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十章 说,他有这样对你吗

古词语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先婚后宠:老婆大人,复婚吧!正文 第一十章 说,他有这样对你吗
(古词语https://www.guciyu.com)    辛少轩带林深深去的是A市著名的独墅湖。

    在独墅湖其中一座私人岛屿上,修建着一个参照拙政园设计的顶级中式园林别墅——明园。

    而明园的主人正是何碧君。

    当年,这栋价值十个亿的明园因“东方国宝,全球孤品”的称号,连连上过各大媒体头条。

    何碧君能买下它,除了雄厚的资金,更是在几国超级富豪中进行了三轮以上的当面洽谈,最终才成为中外唯一买主。

    结婚三年来,林深深也来过明园。

    但只在边缘,进去里面,今天还是头一回。

    进入明园后,车子又在江南园景的风光中开了大约半个小时,这才到了一座气势恢宏的私家庭院门口。

    庭院跟别的庭院差不多,但规格气度却是要高上几分。

    林深深隐隐猜测,这应该是何碧君常年居住的内宅。

    随石梯上去,庭院里古朴大气,室内该有的生活电器一应俱全。

    嗅着香薰的香味,林深深再望着头顶赫然的璀璨吊灯。

    她一时之间恍惚了,分不清自己是在都市还是在古代。

    直到穿着棉麻布衫,盘着白发的何碧君优雅的出现在她面前,她这才彻底回过神。

    “奶奶,这就是你千挑万选为我挑的好妻子!”

    见到何碧君出来,辛少轩身上桀骜的气息敛起来不少。

    但怒气还是很盛,他一把拽出林深深用力往前一推。

    再拽过保镖拎着的气息微弱的周凯。

    “知道他们在南苑上和都干了什么好事吗?她给我戴了绿帽子!以前我还可以骗自己承认她的存在,但是现在,这个婚,我离定了!”

    何碧君年近80,肌肤已经松弛,脸颊上还有老人斑,但浑身气势泰然。

    一句话不说,就那么站着,她散发出来的气势都可以让人觉得窒息。

    “深深,我要你亲口告诉我,你跟这个男人是少轩说的那样吗?”

    何碧君转动着手腕佩戴的沉香珠子,半晌抬眸望向林深深。

    浑浊的眸子里,暗光一绽。

    林深深狠狠摇了摇头,启唇,“我跟周凯只是高中同学,并没有不正当关系。

    今天,他是受了别人的唆使,确实想侮辱我,但辛先、少轩来得及时,他并没有得逞!”

    “管家,把这个人带下去,好好问一下到底是谁派他过来的。”

    想都没想,何碧君选择相信林深深。

    “奶奶,你就这么相信她,她到底哪里好?”

    辛少轩气极,但何碧君是他最敬重的人,他就算有情绪,也只能忍着。

    “虽然我相信你,但你在这件事上毕竟处置有误,深深,奶奶如果说要惩戒你,让你日后长进点知道提防他人,你受不受罚?”

    何碧君没有理会辛少轩,只灼灼盯着林深深。

    “奶奶,这件事我也有错,我不该随意给他开门。我受罚!”

    知道何碧君这么做是为了平息辛少轩的怒火,好不让辛少轩跟自己离婚,她欣然答应。

    林深深动容的看着何碧君,觉得她没有平时电话里那么冷漠。

    “既然受罚,那从今日开始,你就去祠堂跪着吧。还有少轩,你自从成年就搬了出去,一直没怎么陪过奶奶,这几天也住过来,让我热闹热闹。”

    不等辛少轩拒绝,何碧君说完话拉着林深深便走。

    辛少轩就算再不满,也不能从何碧君手上抢人。

    罚跪第一天。

    林深深刚进祠堂,辛少轩便进来。

    看着不断逼近的辛少轩,林深深步步后退。

    “你到底要干什么!”

    辛少轩的眼睛阴霾一片,面上表情都可以吃人。

    林深深知道两人积怨已深,想试图解释,可却一点证据都没有。

    “我要干什么?既然你有本事让奶奶留下你,那你就还是我辛少轩的证上人,你说,我想干什么?”

    双手撑到墙上,将林深深禁锢在自己怀里。

    辛少轩想到在沙发上看到的那一幕,便怎么都过不去!

    “说!周凯有这样对你吗?”

    俯身,侧头将冰凉得毫无温度的唇落在林深深耳侧,辛少轩声音幽幽。

    抬起双手,抵在辛少轩胸口,阻挡他继续靠近自己。

    林深深抗拒的情绪很明显。

    “那这样呢?你跟他这样过吗?”

    抓住林深深推自己的手按到她头顶上的墙壁,辛少轩一腿横进她两腿之间,将唇移下去。

    浑身都在颤抖,林深深看着面前的辛少轩,觉得太过陌生,太过恐怖。

    “没有!没有!我跟周凯什么都没有!你可以侮辱我,但不能侮辱我的人格!”

    仰头直视辛少轩,林深深死死咬住唇。

    趁他走神瞬间再一个用力,可辛少轩不仅没被推开,反而自己彻底进了他的怀里。

    “人格那种东西你有?”

    辛少轩盯着抗拒的林深深,眸里翻滚着滔天怒火。

    “对我是百般不愿,对别人倒是投怀送抱?林深深,今天我要让你记住,到底谁才是你男人!”

    话落,辛少轩直接撕开了林深深的衣服。

    不管林深深如何打骂,辛少轩没再心软。

    最后,林深深打累了,骂累了,也实在是被他折腾得没力气,像一个破旧娃娃一样毫无生气的任由辛少轩主宰。

    辛少轩的怒气,也随着林深深的示弱渐渐消散。

    林深深不知道辛少轩是什么时候离开的。

    只知道,当她再度醒过来的时候,她身上盖着他的衣服,他人已经不在祠堂。

    苦涩一笑,强撑站起来,刚要抬脚迈出去,一股酸胀的痛感传来。

    她眉头瞬间皱了起来。

    之后两天,林深深早上跟何碧君吃了早饭就去祠堂罚跪。

    然后到了中午,有人给她送饭,她也在祠堂乐得清净。

    晚上,嗅着熏香,听着窗外虫鸣鸟叫。

    就算双膝疼痛不已,她的心终究是宁和的。

    辛少轩除了第一天,后面两天却是没再出现。

    到第四天的时候,林深深身下的伤好了,但是膝盖却已经肿了起来。

    别说跪,就是走路也疼。

    “怎么,才短短三天就熬不过去了?林深深,你也只能骗骗奶奶,装贤淑大方,你能装多久?”

    正准备下楼去祠堂罚跪,辛少轩陡然出现在旁边。

    他穿着一件中式对襟长衫,俊逸的脸颊上,好看的双眉舒畅的敞开着。

    阳光下的他,看上去温润和煦。

    只可惜,一开口,所有的温润和煦便荡然无存。

    “看到我受罚,辛先生似乎很开心!”

    收起望着辛少轩的视线,林深深心跳加快。

    她不敢继续望着他,以免暴露了自己对他藏的感情。

    他的心不在自己身上,如果自己暗藏三年的感情也被他发现,她不用想都知道,他会用什么样的语言侮辱自己。

    “开心是开心,不过却不是因为你!”

    凑近林深深,将气息吐在她的脸上,辛少轩抬手捏住她下巴,“你该庆幸,悠悠脸上的烫伤全好了,不然……”

    被他推开,林深深踉跄稳住自己。

    看着辛少轩愉悦的步伐,苦涩一笑。

    是啊,他开心,是因为白悠悠的烫伤都好了。

    自己怎么样,他何曾在意?

    倔强的扶着楼梯一步一步缓慢往下走,林深深简单吃了早餐,就继续去祠堂。

    跪着跪着,林深深觉得身体开始发烫,可明明很热,却又没有一点儿汗。

    中午佣人送饭过来的时候,她也没有一点胃口。

    当跪到下午,林深深只觉得膝盖快要断了。

    她知道身体不对劲,可想着还差一个小时就到时间了,便告诉自己再不舒服也忍忍,忍忍就过去了。

    但万万没想到,就是最后一个小时,她没能熬过去。
未完待续,继续阅读下载:腾文APP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先婚后宠:老婆大人,复婚吧!》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先婚后宠:老婆大人,复婚吧!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先婚后宠:老婆大人,复婚吧!》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