www.guciyu.com)    这里的天真蓝啊,颜绮罗稍微遮挡了一下眼睛,伸了一个懒腰。她调皮地拧了拧头发上的水,然后开始浇花。

    好久没有这样的闲情逸致了,颜绮罗一边哼着小曲一边浇着花:

    天灰的时候我想起了你说的话

    再见吧宝贝我们也许都该长大

    天色很黑你看不见我的眼泪

    因为我装无所谓忍着泪笑的好狼狈

    不想让你太累不想看你为爱疲惫

    不要后退我怕我会后悔

    看着你消失在昏暗的巷口

    昨天所有承诺抛在脑后

    你说分手从来不会有天长地久

    我像个孩子一样守在角落

    想象你会突然的回过头

    你永远不会懂

    忘记痛要多久

    有时候自己也不知道自己在唱什么东西。就在这个时候,门外响起了敲门声。

    是佣人来了吧?

    颜绮罗赤着脚跑了出去。

    温慕言一下车就看到了这一幕。李法刚想开口,温慕言就示意他可以先回去了。

    李法微微一笑,总裁果然是很宠颜绮罗啊,昨天颜绮罗没有吃完饭就走了,今天就约了大厨到家里亲自给她做。听说昨晚就约好了,只是食材不够新鲜,所以改到了第二天中午。总裁还马不停蹄地签完合同就往回赶,一刻都没有耽搁。

    本来李法还觉得这样太辛苦了,现在看到颜绮罗穿着睡衣赤着脚就往外跑迎接总裁的样子,他又觉得很值得。看来颜绮罗也很爱总裁啊!

    温慕言就这么站在门外,看到颜绮罗穿着宽大的睡衣跑了出来。她的头发乱乱的,没有完全干透,脸上笑呵呵的,软绵绵的。柔软的腰肢在宽大的衣服里若隐若现,修长的双腿虽然被遮住了很多,但依旧不减风采。她的样子居然让温慕言微微有些心动。

    原来她开心的样子这么好看。比她平时不苟言笑的样子要好看很多很多倍。

    温慕言的思绪突然停滞了,大厨也看到了颜绮罗的样子。大厨在夸赞颜绮罗,虽然颜绮罗听不懂,一脸茫然又不敢让他们进门。但他听懂了。

    颜绮罗似乎也看到了不远处的温慕言,脸上的表情一下子就凝固了。

    难道是自己看错了吗?

    温慕言怎么回来了?

    他不是去德国谈生意了吗?

    他怎么会在这里……

    颜绮罗看了看自己的脚趾,尴尬地跑回了楼上。

    不是佣人来了,是听不明白他们说了什么的法国厨师和温慕言来了。

    温慕言也看到了她葱白的脚趾,和她笑容凝固的样子。

    温慕言不高兴了。

    自己这么辛苦地赶回来赔她一顿大餐,她非但没有好好迎接自己?还跑回了房间?

    难道她不想自己回来吗?

    一想到这个糟糕的可能性,温慕言顿时觉得非常生气。

    他让大厨进门,然后也上了楼。

    “你穿成这样给别人开门是什么意思?”

    “我……”颜绮罗支支吾吾。“我以为是佣人来了,想要开个门就回去换衣服的,没想到……”

    没想到会看到这么多人啊。

    温慕言有些压制不住心底的怒火,这么多人都看到了她赤着脚的样子,他有些不能接受。虽然完全不暴露,但莫名的有些……

    “身为温家的大少奶奶,时刻注意自己的一言一行,别给我们家丢脸。”温慕言留下冷冰冰的一句话,摔上门就走了。

    他居然是这么看待自己的?颜绮罗被他的话刺痛了。

    原来自己又给他丢脸了。昨天在公司,今天给别人开门。

    少奶奶不好做啊。

    颜绮罗叹了口气,心想也是,拿了别人的钱就得给别人办事,答应了扮演好他的妻子,那就要注意。今天的确是自己有失体统了。

    以后不会了。颜绮罗轻轻说道。

    自己不算什么,只是一个工具罢了,只不过是一份契约。要有契约精神啊。

    温慕言关上门,心里就像堵了什么东西似的。

    怎么又这么对她说话了呢?明明不是这个意思。

    为什么话到嘴边就会变了味呢?

    温慕言烦躁地扯掉了领带。

    他搞不懂自己为什么拒绝了李法再在德国呆一晚的提议,连夜赶了回来想和她一起吃饭。更搞不懂自己为什么会对她发火。

    面对颜绮罗,他好像永远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

    而对正在沉睡的她,他似乎是一直温柔的。不仅如此,她也一样温柔。他们俩在一起就像一潭温润的水,无论如何也不会起波澜。

    而和颜绮罗在一起,好像是……

    唉,自己也形容不了是什么,但总是会有摩擦。

    颜绮罗总能激起自己的波澜。

    颜绮罗艰难地对镜子扯开了嘴角,打算一会儿出门打破这个尴尬的场面。其实她以前是个好脾气的女孩子,笑容挂在脸上可以说是家常便饭。

    可不知道为什么,面对着温慕言的时候,她总是很难笑出来。

    她做不了自己,也扮演不好温少奶奶。她觉得自己很无能。

    大概是因为一份契约吧。

    颜绮罗换了一身得体的衣服,缓缓走下了楼。

    一开门,她就闻到了十分好闻的香气,还有滋滋的做菜声音。

    看来是佣人和大厨都回来了。

    等她下楼的时候,门口又站了一群人,对她鞠躬问好。

    颜绮罗回头找了一圈,没有看到温慕言。他怎么了?这么生气吗?

    不一会儿,温慕言从厨房走了出来。他看到颜绮罗似乎火气已经平息,淡淡地说:“昨天没吃到那个鹅肝,看你惦记了这么久,今天我把他们店的厨师给你叫过来了,做给你吃。”

    温慕言的嘴角抽动了一下,有点想笑。

    他还没见过一道菜能惦记这么久的女孩子。

    “鹅肝还你了,我不欠你了,可别再搞得像我克扣你吃穿了。”

    颜绮罗有些吃惊,他居然特地给自己叫了厨师上门?

    这么说,自己说的话他记住了咯?
未完待续,继续阅读下载:腾文APP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契约宠婚,温总请自重》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契约宠婚,温总请自重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契约宠婚,温总请自重》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