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章 法国

古词语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契约宠婚,温总请自重正文 第十章 法国
(古词语https://www.guciyu.com)    “好啊,快说说,你是怎么忽然就变成了温太太的?”媛媛拉着颜绮罗的手不停地摇晃着,那可是温慕言啊!S市最年轻有为的总裁,听说除了脾气古怪,没有任何的缺点。

    颜绮罗苦笑,或许在世人的眼里,她现在应该过的很幸福吧?

    于是,她把自己嫁给温慕言的来龙去脉简单的给媛媛讲了一遍,听完之后,媛媛目瞪口呆的看着她,整个人都傻掉了。

    “该死的莫谦!”回过神来,媛媛狠狠的拍了一下桌子,“他简直不是人啊!走,我们去狠狠的打他一顿!”

    “媛媛,你这脾气什么时候能改一改?”颜绮罗有些好笑的按住了媛媛义愤填膺的手。

    她早就不想再和莫谦那个人渣扯上什么关系了,更何况如今她的身份特殊,再去找前未婚夫的麻烦,似乎也不太好。

    看到她不甚在乎的样子,媛媛也只好叹了口气作罢。

    绮罗本来还想再和媛媛多聊几句,却接到了温慕言的电话,让她早一点回来,她这才想起来,今天又是温家家宴的日子。

    唉,百年望族就是这一点不好,动不动就要搞什么家宴,让颜绮罗不得不面对那些糟心的事情。

    经过了上次的事,林玫的态度倒是收敛了许多,颜绮罗知道,虽然她还是不喜欢自己,但起码短时间内,不会再找自己的麻烦。

    饭桌上,温慕言的一个表弟借着夹菜的功夫,不停地用眼睛打量着颜绮罗,爱慕之情简直是溢于言表。

    同样作为男人,温慕言又怎么会不知道他在想什么?他看了一眼颜绮罗今天穿的V领裙子,皱了皱眉,夹起一只虾放在了表弟的盘子里,警告似的瞪了他一眼。

    这个表弟从小就害怕严肃的温慕言,也知道刚才是自己失态了,于是赶紧低了头,不敢再看颜绮罗。

    吃过了饭,颜绮罗被迫留在客厅里陪着那些伯母姑姑们说话,温慕言则是借着处理工作的借口去了书房。

    好不容易送走了这些人,颜绮罗拖着昏昏沉沉的脑袋回了房间,拉开衣柜想拿自己的睡衣,却在打开柜门的一瞬间,吓得睡意全无。

    偌大的衣柜里整齐的排列着崭新的衣服,而她从前的那些旧衣,早就不知去向。

    “这,这是怎么回事?”吃惊的回过头,颜绮罗瞪大了眼睛看着坐在一旁的温某人。

    挑了挑眉,温慕言满不在乎的说:“你和姑姑她们聊天的时候,我吩咐人换的。”

    “你凭什么换了我的衣服?”这还是颜绮罗第一次觉得眼前的这个男人是如此的不可理喻。

    唇边勾起一点魅笑,温慕言忽然一把拉住了颜绮罗的手腕,把她拽到了自己面前:“我高兴换,就换了。你以前的那些衣服,不适合你。”

    他灼热的呼吸喷薄在她的脸上,颜绮罗再一次不争气的红了脸,她想反驳,但一开口却是因为害羞而软糯的声音:“你,你不讲理。”

    对于她的反应十分受用,温慕言总算是笑了出来:“和你用不着讲理。”说完,就放开了她,看着不安的站在一边的小女人,他忽然来了兴致,于是说道,“收拾一下,明天和我去巴黎。”

    “去巴黎干什么?”颜绮罗还有点晕乎乎的。

    某人用食指摸了摸自己的唇,笑道:“你只需要听我的话,这也是我们交易的一部分。”

    “哦。”颜绮罗点了点头,转过身却不满的翻了个白眼。

    其实温慕言本来是不打算带她去的,毕竟他是去工作,可是刚刚的那一幕却让他一直引以为傲的自制力有些崩盘的迹象,嗯,这个不省心的女人还是带在身边比较放心。

    第二天,颜绮罗简单的收拾了几件衣物,和温慕言一起乘坐私人飞机前往巴黎。

    更让她没有想到的是,温慕言竟然在巴黎还有一套别墅,很复古的法式风情,里面的每一样家具和摆件都价值不菲。

    仅仅是看着,也能感受到主人的优雅和高贵。

    “看风格,不像是你的手笔。”颜绮罗的指尖缓缓划过镶着金边的梳妆台,这样精致考究,和温慕言的风格很是不一样。

    他淡淡点了点头:“这别墅,是我母亲的。”

    颜绮罗微怔,她还是第一次听到他的语气中有了淡淡的忧伤,他从来不曾提及自己的生母,但她却还是对那个优雅的女人有所耳闻。

    温慕言的生母言溪,中法混血,是真正的法国贵族,因为是家里最小的女儿,所以随了母亲的姓氏。

    温徵和言溪,当年也是人人羡慕的一对,就连温慕言的名字,都是取自“温徵爱慕言溪”这样的寓意。

    只可惜天妒红颜,温慕言刚满十岁,她就因病去世了。

    这之后不过一年的时间,温徵就娶了林玫,带回了异父异母的方雅不说,还给他带回了一个八岁大的亲生弟弟!

    年少的温慕言无法相信一向深爱着母亲的父亲竟然早就在外面有了情人和私生子,所以一直讨厌林玫和那个孩子,甚至于怨恨憎恶自己的父亲。

    几乎是在一夜之间,他所有的信仰都崩塌,他飞速的长大,完全变成了另外一个人。

    而这些带着血泪的往事,他从未和任何一个人提起。

    有些紧张的看着他的眼睛,颜绮罗颇有些手足无措。她是想要安慰一下他的,可是那种从他身上散发出来的生人勿近的气场,又生生将她推的很远。

    也对,像他这样骄傲的人,怎么会喜欢别人的同情呢?

    有时候绮罗甚至会觉得,温慕言是已经将那些无用的感情都从自己的身体里抹去了,所以他才可以纵横商场这么多年。

    将她那些复杂的情绪一一收入眼底,温慕言忽然觉得有些烦躁,他说不清自己在面对颜绮罗的时候为什么总是会出现这样的感觉。

    “我还有工作,你自己转转吧。”于是,他淡漠的留下了这句话,就带着李法离开了别墅。

    他们走后,偌大的别墅一下子就安静了下来。颜绮罗百无聊赖的把别墅逛了个遍,最后还是决定要出去透透气。
未完待续,继续阅读下载:腾文APP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契约宠婚,温总请自重》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契约宠婚,温总请自重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契约宠婚,温总请自重》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