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16 铜板

古词语推荐各位书友阅读:浮生恰如海棠落正文 16 铜板
(古词语https://www.guciyu.com)    “嘘!”瞧见他如此大声,官兵忍不住提醒,朝着他头上拍了一下,“你小声些,别让我们王爷听见,这话让王爷听到就是死罪。”

    郢靖王这么多年南征北战,杀伐果断的威名早已流传在外,提起郢靖王的名声就跟在小鬼面前提起阎王爷的名字一样,抱头鼠窜、落荒而逃。

    “对对对。”小贩陪着笑脸,摸着自己被打的头,悻悻的拿好东西,“多谢官爷提醒,小人先回去了。”

    “站住!”身后传来一声呵斥,走过来一个白袍小将,大步流星,一脸的严肃,步步紧逼的感觉让人不寒而栗,

    “秦昭将军。”那官兵低下头行礼,双手抱拳,肃然起敬的样子,官兵朝着小贩摆摆手,示意他尽快离开,小贩接收到了讯息,点点头将包袱扛在身上,正准备脚底抹油离去,却被拦住。

    白袍小将早已以身为墙挡在他的面前,小贩见走不掉,便手脚麻利的将东西全部藏在身后,扑通一声跪在地上,“大人,绕了小人吧,小人只是小本买卖啊,不要拿走我的东西啊。”

    萧落昀从内殿走出来到寒朗旁,可他全然没有察觉津津有味的看着远处,顺着他的目光看去竟也被这嘈杂的声音吸引住,站在高处朝这边眺望,冷淡的说道:“看来这郢靖王似乎真如传说一般骇人,这部下也是颇具其主风采。”

    “昀儿?你怎在此?”诧异的看着她略显狼狈的样子,上前扶助她虚晃的身形,轻声问道:“没事吧?”

    “没事。”萧落昀简单地回答,仍不忘看向远处的热闹,轻描淡写的戏谑道:“郢靖王的部将也不过如此。”

    “事莫轻断。”寒朗堵住她要说的话,只是站在远处默默地看着一切,笑而不语。

    萧落昀撇了撇嘴没再多说些什么,对于寒朗的话,她从来都是听从也未曾反驳,她的父亲从不重视庶女,生身母亲不受宠,也没有去学堂读书的机会,都是跟着他一点点的读书识字,说是启蒙之师也不为过。

    自小跟着他学习,所断之事,算无遗策,这世间怕是再也找不出这样优秀的男子,萧落昀略带欣慰的看着他,既然他想要将这场戏看下去,那自己也就站在身后陪着一起看。

    白袍小将目不斜视的盯着那官兵,“王爷有令,任何人不可走漏风声,违令者,军法处置!”

    “秦昭将军,饶命啊。”官兵不知所措,连忙跪在地上,头深埋在地下不敢抬头去看,只是一味的求饶,看来盛传郢靖王过于严苛,可见一斑。

    “把钱还给他。”秦昭一身玄甲白袍,不曾多言语,却也能感受到冷漠如冰,在这晚秋时节,旁人看来也是一身冷汗。

    闻此言,官兵仓皇从腰间摸出所有的铜板,全部放在小贩的手中,也顾不得去数清楚这小贩给了多少,想要尽快与自己撇清关系,那小贩也撇着眼也不敢直视秦昭,手中被塞满铜板,站在原地不知所措,这与市井流传的仿佛有些出入。

    一枚铜钱从小贩的手上滑落,跌入地上,顺着青石板一直滚到寒朗脚边,也带来了所有人的目光,从下缓缓抬起头看着,长齐至脚的浅灰色右衽长袍,浮现在眼前的是一张温文尔雅的脸。
未完待续,继续阅读下载:腾文APP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浮生恰如海棠落》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浮生恰如海棠落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浮生恰如海棠落》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