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7 惊鸿

古词语推荐各位书友阅读:浮生恰如海棠落正文 07 惊鸿
(古词语https://www.guciyu.com)    “不认得。”声音冷漠,也并不在乎寒朗的恭顺与礼仪周到,而他身旁的女子更是连鼻子模样都没有看清,模糊的一张脸,只是很讨厌那女子看自己的眼神,像是在战场那些不服气的俘虏看他的眼神,轻蔑、无视,本是与她初见,何故像是有深仇大恨一般。

    黑衣副将望着两人有说有笑离去的背影,迟迟收不回目光,不禁感慨道:“郎才女貌,多般配的一对璧人啊!”

    “封煦将军所言甚是。”从身后走来一位四十左右的儒者,冠帽皂袍,一柄羽扇轻摇,轻捻着络腮胡子,频频点头,望着那继续走上石阶的女子,略带感慨的看着寂征棠笑着略有深意,“当真是惊鸿一面。”

    寂征棠狠厉的瞪了他一眼,他连忙闭上的嘴,不敢多说一个字,寂征棠吩咐他道:“封煦,带人四处排查各个出口,不要放过每一个进出的人,这里面定是混进了赫族细作。”

    “属下遵命。”一声令下,便再看不到那抹黑色的身影,行动与回应一样麻利,绝不拖泥带水。

    等寂征棠再回神追寻那轻盈的背影,早已就消失的无影无踪了,耳畔倒是传来爽朗的笑声,定睛一看,才是自己那位敬重足以师礼待之的人,冷言轻斥,“陆军师!”

    陆师焕急忙用白羽扇掩饰自己的笑颜,意犹未尽的远去不见的身影,只留下孤寂的殿门,女子不经意的一眼,足以勾人魂魄,虽不是倾世美貌却给冷酷少语的王爷留下深刻的印象,至少自己跟随王爷的数十年之中,还未曾见他会看一个女子第二眼。

    殿内,萧落昀虔诚的跪在佛前的蒲垫上,双手合十,紧闭双目,一遍又一遍的念着心中所想,只盼梦想成真,紧紧的摇动经筒,诵经声不绝于耳,想着心中所求,一支竹签掉在了地上,掷地有声。

    睁开双眼,拿起自己摇动出已经泛黄的竹签,赫然写着:凤欲翔天,则需涅槃,望着这看不懂的大字,皱着眉一头雾水。

    正殿内偌大的佛像庄严肃穆,案台上供奉着香炉鲜花,桌案上的台布好似锦缎绣着经文,微风拂过,地面上好像带着黑影,若隐若现,本就悬着心的更加疑惑了。

    “昀妹妹,不如我们去找方丈解签吧?”寒朗站在他的身后,轻声细语,两个人本就是表亲,从小相识也算是青梅竹马了,从小就乖巧温和,性子也很好,从未表现出不耐烦,与自己家中的几个姊妹关系也都很好。

    要说萧府与寒府早些年也是有些来往的,萧落昀嫡出的姑姑嫁入寒家大房,也就是寒朗父亲的长兄家中,可惜这长子英年早逝,姑姑也未留下一男半女,

    而寒朗的父亲寒家次子也不久病逝,留下了孤儿寡母的相依为命,多年来也是过得风雨飘摇,姑姑时常拿出自己的嫁妆与体己填补亏空,可始终是杯水车薪。

    寒家本是长安之中世家大族,如今也渐渐没落起来,所有的指望也都在他的身上了。

    回过头看着他一脸的笑容,总能扫去心中的阴霾,遂爽朗的笑道:“寒兄为何不求一签?春闱临近,若是能求得佛祖一举夺冠,自此振兴家族,岂不美哉?”
未完待续,继续阅读下载:腾文APP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浮生恰如海棠落》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浮生恰如海棠落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浮生恰如海棠落》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