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八章 钥匙

古词语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婚然不觉:忠犬教授宠妻忙正文 第八章 钥匙
(古词语https://www.guciyu.com)    听着靳以墨关切的话语,苏音心底不禁有一丝异样的感觉,从三年前的那场意外之后,就从来没有人如此关心过自己了吧?如果不是因为他是自己的表哥,或许……但是哪有那么多或许!

    甩掉心中不正经的想法,苏音恢复往常的娇媚模样:“你别撩我,小心我一口吃了你。”

    靳以墨脚步一顿,很快明白过来,目光掠过房间狼藉的画面,冰冷蚀骨。

    这些人,真该死。

    居然敢碰她。

    “我们……”他艰难地收紧胳膊,“去医院。”

    苏音脑子被烧迷糊了,小手搂紧了他的脖子,虽然刚刚冲了冷水,可现在药劲又上来,她只想把眼前的男人吃干抹净,小手不自觉往他衬衣里探。

    “难受……热……”

    靳以墨大手握紧了她的腰肢,声音沙哑,极力克制才没有把她抱回房间:“忍一忍。”

    脚步愈发快,呼吸却在女孩惹火的动作中更加急促。

    “别乱动……乖一点。”

    温柔沙哑的声音,成了苏音的催化剂,她控制不住地亲上他的下巴,显然忘了眼前人是谁:“我忍不住……”

    靳以墨手一抖,反手想把人放下来狠狠亲,可脚步刚一停,仿佛按住了苏音身上某个开关,她连忙埋进他怀里,咬唇颤抖着往后缩:“表哥……快点,去医院。”

    一声‘表哥’,是关起恶魔的钥匙。

    苏音趁着自己还有理智的时候,只能尽力远离他。

    否则当理智尽失,昨晚的事再来一次,她可能就没有那么容易放过表哥了。

    表哥表妹,真是造孽啊。

    靳以墨看着她龟缩的模样,有一瞬间想告诉她真相,可想到她现在是被下了药神志不清,只能作罢,连忙把人报到车上,亲自开车。

    苏音上了车主动爬到后座,离靳以墨远远的,即便再难受,也没有发出半个音节,看得男人满眼心疼,掌心都掐出了血痕。

    那些该死的人,他一个都不会放过。

    苏音再醒来,偌大的病房里空无一人。

    她有些失落,撑着身子坐起来,小声嘀咕:“这家伙竟然丢下亲表妹走了?亏我还梦到他……”

    正郁闷,母亲又来了电话,言辞恳切地催她来医院:“你爸清醒了,三年没见,他一直念叨你,连饭都吃不下……音音,你能不能过来一趟?

    念叨她吃不下饭?

    呵呵。

    是生气得吃不下饭吧?

    当初,是他亲手将她丢出家门,亲口宣布,和她恩断义绝。

    那么狠辣无情的男人,怎么会因为想她就吃不下饭?

    苏音垂眸,小手攥紧了被褥,半晌才说:“知道了,今天过来。”

    她看了眼床头上的病历。

    两人都在一家医院,也省得她再来回折腾。

    她拔掉针头,去洗手间稍微整理了一下仪容,便坐电梯去了住院部,刚刚找到病房门口,一阵温柔的女声传来:“芊芊,这段日子辛苦你和子琰了,音音那孩子……唉,若不是你们,我一个人还真的不知道怎么撑过这段时间。”

    苏芊芊柔声道:“大伯母,大伯手术,我和子琰是做晚辈的,应该照顾他,当初姐姐那样……我们也有错,毕竟一家人没有隔夜仇,我们希望能弥补她一点,代替她尽孝。”

    苏母感动地红了眼睛:“当初的事情不是你们的错,是音音被我们惯坏了,做事没有分寸,还害得苏家被人诟病……”

    苏音脚步一顿,一脸嘲讽地站在门外,背靠墙,任由冰冷侵入身体。

    她和周子琰大学恋爱三年,为了苏家所谓的名声,一直都瞒着家里人,本想等到大学毕业再宣布两人恋爱结婚,结果却等来了周子琰和苏芊芊订婚的消息。

    她闯到婚宴现场,却成了勾引妹夫的小三,人人喊打。

    她解释,哭诉,求助,可全家人没有一个相信她。

    苏芊芊是她的克星,一招制敌,让她众叛亲离,狼狈出国。

    绝望的滋味,莫过于全世界都站在了她的对立面。

    只是……

    既然他们这么不待见她,又何必叫她回来?

    苏父越听越生气:“老说她干什么?我没有这种忤逆不孝的女儿!同样是苏家的种,芊芊事业有成,家庭美满,再看看你生的女儿,整天不干人事,连她亲老子她都不管。”

    “大伯,您别这么说……”

    这内容,真够让人心痛的。

    他们才是相亲相爱的一家人。

    她算什么?

    苏音冷笑一声,狠狠闭了闭眼睛,将眼底的狼狈受伤都掩饰在瞳孔深处,转身就想走,手提包撞到了门把,发出清脆的声响。

    苏芊芊眼尖地追出来:“姐?真的是你?”她笑着把人拉进来,“你怎么不进来呢?大伯和大伯母刚刚还说起你,大家都很想你。”

    苏音甩开她的手,皮笑肉不笑:“我没有你体贴孝顺,没有你事业有成,也没有你家庭美满,我这样忤逆不孝,做事没有分寸,还害得苏家被人诟病的女儿,居然还会有人想我?”

    苏芊芊扯了扯唇,眼底笑意得意,语气却抱歉:“姐,你怎么站在外面偷听啊?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是说,大伯和大伯母只是开玩笑的,你能回来,他们很高兴。”

    “爸,妈,”苏音瞥了二老一眼,目光落在苏父苍白但是阴沉的面色上,垂眸,“你们高兴就好。”

    明知道这样说,只会让亲者痛仇者快,可她还是忍不住讽刺苏芊芊,发泄心中的痛苦和不满。

    她刚刚脱离苦海,却没有人关心一句,抱着渴求亲情关怀的心态过来,可遭遇的却是更沉重的打击和嫌弃。

    “你是故意回来气死我的吗?”苏父扯起嗓子吼,又是一阵咳嗽,吓得苏母连忙扶着他安抚:“你看看你好好的生什么气?不能跟孩子好好说话吗?”

    苏音下意识上前一步,目光担忧不减:“爸……”

    苏芊芊看似好心劝说,却不动声色地拦住了她的脚步:“姐,大伯手术后不能动气,医生叮嘱过,要他安心静养,你……还是先离开吧。”

    苏音隐忍的怒意星星点点冒出来,冷笑道:“我走不走好像还轮不到你来管吧?不知道的,还以为你才是他们的亲生女儿呢。”

    她明明没有碰到苏芊芊,可她却踉跄着跌了出去,泫然欲泣:

    “我不是……姐,你误会我了,我是为了大伯的身体着想。”

    “啊——”苏芊芊一脸娇弱地惊呼一声,幸好身后一直沉默的男人接住了她:“小心。”
未完待续,继续阅读下载:腾文APP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婚然不觉:忠犬教授宠妻忙》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婚然不觉:忠犬教授宠妻忙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婚然不觉:忠犬教授宠妻忙》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